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运,这是公平的!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运,这是公平的!

  本来五百家派门鏖战三天,最终决出赢家,时间固然是绰绰有余,但进度不该如此之快,可是现在多了九尊府这个近乎开挂的超强悍派门的存在,并无抗手,解决对手不过弹指片刻,自然大大的加速了资格战的进程。

  正是因为这样的氛围,除了九尊府之外,其他的门派基本人人带伤,各个疲累得几乎走着路都能睡过去。

  本来各门派还寻思好好的修整一晚,恢复一下状态,备战明天,谁知当天晚上,云扬一声令下,九尊府首度采取了主动出击。

  一夜之间,将现存的派门又再毁灭了六十多家,进攻路线几乎就是从广场这一头,一路横扫过去,武者濒死之瞬的惨叫声响了整整一夜。

  及至第二天清晨,有七个门派的人满脸灰白,主动退出。

  至此,现存的资格战派门还剩下不到三十家。

  不足本来十一之数的派门在这巨大的广场上,显得异常寂寥。

  所有被屠灭的门派与主动退出的门派,他们的帐篷随着他们的败亡弃权,第一时间消失不见,简直比那些消失尸体血流还要更加神异。

  自始至终,云扬接连动用神识观测,诸相神通感应,却没有发现任何力量威能在此境操控或者主持比赛的痕迹,似乎这一切,完全就是这一座山自发而成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这……貌似是太高端了一点,至少是超出云扬当前的认知范畴!

  第二天下午。

  三十家门派,锐减到十一家,至于到了晚上,就只剩下六家。

  第三天清晨。

  此境中参与天运旗争夺战的所有门派,就只剩下了最后两家。

  九尊府,狂刀门!

  两个门派彼此对峙。

  狂刀门此番资格战,共计来了三十五人,一路战斗到现在,还活着的,仅余十七人,前前后后十八人已经葬身在这里,亡者已愈,也未必能够达到既定目的。要说不公平,那些人那些是岂不是更加不公平。很多人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到了人生顶点。比如帝王之子,比如公侯之后,比如巨富之子……普通人奋斗一生,连这些人的脚底板都够不着。”

  “所以普通人的世界,看起来安静祥和,危机不显,但所谓的没有危险,也就等于是更加的公平不在!公平从来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去争去夺的!”

  “天运旗之争,虽然充满血腥残酷,赢了也未达止境尽头;输了却是性命荡然,但存在有这样一个平台,提供你去争去拼命的途径!而不是还未拼过,就不得不认命!”

  洛大江此际也是深有感触的说道:“纵使明知希望渺茫,微乎其微,但是所有人仍旧不舍这点希望,你赢了,你就有!你输了,你就什么都没有,只因为你能力不强,运道不足,那来的不公平!”

  “或许世人用世俗眼光看江湖人,会觉得这帮人太傻!人活着才有后续,才有将来,留着命干点啥不好?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为了所谓的不能吃不能喝的天运旗,死好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太傻了。”

  “但是,真的傻么?”

  “各自追求不同,傻不傻的,见仁见智而已!”

  “别人用钱去争,用权去争,用情去争,用智谋去争……而武者,用命去争。代价不同,所获取的,自然也就不一样。”

  “用钱用权用谋……争竞到最后得到的无非就是钱权地位……而我们武者用命争,争来的,

  是前路,是天运。活着,就是运,犹有前路,死了,就是命,中道夭折。何来残酷云云,更加没有公平不公平。”

  “站在普通人立场看武者,残酷,不可理解,但站在武者角度看武者,只会觉得……情理中事,有什么大不了?不过如此。大家都一样,拿命去拼,仅此而已。”

  史无尘冷飕飕的加了一句:“修途素来崎岖难行,不拿命去拼,又要用什么去拼?别人都在拼命,咱们却妄想不用命拼,能拼得过么?”

  史无尘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哈哈大笑,唯有云扬仍是沉默了一下,顿了一顿猜到道:“玄黄界武者都是这么想的么?”

  铁擎苍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当然……玄黄界,强者为尊,一切都以实力说话……老大,难道你尽不是这么想的么?”

  云扬呵呵笑了笑,没有再接口说话。

  要真说起,云扬还真不是这么想的;出身天玄大陆的他,总觉得玄黄界一切,都与天玄大不相同,与自身亦是许多格格不入。

  事实上有很多时候,云扬都在思量一个问题:这么多素不相识的江湖人,就为了争竞一个名额,说杀就杀了,说死就死了。有些素不相识的武者,就为了一句口角,然后一条命就报销了……

  云扬一直感觉,这样是不是太过于极端了?真的有必要么?

  虽然此役于云扬而言,比其他人更有许多收获,那么一大票的因果之气入账,在在表明了那些个死者绝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无辜,甚至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但是——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手底下哪能全然的不沾染因果?

  随便一个稍微有点儿名气的江湖人手上,未必就灭有百上千的人命吧?

  很多是非恩怨,并非只是因为正邪之争。

  甚至以自己论之,纵使这一路走来,秉持初心,为国为家,然而陨落的在自己上的许多他国兵士,又岂是寥寥数字,当真算下来亦是骇人听闻。

  所以云扬才时不时的喃喃念叨:天运,天运……

  这并非是对天运的渴望,而是对天运的迷惘。

  但此刻听到史无尘等人一说,再看到这些门派为了天运旗这样不顾生死的去拼,去博;云扬隐约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并不是自己优柔寡断,而是……这整个玄黄界,所有武者,人人都是这样,整个氛围就是如此,何论其他!

  千军万马过一条独木桥,每三年,也不过只有寥寥数人能够获得机会,能够去到另一个阶段。其他人,不是在桥上被杀,就是要被挤下桥去,那些认命弃权的,在保住性命的同时,却也相当于此世武道前路终结,再难有后进!

  所有人只能如此残酷,也只有如此残酷,才有再进一步的余地。大家,都早已经接受这个现实:这,就是武者的命运。

  既然你选择了要比平常人拥有更强的力量,那么,这些拼搏就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此事说开了大抵也就是如此,仅此而已。

  ……

  云扬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微笑着喃喃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感觉到自己心中轻松了许多,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

  …………

  <其实这一章后半章,不该写;武者就是这样的江湖;玄黄界就是这样的存在。只是最近好多人在说我写的太残忍了;云扬如何如何太残忍等等,而且节奏被慢慢的带动。

  这样也好,这一章,公平,为玄黄界定个位。

  推荐一本书《我有一棵异能树w挺有趣的,大家可以去瞅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