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有利的证据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有利的证据

  思考了一下,白家家主白飞云皱着眉头对陆宇问道:“你是何人?从何而来?为何会来到我们白家?”

  陆宇微笑着对白家家主回答道:“我是天剑大陆上的剑宗陆宇,经过星空飞行,误入此星球,正好在这幻灵城中与白家大少爷白阳相识,每日对此人的剑法进行指点,所以便来到了白家。”

  三长老看着陆宇,觉得对方的身份十分可疑,并且与白家的大少爷白阳有过多次接触,并且还是个外人,具有绝对的杀人动机,并且自己也曾听自己的儿子提到过此人,说他来到白家,为白阳指点剑法是假,想要争夺去往潜龙榜争夺赛是真。

  也正是有了此人,自己在家族中为儿子争取的名额却别此人轻松的夺了过去,看来此人真的是来者不善啊。

  想到这,三长老冷哼一声说道:“你来指点白阳少爷剑法?胡闹!你一个刚刚进入到通天境界的毛头小子,何德何能,竟然敢对我们白家的剑法指手画脚?”

  听了三长老的话后,觉得非常有道理,纷纷对陆宇产生了质疑,并且用语言对陆宇开始攻击。

  “没错,你境界低微,就算是剑法超群,也根本不是白家大少爷的对手,你又有什么本领,来对我们白家的剑法进行点评呢?”

  “就是,这样的境界都能在天剑大陆上成为剑宗,你们天剑大陆是不是没人了?如果你都能成为剑宗,那我们岂不是到了天剑大陆就是剑仙级别了?”

  “你是外人,根本就不配对我们白家的事情进行指手画脚,也没有资格来到我们白家的宗室祠堂,更没有资格在这里品头论足,若是再敢胡说八道,小心你性命不保。”

  听了众人的话后,陆宇神色平静,突然,周身爆发出了滔天剑意,这股剑意中带着不朽。十分庞大,顿时笼罩全场,并且事发突然,很多人都没有做好准备,立刻被这强大的滔天剑意给逼退几步。

  白家家主白飞云见状,顿时眉头一挑,看来对方还真是一个高手,虽然白家是剑道家族,对于各种剑意都是非常了解,但是这不朽剑意,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这里,白飞云立刻释放出了自己的飞云剑意,在陆宇的四周笼罩,以免他的剑意伤到白家的人。

  陆宇见白家家主出手制止了自己,便将自己的剑意收回,笼罩在周身,毕竟这四周都是一些天之境的高手,如果不用剑意护身,即使对方不是针对自己,但是这种压力也是令自己非常的不舒服。

  白家家主白飞云见陆宇已经收回了剑意,便对陆宇说道:“既然你来到我们白家,对白阳进行剑法指点,定是与他有过接触,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吧。”

  陆宇微微点头,来到祠堂院子中心白阳的尸体旁边,对众人说道:“昨日的现场勘察之中,恰巧我也在现场,同时也发现了一些东西,我认为,此事应该是和白家的三少爷白群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听了陆宇的话后,戒律堂掌座顿时眉头皱起,因为对方的话中在质疑戒律堂对此事的调查,同时也是在质疑戒律堂处理事情的能力,急忙皱着眉头说道:“大言不惭,我们戒律堂可是专业进行现场勘查的,并且在这个幻灵城中出现的大大小小案件,都是我们戒律堂中来处理的,你竟然对我们戒律堂所调查的结果进行质疑,说说你的看法吧,若是敢包庇凶手,本座的戒律堂绝不轻饶。”

  段胜天听到白家戒律堂掌座的话后,心中非常的不舒服,立刻站出来,指着面前的戒律堂掌座的鼻子说道:“岂有此理,我们对于你们白家来说是个外人,出来帮助你们白家解决问题,你竟然还对我们进行威胁,是何道理,若不是我们心肠好,看到白家出现了不平之事,你以为我们愿意来趟你们白家的这一滩浑水么?”

  众人刚想要出言反抗段胜天,这个时候,白家家主白飞云对众人说道:“先不要争辩,让他说完。”

  陆宇点头,来到了白阳尸体的旁边,一旁取过了一个白玉酒盅,轻轻的鼻间嗅了嗅,里面有淡淡的酒香,这个白玉酒盅,陆宇还是有些印象的,此物在现场的时候就已经见到过,当时就已经发现了可疑的地方,但是这个东西出现在现场,想必一定是有些作用的。

  白明看着场中的陆宇,心立刻悬了起来,虽然自己所布置的现场和设计的整件事情都是天衣无缝,但是依旧对于陆宇的这种举动有些不放心,毕竟贼人胆虚,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担心。

  检查了一下这个白玉酒盅之后,陆宇对众人说道:“昨日勘察现场的时候,我也在场,从白阳的身上来看,胸口处的那一抹剑痕应该是致命伤,也就是说,凶手是从正面刺杀的白阳,而并不是从背后下的手。”

  顿了顿,陆宇继续说道:“我们众所周知,这白阳少爷在白家的地位尊贵,并且性格冷漠,从来不与人来往,剑法和修为都是在同辈白家弟子中无敌的存在,所以想要从正面击杀此人,真的是难度不小。”

  又看了看手中的白玉酒盅,陆宇接着说道:“而这个白玉酒盅是在现场白阳尸体的不远之处找到的,里面带有淡淡的酒香,这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这个东西出现在现场中,好像并对劲,里面的液体除了酒香之外,并没有别的味道出现,这很不正常,我相信在白阳的尸检之中,一定是发现了有酒水成分的出现吧。”

  听着陆宇的话,在场众人鸦雀无声,白家家主也在暗自的点头,觉得陆宇虽然没有参与昨日的现场勘查,但是却对这件事分析的如此透彻,还真是不简单。

  一旁的白家戒律堂的掌座则是冷哼一声说道:“这一点,我们之前都已经说过了,在白阳少爷的胃里确实存在没有被消化的酒水,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也许是白阳少爷心血来潮,觉得剑法参悟之后心血来潮,喝点酒庆祝一下,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并且这酒水之中也没有什么问题,白玉酒盅在白家也是很常见的东西。”

  陆宇呵呵一笑,对他说道:“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整件事情中的最大问题,以我对白阳的了解,此人几乎是滴酒不沾,就算是他高兴也不会以喝酒的方式来庆祝。”

  听了陆宇的话后,白阳少爷的书童也站出来说道:“没错,我跟在了白阳少爷身边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有什么值得喝酒庆祝的事情,就算他是功法突破,也只会会心一笑,继续修炼罢了,不会这样沾沾自喜的。”

  陆宇点了点头,继续对众人说道:“所以这白玉酒盅出现在现场就已经是最大的问题,并且以我对这世间毒药的了解,确实有一种东西可以混入酒中,无色无味,难以被人察觉,此毒进入体内之后,会立刻与酒精进行分离,转入到丹田气府之中,令人无法凝聚真元,这就是传说中的溃元散。”

  听了陆宇的解释,众人纷纷点头,觉得陆宇分析的有些道理,除此之外,现场中也没有另一种可能了。

  戒律堂掌座用眼睛白了陆宇一眼,冷哼一声说道:“看来你的勘察结果跟我们戒律堂所得到的结果差不多嘛,不过是更加详细了一些而已,并没有指出何人是凶手,也没有帮助三少爷拜托嫌疑。”

  众人听了戒律堂掌座的话后,也都纷纷点头,看向陆宇,想听听陆宇接下来怎么说。

  陆宇微笑着说道:“先别急,我不过是在分析真相而已,相信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转过头,陆宇看向面前白阳的尸体,继续对众人说道:“我想,当时的情况一定是这个样子,白阳一人正在悬崖上参悟剑法,这个时候,有人来了,用一种令白阳无法拒绝的办法来让白阳喝下了这杯带有溃元散的毒酒,之后便一剑将其斩杀,并且我说过,这件事情并非是白群做的,原因就是白群少爷的储物空间戒指出现在了白阳的手中。”

  众人听后,心中更加疑惑,这三少爷白群的储物空间戒指出现在了白阳的手中,那就说明这件事情就是白群少爷干的,怎么可能会帮白群少爷洗脱嫌疑呢?

  戒律堂掌座的心中也是非常的疑惑,皱着眉头对陆宇问道:“这储物空间戒指出现在了白阳少爷的手中,那就说明这件事情一定是白群少爷干的,又是如何帮他摆脱嫌疑呢?你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陆宇气定神闲,继续对众人解释说道:“我们可以假设这件事情就是三少爷白群做,也许这是白阳在与白群进行搏斗的时候,从对方的手中撸下来的,但是反过来思考,储物空间戒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人的全部身家都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被夺了储物空间戒指后,不去将其取回,就算是三少爷白群如此粗心,杀了人之后逃之夭夭,也不可能丢下自己的灵石和法宝,自己出去闯荡世界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