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一百零七章 慈祥的老祖宗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一百零七章 慈祥的老祖宗

  ……

  这一夜,乃是万家灯火不眠夜——

  即将离家从军的男儿,将从这一夜开始算起,只会再在家中度过最后的三个晚上。

  三天之后,他们就将从军,或者北上,或者南下,或者往东,或者往西!

  他们一个个的都在深深地注目于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家人。

  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家,竟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可爱,如此的不想离开。

  那平日里调皮捣蛋,自己一天恨不得打八遍的儿子,竟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活泼。

  真想永永远远地看着他胡闹下去……

  可是不行。

  一旦玉唐没有了,自己的家,也会荡然无存。

  亡国灭种,再无玉唐,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若然生养自己的国家被人征服,谁知道,会遭受什么待遇?

  那些如狼似虎的侵略者,岂能为自己的家人留下活路!?

  宁做太平犬,不做亡国奴!

  这一句话,当真道尽了偌多的艰辛,国人的心声!

  千家万户,沉默的酒桌。

  默默的喝酒的人。

  “干了这杯酒。”

  “好!”

  “……去了好好干,别给家里父老乡亲们丢人。”

  “……好!”

  “家里都好好的。”

  “是。”

  “如果……如果……”老父亲垂下头,苍白的头发,在灯光下颤抖,面容藏在灯光照不到的阴暗里,沙哑着嗓子道:“……如果……有那一刻,不要忘了,你的骨子里,留的是玉唐的血。我们是去拼命地,不是去投降的!”

  “爹你放心!孩儿不是孬种!”

  “好!好!好!”

  老人最后酒喝了一半,离席而起,想要说什么,还是咽了下去,沙哑着嗓子说道:“……和你娘子,好好说说话……告诉她,我们家,等你回来。你若是不回来,我们当闺女养,将来……我们给置办嫁妆!”

  “……是。”

  万家灯火无眠夜。

  一朝启程赴战场。

  玉唐遍地酒香。

  无数的老人,孤独的拿着香烛纸钱,跪倒在祖宗坟前,老泪横流。

  “希望祖先们地下有灵,保佑孩子们平安归来……”

  香烛火焰,在整个玉唐大地,无数的坟茔之前闪烁亮起……

  ……

  另一边,云扬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医仙家族传人,孙乘风。

  兰相爷亦守在旁边,看着孙乘风为这位云老把脉,一脸紧张。

  云老现在位置特异,若是医治不成,那么就只有按照原本漏洞百出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

  万一那位云尊并没有伏法,恐怕……从今以后,紫幽帝国的好日子就来了!

  哪怕是覆灭了玉唐,但紫幽帝国作为此次布局的主要实施者,势必将面临云尊的最直接、最极端的报复,那也是难以承受的。

  更有甚者,连番承受人为的天祸人灾之余,紫幽帝国能够逃过国力大损而招来的其他帝国的觊觎么?那可是足以将紫幽帝国,整个政权悉数覆灭的可怕后果!

  再想深一层,若是云尊当真已集合了九尊全部的异相威能,单只是引动月魂江水,倒灌进来……整个紫幽帝国都将沦为沼泽之国,能留下几个活人?

  “当真好奇怪的脉象……”孙乘风皱着眉头,手指头搭在这位云老的手腕上,就下不来了:“怪哉……”

  兰相爷着急地问道:“怎么?”

  “这……云老的脉象,以脉理而论,应该早已断绝多时……但却是因为其经脉中始终有一股生气勉力维系……换句话说,这位云老……咳咳,恕我直言,……应该是早就死了多时的人了……但却又不知道什么缘故,偏偏不死,得活至今……”

  云扬赞赏道:“孙神医于脉理一道造诣果然了得,当已不在令祖昔年之下,看的极准!”

  “云老能够延命至今,不但是难能可贵,更是能人所不能,不过……云老即便能够因为每一次翻覆而延缓伤势,但终究会损伤太多的生命元气,以及自身修为。”

  孙乘风道:“时至今时今日现在……相信云老心里也该明白,只怕已没有下一次可供挥霍的余地了。”

  云扬长长叹了一口气:“不错。”

  两个字,充满了沉重,凝重的味道。

  兰相爷亦是叹了口气。

  孙神医的诊断,再在证实了这位云老之前说的全是真的,同时也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亦是真的。但现在证实是真的,又有什么用?关键是你得能治好他啊!

  只有令云老状况好转,才能说到下一步!

  兰相爷紧张地问道:“孙神医可有什么办法?”

  孙神医皱着眉头:“难……”

  兰相爷的一颗心登时冷了一半:“难道,连勉强试一试的办法都没有么?”

  孙乘风闻言沉吟了半晌,这才道:“云老见多识广,更与这种病症已经缠绵无数岁月,相信对此伤势的所知,更远在孙某之上,不知道云老是否知道该如何着手诊治?或者医治的方向?!”

  云扬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其实医治方向,乃至如何着手治疗,老夫心里自然是有数的,甚至那针对药方,也早已经心知肚明,但问题是想要凑齐那些药……却是难如登天!”

  兰相爷精神一震,道:“只要有办法咱们就有希望,不知道云老所言的药方需要什么药?”

  云扬淡淡道:“蛟龙胆之苦,孔雀尾之霜;无根水之甜,雪山榴之酸;独角兽独角之辣,无量鲸血之咸;再加上……殒星之心,还有最难办的药引子,更是必须要用万民之愿力凝珠成丹,方始有望。”

  兰相爷听得瞠目结舌,如听天书。

  孙乘风沉吟了一下,道:“敢问这是谁给您的方子?此方……我……我竟是前所未闻。”

  云扬斜睨了他一眼,首度淡然不复,讶然道:“你不知道?这是你祖宗孙大毛给我开的方子啊!”

  孙乘风顿时面红耳赤,却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羞惭,还有一种难言的光荣:“原来是先祖……咳咳,先祖……大毛只是朋友们的代号,先祖名讳孙济世。”

  云扬哼了一声:“我就叫他孙大毛……又能怎地?这个混蛋,当初给我开了方子就没影了,现在还活着没?”

  孙乘风神色越见恭敬:“家祖已经于两百七十年前仙去……”

  云扬翻翻白眼,脸上露出来一抹感伤,再复淡然道;“想不到……他给我开了方子之后,居然就真的不管了,自己偷偷的死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口中说着岂有此理,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感伤而缅怀。又是悠悠道:“当年……你祖父,是个好人啊……”

  唏嘘之意,溢于言表。

  孙乘风尊敬的说道:“前辈既然与家祖乃是旧识……”

  云扬怪笑一声,道:“什么旧识?你祖宗是我的结拜小兄弟,他是老三!老夫是老大!”

  孙乘风大吃一惊:“前辈您……就是……就是……当年威震天下的……酒神?”

  云扬哼了一声:“什么酒神,老夫怎么不记得有这么挫的绰号!”

  孙乘风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衫,然后五体投地的跪了下去:“孙家乘风,拜见大老爷!大老爷万福金安,孙儿……激动莫名,之前种种失礼之处,在此郑重致歉赔罪,还请大老爷原谅则个。”

  兰无心虽然对“云老”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但终究没有确认,尤其是没有云老本人自行揭破身份,就算基本已经可以锁定其真实身份,等闲也是不敢明说,自然就没有告知孙乘风。

  是以在到来之前,孙乘风还真不知道他要治疗的是谁。

  及至到来之后一探脉,孙乘风登时就吓了一大跳,单看脉象,眼前之人就像是已经死了好多年的老家伙,那脉象实在是太怪异,但对方既然是高人,更早已言明有险恶伤势在身,否则找你这个神医来干嘛,这也很说得通。

  但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自己的老祖宗呢?!

  但对方与自己老祖宗乃是结拜兄弟,而且还是老大;自己祖宗都是人家小弟,那可不是自己的大老爷么!

  而在一边陪同的兰相爷这会也是懵的!

  我草。

  你们这是什么关系,貌似是太复杂了一点吧!

  啥啥事儿都还没干呢,你们怎么就认亲了……而且一个人刷的一下子就成了另外一个人的祖宗,敢不敢再儿戏一点,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

  嗯,不对,人家那修为那辈分,想上天也是动动念的事情,人家就是这么的牛逼!

  纵使有所明悟,兰相爷的面容仍旧有些扭曲。

  他和孙乘风可是总角之交,自幼相识,彼此之间平日里更是兄弟相称,这么一算的话,这家伙岂不是也成了自己祖宗大老爷?

  这么一想,兰相爷心中怎么可能不纠结!

  自己是什么人,是紫幽帝国的百官之首,文官之祖,对上谁都是备有面子的存在,可是在这老家伙面前,直接被降级成为灰孙子级数了!

  再看那一头白发的孙乘风恭恭敬敬的叫人祖宗、大老爷,跪在地上充满了孺慕之意,就只感觉心中一片凌乱,自己要不要凑凑热闹,也去叫声老祖宗、大老爷呢?!

  一念及此,兰无心登时打了一个冷战,真心不想再想下去了!

  “起来吧,你也一把年纪了,礼数这玩意心意到了就好,至于那么郑重其事的么?大毛那小子当年就是这样,处处礼貌周到……”云扬慈祥的说道,叹了口气:“但总归是好人有好报,医仙家族济世悬壶,血脉绵延不断,后继有人……”

  …………

  <今天是杯具的一天,码字的时候脚一伸,暖瓶倒了,碎了,热水流一地。这倒没啥,但是,媳妇的三个小莲灯放在不远处充电,就听啪一声,一股糊味,灭一个,啪,又灭一个,等我冲过去,第三个也灭了……

  青烟袅袅,糊味也袅袅……

  今下午日子过得简直暗天无日……到现在脑门还是一个红印子,跟哪吒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