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太上长老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太上长老

  陆宇身影一闪,来到老者的身边,见老者依然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任何的真元波动在,仿佛一尊石像一般。

  虽然看上去老者好像是入定的状态个,但是在陆宇的心中,觉得这名老者有些不俗,若老者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或者境界低微的修士,定会在发生战斗的第一时间远离战场,以免被剑气波及到,而这名老者却无动于衷,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面对剑气依然临危不惧。

  陆宇看了一眼老者,立刻在老者的周围设置上了一层结界,对老者说道:“老人家,不要离开这个结界,以免被剑气波及。”

  老者紧闭双眼,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常五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长剑,朝着陆宇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对陆宇说道:“好你个臭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一下你爷爷的厉害。”

  说完,常五脚下一点,身影飞向空中,体内的真元运转到了极限,长剑上的黑色光芒更胜,仿佛他体内所有的真元全部灌输在了这一剑上。

  “七绝斩。”

  一声厉喝,常五双手握剑,朝着地面上的陆宇重重一斩,黑色的剑光化作一道黑色的月牙,目标直奔陆宇。

  陆宇看着,空中的常五,拿到黑色的剑光虽然看上去威力极大,但是眼尖的陆宇立刻发现,这一招不过是徒有其表,根本就没有什么威力。

  看到这,陆宇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微微抬起,真元聚集在指尖之上,立刻在陆宇的食指上出现了一层青色的光芒。

  “一指通天。”

  陆宇周身一旋,直接一指插着空中的黑色剑气点出,顿时空中出现了了一根青色的手指,仿佛一根柱子一般,直接将那道黑色剑气击碎,之后速度不减,直接点在了常五的胸膛。

  常五被这根青色的手指点中后,立刻感觉到体内气血翻涌,胸口仿佛受到了雷击一般,直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线。

  跟着常五的那些人见状,不禁个个长大了嘴巴,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不是吧,这个年轻人不过是归真境修为,竟然能够打败我们宗门的常五爷,这不可能。”

  “是啊,常五爷的剑法一向是在宗门里数一数二,怎么竟然连对方的一招都经不住呢难道此人一直在隐藏修为不成”

  “这不可能,就算是有什么灵丹妙药或者是宗门秘法,也不可能将一个人明明是通天境隐藏成归真境的,定是此人的功法有问题。”

  “没错,此人的功法可能正好能够克制常五爷的剑法,所以才会被轻松破去剑气。”

  “我倒是觉得这个身穿蓝衣的年轻人有些不俗,从刚才的移动速度上就能看出,虽然他不过是个归真境的修士罢了,但是这移动速度,却让人觉得眼花缭乱。”

  “据我看来,此人的能力绝对不仅如此,能够来到藏剑山庄的人都不可小视,我们还是快点带常五爷离开这里吧。”

  众人急忙过去找常五,这个时候突然从远处飞来了一些人,这些人都身穿藏剑山庄的服饰,背后背着长剑。

  跟着常五的这些人回头看了一眼,急忙说道:“不好,藏剑山庄的人来了,快带常五爷走。”

  说完,几人急忙带着受伤的常五,飞快的朝着远处遁走。

  这些藏剑山庄的人来到剑冢,纷纷将陆宇三人围了起来。这个时候,从空中又飞来一人,此人年龄看上五十多岁左右,一身月白长袍,眉清目秀,双眉入鬓,眼神深邃,仿佛古井无波,周身上下散发着通天境后期的威压,并且虽然没有动用真元,但是周身的剑气十分霸气,让人有种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感觉。

  此人来到剑冢上空,飘然落下,背着双手,深邃的双眼看着面前的陆宇,表情不怒自威。

  周围的藏剑山庄弟子,看到此人,纷纷下拜,口中齐声说道:“恭迎庄主”

  陆宇背负双手,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尤其是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剑气,十分的霸道无比,回想了一下周培安曾经说过,藏剑山庄的庄主名叫剑无尘,一身修为已经进入到了通天境后期,并且还是大陆上的第一剑客,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藏剑山庄庄主剑无尘来到现场,发现周围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却只看到了一男两女在现场,想必另一人估计已经是逃离现场了。

  观察了一周之后,剑无尘开口对陆宇问道:“刚才是你在此与人进行打斗么”

  赵梦晗看到此人,心中已经紧张到了极限,觉得这下完了,这藏剑山庄中的规矩森严,若是真的发现陆宇在此与人进行打斗的话,定会被赶出藏剑山庄的,永生不得踏入,这可如何是好。

  陆宇也眉头微皱,刚想开口,这个时候,坐在陆宇身后的老者哈哈一笑,伸手轻轻一挥,将周围陆宇所布置的结界打散,慢慢的站起身来,转头对庄主剑无尘说道:“刚才此地并无打斗,你们来错地方了。”

  剑无尘听了老者的话后,急忙拱手说道:“不知太上长老在此,剑无尘失礼了。”

  听了庄主的话后,陆宇心中微微一惊,急忙回头朝着老者看去,心中暗自思索,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老者竟然是一名太上长老,真是没有想到。

  庄主剑无尘也每注意到太上长老会在此处,刚才定是太上长老隐去了自己气息,加上坐在陆宇的身后,所以自己才没有察觉到。

  此时老者目光炯炯有神,周身所散发出来的竟然是通天境后期修为的气势,身上的剑气要比藏剑山庄庄主身上的剑气还要凌厉万分。

  陆宇不禁向后退了三步,毕竟这种剑气太过霸道,在自己不有功抵挡的状态下,还是先退后一些比较好。

  藏剑山庄庄主,拱手对老者说道:“刚才我正巧从这里经过,发现这剑冢附近有真元的波动,并且四周的也有打斗的迹象个,所以”

  老者微微一笑,对剑无尘摆手说道:“你一定是被这剑冢之中的剑气所迷惑,刚才老夫将一把死在天剑塔中修士的长剑投入到了这剑冢之中,可能是剑上的剑气不甘心,所以才会产生异象,这里根本没有人进行打斗。”

  剑无尘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周围的战斗痕迹,心中知道,定是台上长老有意包庇此人,所以才这么说的。

  想了一下,剑无尘微笑着拱手说道:“既然此处没有人进行打斗,那么剑无尘先告退,不打扰台上长老清修了。”

  老者微微的点了点头在,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回去吧。

  剑无尘带着人,转身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剑冢。

  陆宇转身朝着朝着老者看去,拱手说道:“没想到您是这藏剑山庄的太上长老,失敬失敬啊。”

  老者摆了摆手说道:“年轻人,老夫刚才观你招式之中,都是上层的武学,并且以你现在的状态来看,能力竟然不输与通天境初期的高手,从刚才的招式来看,你也算是对此人手下留情了,否则,完全可以直接将其击杀的,可见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是个顾全大局的人。”

  陆宇笑着拱手说道:“太上长老过奖了,若不是刚才您出面,恐怕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被赶出了藏剑山庄,这辈子都别想再踏入半步了。”

  老者笑着说道:“老夫活的久了,自然见识的多了,对方是什么人,只要略微扫上一眼,便能够看出此人的性格如何,就算是被赶出藏剑山庄,也应该是刚才那个叫常五的人,不会是你的。”

  顿了顿,老者转过头,看向陆宇,眼神之中闪烁着精光,仿佛能够将人看穿一般,但是仔细打量了一下陆宇,不禁目光中透露出欣喜之色,脸上带着微笑。

  陆宇被老者看得有些不舒服,不知道这台上长老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的状态又不好问,只能这样看着面前的老者。

  老者看了一会儿陆宇,哈哈一笑,转身朝着山下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看来这剑道之上并非没落,以后剑道之尊后继有人了,可喜可贺啊”

  陆宇看着老者的身影朝着山下走着,心中十分的疑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既然想不明白的事情,陆宇通常就不去想它,以免心中不舒服。

  另一边,常五带着人朝着靠山宗飞快的走去,一边走一边生气的说道:“这个蓝衣青年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功法有些古怪,但是他的境界低微,初次交手竟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个,实在是有些大意了。”

  旁边一名长的尖嘴猴腮的跟班,对常五说道:“不错,都怪那小子诡计多端,并且手段阴险,我们常五爷做事一向光明磊落,没想到竟然被这小子给算计了,等日后我们在遇到他,定要让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