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奇怪的暗算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奇怪的暗算

  想到这里,陆宇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荣浩宇的灵魂识海上,认真的在这里检查了一圈,果然有了重大的发现。

  在小少主灵魂识海的上空,竟然出现了一个星点,若隐若现,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恐怕还真的不会被发现。

  看到这里,陆宇的心中十分的好奇,难道说这小少主在他现在的境界终究已经领悟了星辰之力,做到引星入体了么?这不太可能吧。

  带着心中的好奇,陆宇急忙用灵识对这处星点进行探查,顿时心中一惊,这哪是什么星点,分明是一根银针的针尖所释放出来的寒光。

  陆宇不禁眉头一皱,这荣家的小少主看样子也不过是十几岁的样子而已,为何会有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对他动手。

  从这银针的位置来看,恐怕是在小少主的头顶心位置,虽然这道银针看似十分真长,但是陆宇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银针上似乎是有一种邪恶的力量,正在潜移默化的控制着小少主的体内经脉,从而造成真元和生机的流逝。

  陆宇认真的看了一下这根银针,此针极细,犹如发丝一般,但是所刺的位置却是准确无误,看来施术者一定是个施术高手,竟然骗过了所有人。

  观察了一下这根银针,陆宇不禁心中想着,这小少主的元神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呢?难道真的是被这银针直接给灭掉了么?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可就糟糕透了,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是无法将他唤醒了。

  又是沉思了片刻之后,陆宇抬头看向这银针,突然从灵石之中发出了一道剑气,这道剑气带着不朽之意,重重的粘在了银针上,顿时将银针的针尖儿给削了下来,漂浮在荣浩宇的灵魂识海上空。

  检查了一下这根银针,陆宇不禁心中一喜,觉得这个小少主应该还有救,这银针上还留存着一丝小少主的元神,不过就这么一点,恐怕想要将其真元重新塑造的话,需要颇费周折。

  记得当时在赵家为钱忠张老看病的时候,曾经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当时钱忠长老的元神就是这样残缺不全的,虽然是将他治好了,但是却让他丢失了部分记忆,这个可是无法修复的。

  如今这个荣家小少主的情况与当时钱忠长老不尽相同,但是这位小少主的境界低微,元神的能力也不够强大,就算是帮他凝聚元神,也是无法然他在睡梦中醒来。

  不过元神这个东西很难被消灭,除非有人恶意为之才能被完全的清除,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完全消失的。

  所以,陆宇猜测,定是有人对这荣家的小少主动手,并且将他的元神封存在某一处,只要将其找到,并且让他回到自己的灵魂识海进行修复,这荣家的小少主就自然会醒过来的。

  但是这件事还真是不方便对荣家老祖说,若是对他说了,想必荣家老祖定是会大动干戈,发动所有荣家的人去寻找凶手,这样一来,很可能会打草惊蛇的,不利于整个事件的调查。

  想到这,陆宇的灵识从荣家的小少主身上退了出去,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对身旁的荣家老祖荣元德说道:“这小少主体貌特征一切正常,但是真元和生机还在飞快的流逝,确实奇怪,不过老祖请放心,我已经找到了救治小少主的办法了。”

  听了陆宇的话后,荣家老祖荣元德的双眼顿时一亮,急忙拉住陆宇的手说道:“真的么?你真的会将老夫的孙子治好么?有多大把握?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是能让老夫的孙子醒过来,要什么老夫都会给你弄到的。”

  这个消息,确实是另荣元德十分的兴奋,一般的医师为自己的小孙子震断一番之后,都是摇头叹气,毫无办法,而今日的陆宇却说自己有办法,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陆宇看着荣家老祖荣元德开心的样子,心中也是微微一动,看着荣元德的样子应该也是活了几十万岁了,但是却为了自己的这个小孙子,不惜用体内真元为他续命三年,可见这个小孙子在荣元德的心中重要的程度。

  想到这里,陆宇对荣元德说道:“老祖先别激动,我只是说有办法医治,但是却不知道会有几分把握,刚才看来,只是初见眉目,要知道能不能将他完全治好吗,还需要后期的观察才行。”

  荣元德重重的点了点头,对陆宇认真的说道:“无论如何,剑宗请劲力帮忙,需要什么天才灵宝,尽管开口,老夫倾尽所有,也要让这小孙子活过来,一会儿老夫就命人将庭院中附近的房间收拾一下,你们就住在这边吧。”

  陆宇微微的点了点头,来到房间中的书案上,提起桌子上毛笔,饱蘸笔墨,立刻开始在纸上刷刷点点,不一会儿,纸上便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些药材的名称。

  将手中的毛笔放下,陆宇将这张写满了字的纸拿了起来,简单的在面前看了一遍,之后便来到了荣家老祖荣元德的面前,对他说道:“这些药材务必要找齐,速度越快越好,并且一定要挑选上品,切记。”

  荣元德接过了陆宇手中的这张纸,简单的看了一眼,便点头对陆宇说道:“这一点,剑宗可以放心,老夫一定会尽力办好此事的,从现在起,老夫的孙子就全权交给剑宗了,望剑宗尽力而为。”

  “一定,老祖请放心。”陆宇答应了一声,对荣元德拱了拱手,将荣元德送出了房间,相互告辞。

  陆宇三人回到房间中,疯和尚和龙飞两人看了一眼正在沉睡着的荣家少主荣浩宇,疯和尚歪着头,笑着对陆宇说道:“这孩子长的还真是精致啊,粉雕玉琢的,真是招人喜欢,一个男孩子能够长的如此标致,恐怕日后长大了,定会遭来桃花劫难啊,怪不得他是荣家老祖最喜欢的孙子。”

  龙飞看了疯和尚一眼,对他说道:“你就不能盼着这孩子点好么?要我说,此子看上去气度不凡,模样更是出众,想必日后是能够有着不错的奇遇,继承荣家的所有,成为这花荣城中受众民爱戴的新的主人。”

  陆宇看了一下两人,对他们说道:“你们两个说的都对,不过还是需要先将他治好,让他醒过来之后才行,否则的话,恐怕这孩子根本就活不了多久了。”

  疯和尚回头皱着眉头对陆宇说道:“这孩子是得了病了还是中了毒了?怎么会有如此怪病缠身呢?并且那么多的医师前来,都是束手无策,难道想要救他真的就那么难么?”

  陆宇微微的点了点头,来到荣浩宇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荣浩宇俊朗的面庞,陆宇对疯和尚和龙飞说道:“这个孩子恐怕是被人暗算了,他头顶心有一根银针,就是施术者所留下来的。”

  疯和尚和龙飞听了陆宇的话后,顿时心中一惊,同时瞳孔一缩,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都写满了惊讶的神色。

  龙飞急忙对陆宇说道:“暗算?不可能吧,这个荣浩宇看上去不过才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怎么可能会遭人暗算呢?凶手为何会对他下手呢?难道说他掌握了什么重要的秘密不成?”

  疯和尚冷哼一声说道:“真是岂有此理,这个地方到底还有王法没有了,竟然对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下手,真的是天理不容,这个凶手若是落到了我手中的话,定要让他吃上我一百盘龙棍。”

  陆宇见两人神情激动,并不说话,心中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已经是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龙飞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荣浩宇,对陆宇问道:“那在你看来,这个孩子还有救么?能有多少把握将他治好呢?”

  听了龙飞的问话后,陆宇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没有什么把握,这个孩子的情况还是很复杂的,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细节方面的问题,只是能够大致确定一下他的情况而已,不过有一点却是十分肯定的,那就是这孩子的元神定是被禁锢在了某个地方。”

  顿了顿,陆宇拿起了荣浩宇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中,右手轻轻的扣住了他的脉搏,继续对两人说道:“并且这个对荣浩宁下手的人恐怕还是他至亲至近的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对荣浩宇下手的人,正是荣家的人。”

  听陆宇这么一说,龙飞和疯和尚两人顿时感觉自己的后脊背发凉,汗毛倒竖,没想到这荣浩宇竟然是让自己的家人所算计,这可真的是防不胜防,在这个世界上,最能令人信得过的人,除了自己的父母,就是其他的亲戚朋友了。

  现在看来,这荣家定时隐藏着一个长辈,想要对这个十一二岁的荣浩宇下手,这样一来,事情就要变得更加复杂了。

  疯和尚冷哼一声,对陆宇说道:“想不到,这荣家虽然看似一片祥和,但是内部却隐藏着如此狠毒之人,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真的是非常过分,我们现在就去将此事告知老祖吧,让他老人家定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