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巧捉段山风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巧捉段山风

  楼下的三百人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急忙开始朝着楼上蜂拥而去,但是楼梯狭窄,只够两人通行,尤其是走在三百人前面的一人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再加上他的身材魁梧一些,直接就挡住了去路,后面所有的人都被挡住,根本无法前行。

  有几个想要快点过去的人,都想从他身上跨过去,不过都被绊倒,摔在地上,一时间,整个楼梯口都被堵的水泄不通。

  于文通听到楼下扑通扑通的声响,心中已经猜出了个大概,暗自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心中十分后悔,怎么接这么一个活,悔不该当年吹牛,说自己胜过此人一掌,要不然也不会引来今日的杀身之祸。

  但是现在眼前最关键的是怎么逃离此地,下去的楼梯已经被堵死了,自己和段山风两人谁也别想从这里下去,若是从三楼直接从窗户跳出去,这个确实可行,不过自己现在已经知道了段山风是杀人凶手,若是出去,段山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现在自己是进退两难,根本无法躲过这一劫,只能赌一把,现在先于段山风纠缠一番,等下面的人上来了之后,一定能够将段山风擒住。

  想到这,于文通心中一横,手中力度更是增加三分,拉开架式,握紧双拳,胳膊上的金线四起,一看便知道是个练家子。

  这时候,楼上的疯和尚一猫腰,直接钻到桌子下面,口中不断的说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钻到桌子底下之后,顶着桌子,朝着段山风过来,挡在了段山风的面前。

  段山风一愣,刚想上前解决掉于文通,但是却被一个巨大的桌子格挡住,手中招式难以施展。

  这时,于文通已经朝着段山风攻了过来,桌子下的疯和尚见状,急忙顶着桌子走开。

  段山风也是一愣,就在这一错神的功夫,于文通的攻击已经来到面前,无奈,段山风只能先抵挡几下,找了个机会,反手一击,直接把于文通震开,然后反手可以打一套组合拳,就算于文通有能力阻挡也会落了下风。

  不过段山风刚想反击的时候,疯和尚顶着桌子又过来了,挡在了段山风的面前,把两人隔开。

  反正只要于文通攻击的时候,桌子就会走开,段山风想要进行攻击的时候,桌子就来了,这让段山风心中十分郁闷,这么下去只能是拖延时间。

  段山风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楼下的状况,发现下面的人已经快要上来了,若是再这样拖延下去的话,下面的三百人随便上来十几个人的话,定能将自己擒住,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

  心中衡量一番,决定还是先逃离此地再说,反正自己想跑,没有人留的住自己。

  转身一脚踢开了桌子,一拳震退了于文通,段山风转身直接朝着窗户的位置飞奔,一个漂亮的空翻,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刚落地,段山风正要逃跑的时候,从楼上又飞下来一个人,就是这位疯和尚,正好一屁股把段山风坐在了下面。

  这一下把段山风砸的不轻,正是在段山风毫无防备的时候,所以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只是觉得眼前一黑,脑袋嗡一声响,便已经倒在地上。

  于文通对二楼的人喊道:“快去外面拦住段山风,别让他跑了”

  “是。”有人答应一声,急忙朝着楼下酒店的门外跑去。

  来到楼下一看,见段山风已经躺在地上,旁边站着一个疯和尚,正在看着段山风嘿嘿的乐。

  几人急忙上前,将段山风控制住,手上和脚上都已经被铁链锁好,并且上面还有一个重物,根本难以动弹。

  这时,警察局局长陆建勋得知消息之后,也立刻来到了现场,看到段山风已经被抓住,顿时心中一喜。

  哈哈笑道:“段山风,你可知罪”

  段山风哈哈一笑,本就是性格耿直的人,心中从来不藏着什么事,况且就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在他的心中依然没有将面前的这些警察放在眼里。

  咬牙切齿的段山风不服气的说道:“就算你们抓住了老子又怎么样,告诉你,老子段山风行走江湖多年,交友无数,也结交了不少江湖朋友,就算你们要把我送去省城我也不怕,路上一定会遇到我的朋友,到时候他们得知消息,一定会杀光你们这些警察,来救我出去。”

  陆局长冷哼一声,眉头也开始渐渐的皱了起来,段山风说的没错,就算他们现在已经抓到了人,也需要送到省里进行审问,毕竟这个小镇比较偏避,并且路途遥远,山中地形复杂,山中藏龙卧虎,依然保留了一些绿林好汉,很多黑社会都不愿意惹他们。

  而这些人都与段山风有一定的交情,得知他被抓了之后,定会前来相救,到时候,估计人还没送到省城,自己这些手下全死光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正想着,旁边的疯和尚嘿嘿一乐,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没事,把脸上被他糊上泥,或者给他带个黑色的头套,就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了。”

  旁边的一名瘦小的警察听到了他的话后,立刻说道:“我还是觉得脸上糊上泥这招比较好,这样就没有人认出他是谁了。”

  陆局长微微一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便对手下人说道:“行,那就用稀泥把段山风的脸糊上,这件事交给你们了,你们处理吧。”

  旁边这名身材矮小的警察答应一声,转眼一脸坏笑的对身边的几名警察说道:“咱们和稀泥就别用水了。”

  “不用水我们用什么呀”

  “一看你就没有童年,小时候你没玩过撒尿和泥么咱们就童贞一次吧,找找童年的感觉。”

  “这个主意不错,真有你的,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损主意。”

  几人相视坏坏一笑,毕竟这几天为了破案也算是绞尽脑汁,并且这么多天没有抓到凶手,很多人还从普通的干部,被降职成为了一名普通的警务人员,所以在他们心中都十分痛恨段山风,正好有人出了这么个损主意,大家都非常赞同,以解心头之恨。

  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人托着手中又骚又臭的泥巴,开始往段山风的脸上糊,并且抹的特别均匀,连鼻子都看不见了,只在眼睛和鼻子的位置各扣了两个窟窿。

  陆建勋看到自己手下的杰作,便满意的点点头,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转身朝着疯和尚的方向望去,不过已经看不到人了。

  急忙向自己身边的手下问道:“那个疯和尚去哪里了你们看到了么”

  听了局长的话,所有人都摇摇头,表示刚才都在忙活着撒尿和稀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疯和尚的动向。

  陆建勋眉头一皱,因为从刚才的声音上来说,与自己在梦中所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显然在梦里帮助自己破案的人就是他,但是此人抓住了凶手之后便消失了,难道真的有神仙在冥冥之中惩恶扬善么

  对身边的手下吩咐了一声,便把段山风带回局里,进行审问,又派人去通知省里的高级领导来此提人,暗中还派人开始寻找这个悄悄帮助自己的疯和尚,想要找到此人,当面谢谢他。

  经过审问,段山风开始交代了一下自己的犯罪经过。

  原来,刘喜的媳妇有一天去卖肉,正赶上段山风出门,两人走了个对脸,段山风便看上了这个女人,来到自己的店中,开始打听这个女的到底什么来头。

  得知女人的丈夫是一个杀猪的,与自己的肉摊还是有点关系的,这让段山风起了想与他丈夫拉拢一下关系,找个几乎能去他们家,好能勾搭他媳妇。

  便对自己的手下人说道:“以后若是刘喜来这个肉铺上卖肉,不许收钱,如果他问起来为什么,你们就说,老板想要跟他结交一下,让他来后堂找我。”

  手下人答应一声,段山风也开始回到自己的屋子中等着,心中暗想,几乎每天刘喜都会来自己的肉摊卖肉,不出三天定会亲自上门来找自己。

  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段山风依然没有等到刘喜来谢自己,心中不禁开始纳闷起来,找来了卖肉的伙计,伙计说自己已经跟刘喜说了,老板想要跟他结交一下,肉就不要钱了。

  结果这小子天天来拿肉,也不提与老板结交的事,所以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让那个段山风心中十分不爽,感觉自己好像给别人占了便宜,便决定上门去挥一挥这个刘喜。

  从镇子中打听到了刘喜家的住址后,段山风心中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这一天傍晚,刘喜需要出门帮别人杀几头猪,需要出差两天才能回来,而段山风这一天跟朋友喝了些酒,回到家中,感觉心里不痛快。

  很多人喝完酒就是这样,有的人喝酒之后爱聊天,一聊能聊到行酒的时候,有的人喝多了爱笑,能把这一辈子高兴的事都想起来,有的人喝酒之后爱打人,毕竟酒壮熊人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