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七百一十章少年琐事

第七百一十章少年琐事

  王老倒吸了口冷气,死寂星域啊,那对于知道此地的很多修士来说,哪里就是一个死地,没有什么正常人会去那里,因为那里真的是一个死寂之地。通天境在那里都是说陨落就陨落的。

  看到王老惊骇的样子,金袍中年是很能理解的,只有知道那个地方厉害到人才知道那个地方的可怕。否则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即便知道哪里非常可怕,但对他们来说哪里也不过是一个地名罢了,对他们毫无影响。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死寂星域到底吞噬了多少人,而这些人又到底是什么修为。

  “少主,那我们现在做些什么就这么等在这里等着鉴丹大会的召开”

  “当然不行,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能成功,但还是要去见见哪位陆家少主的。就是不知道这位陆家少主能不能够见得到”

  王老听了,顿时就轻哼一声道:“就算那陆家少主乃是丹尊的亲传弟子,不管他现在炼丹术多厉害,但是辈分资历在那里放着呢,我风雷大世界的两位圣尊当年可是和丹尊有不错的交情,怎么算少主你现在和对方也是平起平坐的。真要论起实力来,我风雷大世界不知道甩出去三才大世界多远”

  金袍中年无奈一笑:“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自然态度要稍稍放低一些才行。”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拜访陆家少主”王老问道。

  “不急,我们现在天云城转转,了解一下再说。想来现在去拜访陆家少主的人肯定是排成长队了,我们虽然也算是顶级实力,但在那么多人面前,陆家也不会特例,那样的话,本来陆家少主或者有兴趣和我们一见的,最后弄不好就没机会了。现在先走走看看,也买些灵丹备着,最主要的还是看看能不能招揽几个炼丹师。”

  王老闻言顿时惊愕了一下,最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少主打的竟然是想要挖陆家墙角的主意,虽然陆家炼丹师很多,可是这种做法怕也会得罪陆家吧

  仿佛是能够猜到王老心思一般,金袍中年哈哈一笑道:“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陆家虽然炼丹师最多,但是慕名而来的炼丹师也不少,很多都是独行的炼丹师,只要运气好,碰到一两个也不是什么难事”

  王老听了这才长舒了口气,点点道:“那没什么问题”

  两人出了落脚的客栈,来到街上,看到人流如织,各种店铺鳞次栉比,叫卖声,吆喝声,是不是的还有各种香气飘来,有的是灵酒的酒香,有的是菜肴的香气,甚至还有十分隽永的茶香,让走在街上的主仆二人瞬间有种坠落凡尘,再临人世的感觉。

  金袍中年是风雷大世界的少主,同时也是风雷两位圣尊的亲传弟子,姓文名正清,虽然名字看起来儒雅,但是作为风雷大世界的两位圣尊的亲传弟子,名正言顺的少主,其代表的意义和其赋予的权势自然是无比辉煌的。

  但是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了,文正清仿佛都已经忘了,自己还曾经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和几个已经甚至都记不清容貌的小伙伴在大街上玩耍的情景。

  此时身处这繁华的大街上,身临其境,仿佛瞬间回到了数百年前的童年,顿时在心底浮现出了一幕幕儿时的记忆,同时还有那早已逝去的父母亲朋。

  一瞬间,文正清竟然感慨万千。

  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回忆过自己的过去,但是却从来没有过如现在这般,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怀念和感慨。

  而心境竟然也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对于这一点,感受最清楚的是跟在一旁的王老,王老也是一位归真境后期的大高手,距离又最近,自然感受最清晰。

  不过他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默默跟着文正清,同时神念蔓延而出,小心地保护这文正清,一面被人打扰。

  现在文正清这种状态和修士的顿悟有些相似,但是又有所不同,不过效果也差不多,而且同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自然不可能让人打扰。

  此事之后,少主的修为肯定会大幅度提升,达到归真境巅峰,半步通天境也是指日可待了,这对风雷大世界来说乃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大喜事。

  好在文正清这次的顿悟并非修为境界的顿悟,而是一种心灵上的洗礼,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动静,只是每一个走过他身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被他散发出来的那种感怀情绪所影响,按照修为高低,影响也自不同。不过倒是没有引发什么意外。

  虽然这种顿悟在文正清感觉中仿佛经过了很久,但是事实上也不过是他走过几百米之后,就彻底从那种感悟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当眼神恢复清明之后,文正清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看到街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虽然仍旧感到亲切,但已经无法在影响他的情绪了。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这种亲切的感觉,虽然不至于无法自拔,但是相比起以前那种单薄而无味的生活,更加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有未有的充实和活力。

  心境的改变让他平静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原本那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瞬间即收敛起来。

  正在这时,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蓦然从街角冲出,领头的一个孩子手中举着一根已经被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芦飞快的跑着,同时嘴中还不停地咀嚼着,后面几个小伙伴则是一脸急切地大叫大嚷地让他停下。

  这些小孩子穿着并不如何富贵,但也看得出并非贫穷人家,一个个的身子非常灵活地在人群之中穿来穿去,但到底还没有开始修炼,终究有注意不到的时候。

  “嘭”最前面的小少年一下子撞到一个人的身上,自己却被反弹的一下子坐在了地方。

  其实也就是他的撞击力太弱,否则现在天云城满大街都是高阶修士的情况下,这些人身上的法袍那都是自带防御效果的,一旦被激发出来,反弹出来的力量足以将这么一个没有任何修炼的小孩子给震死。

  “啊呀”小少年一下子坐在地上,手中的糖葫芦也掉落在地,沾染了尘土,眼看着是不能吃了。

  后面追上来的少年见了,顿时傻眼,尤其是在看到小伙伴撞的人那一身华丽的金色长袍,心中有些紧张。好在虽然紧张,却也并不害怕,天云城中没有修士敢仗着自己的修为当街欺负一个孩子。哪怕陆家在对待修士和凡人的时候,有些地方确实注意不到,可明面上的规矩就是不允许修士欺辱凡人。

  “你,你撞掉我,我的”一个有些心急的小胖子最后一个气喘吁吁的赶到,见到地上沾满灰尘的冰糖葫芦,顿时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冰糖葫芦对于大人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普通孩子来说却弥足珍贵,他也是在父亲那里磨了好一会,才买来的,然后那道小伙伴那里炫耀一番之后,十分义气地给他们一人一颗尝鲜,没想到小明这个家伙竟然一声不吭就抓着糖葫芦跑了,最后却掉在地上。

  几个小家伙此时正在大量这个看起来和家中父亲差不多年纪的家伙,看起来应该是个有钱人,虽然是他们撞了人,但糖葫芦掉了确实不争的事实,对方或者不会在乎这么一点点钱吧

  小家伙们一边大量文正清,一变转着眼睛。而坐在地上的小少年这时候已经瞪着眼睛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地上沾满尘土的糖葫芦,眼中满是可惜之色,他本来是想抢了这个糖葫芦回去给小妹尝尝的,却不想现在泡汤了。

  “你撞了我,我道歉,但是你撞掉了我的糖葫芦,你就要赔,而且,而且要赔十串”小少年最开始还说的理直气壮,说道最后的时候,看着对面那个一身金袍的家伙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反而觉得有些心虚胆怯起来,声音也不由得变小了。

  文正清看着几个小家伙的反应,没来由的心中一阵放松和欢乐,这对他来说是极少有的情绪反应。

  “哦要赔十串,这太多了吧,说到底可是你撞了我呢,十倍赔偿是不是有点多了”文正清有些想逗逗这几个少年。

  一旁的王老则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家少主的反应,这完全和他料想的不一样啊,少主那是什么人,那是风雷大世界的少主,是归真境后期的修士,是掌控无数人生死的主宰啊。但是现在竟然打算和几个少年讨论一下赔偿糖葫芦事情,这世界简直让他都有些不认识了。

  “那,那你想赔多少”小少年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若是能够多赔偿一些,那就可以多带点回去给妹妹了,谁让他不止一个妹妹呢

  “你这少年怎能如此不讲道理,你撞我我家大人,我们不予追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竟然还想要我们赔偿,简直岂有此理”王老不明白少主为什么和这么个小家伙纠缠,但见对方竟然还一副赖上他们的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开口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