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告破人头案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告破人头案

  而段山风喝完酒之后,心中开始想这半个月的事,自己看上了刘喜的媳妇,想要用一些手段给自己创造机会,让刘喜与自己结交。

  可是那刘喜却心中却想着自己占了个天大的便宜,根本就没想过结交的事。

  这让段山风越想越气,心中暗道:“我段山风好歹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有心与他结交,但是他却不当回事,真是气死人了。”

  越想越生气,加上喝了点酒,段山风站起身,朝着刘喜家走去。

  他并不知道刘喜出门,心中想的就是过去看看,若是刘喜和他媳妇都在家的话,就问问刘喜什么时候还自己的肉钱,若是刘喜媳妇自己在家的话,就说是自己是刘喜的朋友,想要来找他,并且来家里坐坐。

  来到刘喜家之后,刘喜的媳妇开门,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前,便疑惑的问道:“你找谁啊”

  段山风呵呵一笑,带着满身酒气的回答道:“我来找我兄弟刘喜。”

  刘喜的媳妇看了看他,毕竟自己丈夫的兄弟自己也都认识,不过眼前这个人自己从来没见过,所以心中必须小心提防,语气冰冷的说道:“刘喜不在家,若是找他,几天之后再来吧”

  说完就要关门。

  段山风听说刘喜不在家,便心生歹意,直接伸出手,挡住了门,身子已经朝着里面探了进去,脸上挂着让人讨厌的笑容。

  刘喜的媳妇心中一惊,急忙退后,大声说道:“你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要喊人了。”

  段山风却不听劝,依然脸上带着笑容,朝着刘喜的媳妇扑了过去。

  毕竟段山风已经喝多了,这一下根本呢没扑到,被刘喜的媳妇躲开了。

  刘喜媳妇急忙朝着门外方向跑去,并且一边跑一边大叫着。

  段山风见她喊叫起来,心中非常愤怒,因为他也算是个杀猪了,腰里总是别这一把刀,急忙飞身上前,习惯性的把手中的杀猪刀抽了出来,一下就把女人的脑袋切了下来。

  杀了人之后,段山风将女人的尸体放在床上,把人头涌一个黑色的布袋装好,带了出去。

  走在小巷中,发现并没有目击者,也没有人听到喊叫声,这样心中才算安心一些,趁着夜色,将手中的人头,扔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自己便朝着家中走去。

  毕竟段山风是个练武之人,平时也跟黑社会打过交道,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所以心里素质非常好,并且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人去刘喜家中查看。

  镇子中也比较穷,路上连个摄像头都没有,就算有几只警犬能够闻出自己所行走路线的轨迹,只要自己从水沟中走上一圈,便不会被找到踪迹。

  所以段山风觉得自己杀了人,没有人会发现,只要自己不露出破绽便可以在城中安然无恙的生存着。

  人头被扔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中,这户人家是两个老人在过日子,生活的十分困苦,无儿无女。

  两位老人正在屋子中看着电视,忽然听到院子中有声音,急忙透过窗户,朝着院子看去,见一个布包扔在院子中,老太太心中疑惑的问道:“老头子,这是个什么东西啊该不会是炸弹吧”

  老头摇摇头,在屋子中观察着,十分钟之后,见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动作,便哈哈一笑,对自己的老伴儿说道:“老太婆,看来咱们的苦日子要过到头了,我记得书中说过,有一些绿林好汉总是打家劫舍,劫富济贫,说不定这就是他们看咱们太可怜了,所以从来的钱。”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看你是电影看多了吧,现在哪还有这样的人了。”

  老头不服气:“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我敢打赌,这一定是他们给咱们送来的好东西,也可能是财神爷显灵,给我们送来了很多金子。”

  说完,老头兴高采烈的朝着院子中走去,脸上都快乐出花了,急忙跑到黑布包面前,迫不及待的将它打开。

  打开这一瞬间,老头破口大骂:“财神爷,你奶奶个孙子,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啊”

  两个老人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家的院子中会捡到一个人头,经过商量,决定趁着夜色朦胧,还是将这个人头扔到附近的芦苇荡中比较好,要不然等警察来了,自己院子中出现人头,实在是说不清楚。

  就这样,晚上的时候,老头把人头扔到了芦苇荡中,刘喜回家之后,发现媳妇被杀,脑袋被切掉了,报案之后,经过很多天的寻找都没有找到,正巧被一些孩子在芦苇荡中玩耍的时候发现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疯和尚从镇子中出来后,一直沿着大路走,就来到了多伦城,听说这里闹瘟疫,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便想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来到多伦城后,听说铁佛寺中有一个铁佛显圣,能够赐药,便来到了铁佛寺前,正巧天上飞过一人从铁佛寺中飞了出来,便顺手接了他一下。

  陆宇听了一些有关疯和尚的介绍,心中一喜,从和尚的气质上看,虽然很脏,身上臭气熏天,不过却隐约有灵气波动,一看便不是凡人,并且此人的年龄也不太对,应该是活了很久。

  见疯和尚朝着铁佛寺走去,陆宇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挡住和尚的去路,随后便跟在和尚的身后,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来到铁佛寺中,伸手从供桌上拿了一个供果开始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抬头看着上面的黑色铁佛,口中含含糊糊的说道:“臭不要脸,竟然敢打着佛门旗号,来此害人,看我今天不收了你。”

  铁佛冷哼一声,直接张开嘴,一团黑气喷了出来,这团黑气从铁佛口中吐出之后,便开始扩散,范围越来越大。

  陆宇见状,对身边的顾元琪说道:“你带周远山他们快点离开,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进来。”

  顾元琪答应一声,急忙开始想周远山转达陆宇的意思。

  周远山点点头,带着人便,朝着门外走去。

  疯和尚看了看留在佛寺中的陆宇,嘿嘿一笑说道:“兄弟,天黑请闭眼啊。”

  话音刚落,铁佛口中吐出的那团黑气,立刻扩散起来,将两人包裹起来。

  陆宇默运体内真元,将这些黑气格挡在自己的身体外面,但是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出来。陆宇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疯和尚的身上,想看看此人有何手段,如何对付这种妖物。

  疯和尚双手合十,周身立刻出现了一层金色的护身结界,黑气完全被隔绝在外面。

  陆宇看了看他周身的护身结界,好像与自己真元结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颜色不同,记得自己查过一些资料,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宗派名叫佛门,佛门中有得道高僧,法力无边,可降妖捉怪,估计自己面前的这位应该就是佛家的一名高手吧。

  陆宇站在一旁看着疯和尚,疯和尚也主意到了陆宇在观察自己,并且心中也有些疑惑,从陆宇的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的防御措施,但是这种毒气好像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想必也是一位高人。

  慢慢的黑色的毒气散去,在铁佛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道士模样的人,三十多岁左右,头戴太极公子巾,身穿八卦对襟公子敞胸,上绣阴阳鱼,八卦图,祥云锦绣,身背一口宝剑,看上去不似凡间之人。

  而在两人身后也出现了一人,此人年龄看上去略长一些,留着三绺胡须,头上挽着发髻,身穿白色小褂,上绣莽翻身,龙探爪,海水缰涯,看上去一排仙风道骨。

  陆宇看了看两人,从刚才黑气出现的时候,分明看不到两人的存在,并且刚才将全部的主意力放在了疯和尚的身上,没太注意身边有什么变化,没想到,黑气散去之后,竟然出现了两个人。

  疯和尚看了看两人,哈哈一笑,口中模模糊糊的说道:“没想到,你们竟然一人一妖,狼狈为奸,坑害百姓,今天我定要收了你们,替天行道。”

  身穿白色小褂留着三绺胡须的长者冷笑一声,对和尚说道:“很多道士还有和尚都是这么说的,结果他们都死在了这间庙宇中,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两个在我的毒气中能坚持几息。”

  这时身穿黄色道袍的人袖袍一甩,立刻一根金色的绳索出现在手中,这根绳索可了不得,名叫捆仙索。

  传说这种法宝想要修炼成功,需要母子血,就是让这根绳索吸收天精地华之后,找来一个孕妇,腹中胎儿已经成型,一刀将其杀死,然后用绳子浸泡在孕妇和胎儿的血中,经过九九八十一日之后,绳索就会变成金黄色,若是被这捆仙索捆住,就算是变化多端的孙猴子也不能挣脱。

  身穿道袍的中年人一脸邪笑的看着陆宇和疯和尚,悠悠的说道:“没什么好废话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人的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