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二百零五章 秀心出战!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二百零五章 秀心出战!

  再之后的阵战,千山门在战阵方面就没有输过,即便是对上下品天运旗位列中比较靠前的那几家仍是如此;中坚战……还有那什么自主战……狼子野心历历在目,这胜负之数,可见一斑。

  “我们压千山门胜,到底是老牌子宗门了!”

  丁不可与尤不能立即作出决定。

  霍云峰登时冲冲大怒,岔然道:“你们不能压千山门!难不成你们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让我破产吗?!两个没良心的东西,刚刚才赢了我一道:“还是云府尊直言贵府更倾向于那种模式吧,云掌门想要怎么打,咱们就怎么打就是!我们千山门,何曾畏惧过任何敌人?!”

  云扬哈哈一笑,道:“既如此,云秀心!”

  云秀心此际早已经心痒难熬,闻言一个箭步出来:“弟子在!”

  声音清脆,却犹自夹杂着几分难以掩饰的稚气。

  “去,好好领教一下千山门各位师兄的功夫技艺,也免得你天天在咱们自己家里自高自大,井蛙窥天。”云扬面无表情吩咐一句。

  “弟子遵命!”

  云秀心身着一袭胜雪白衣,只有腰间围着一条浅紫色的腰带,搭配上她的较小身躯,从台上走下去,便好像是一个云端仙女,悠悠然地飘落人间,端的眉目如画,清丽难言。

  这种看起来美到了极点的佳丽登场;在场所有九尊府之外的人却是齐刷刷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怎地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出战……

  目测这丫头满打满算只怕也没有满十五岁吧?

  九尊府现在派这小丫头出来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放弃了这第一战么?

  对面,千山门的几个弟子一脸的跃跃欲试。

  这种小luyili……绝逼的极品类别啊!

  若是由自己出战,肯定是要手下留情的,万万不能打疼了,在切磋的过程中,一定要尽量展示出自己的宽宏大度,得胜归来还要倍有面子,说不定将来……嘿嘿嘿啊。

  “师父,我上吧。”千山门大弟子韩空群脸色凝重,道:“九尊府有为而来,想来不会平白派出一个寻常弟子出来,定有用意,我们不可被其外表欺骗。此战,不可轻敌啊。”

  韩空群这话说得无疑在情在理,端的于公于私都得派作为掌门大弟子的他出战才是!

  偏其他的弟子都是狠狠的撇撇嘴,他么的,你这般的道貌岸然是给谁看呢?

  咱们可都是自己人,自家人最知自家事,谁不知道你韩空群乃是一个色中饿鬼?恨不得将每个美貌女子都搂进被窝里;现在居然还要摆出这么一副大义凛然义无反顾舍我其谁的架势……

  说不是想要去占便宜,谁信?!

  群起鄙视之!

  杜扬帆道:“嗯,那就由空群出战吧;正如你所说,既然九尊府派出来这个小丫头参战,那这小丫头就必然有被派出来的理由,万万不能粗心大意,此战务求必胜!”

  韩空群忍不住脸上泛起喜色,欢声道:“弟子遵命,定会全力以赴,不辱使命。”

  心下却道,这下子可是赚大了。

  此战诚然关键,一会儿在天下英雄面前扬名立万自不待言,说不定还能籍此赚一票美女芳心……至不济,我是否有手下留情,这小丫头总不至于感应不到吧。

  如斯美人胚子,总不会是个傻的!

  这小丫头可是真好看嘿嘿嘿……若是能够将这具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晚上……细细的享受,一寸一寸的……真嫩啊!

  韩空群心下遐思无限,信步而动,身子扶摇而起,背负双手,凌空踏步,衣袂凌风,潇洒到了极点的飘了出来。

  韩空群的这手轻功身法委实不俗,整个身躯在空中缓慢的往前飘,就像是脚底下有什么托着一般,再配上其身材颀长,黑发飘荡,冠玉脸庞,鼻似悬胆,双眼皮,长方脸,眼神温润,柔和;一袭黑衣,更显得身材潇洒到了极点。

  云扬赞道:“这个千山门的弟子,倒是好相貌,好皮相!好风度,好气质!端的一表人才,人才出众啊!”

  他这句夸赞的声音很大,很响亮,遍及全场,尽皆可闻。

  身在半空的韩空群自然也听见了,此子轻功修为当真不俗,竟自在空中一个转身,满脸堆笑的拱手示意:“多谢云府尊夸奖,弟子韩空群,还望云府尊今后多多提携指教。”

  云扬微微颔首,道:“行之有度,彬彬有礼,当真不错。杜掌门,您这位掌门弟子,衣钵传人,真是令人羡煞,不同凡俗啊。”

  那边杜扬帆的脸却已经黑了。

  韩空群你小子想干什么,你上去战斗就战斗,耍什么骚包,这里是能让你耍帅的地界么?!

  现在可倒好,还没有开始呢,自己先平白无故的损失一部分玄气用来装逼耍帅……

  你知道对手什么修为啊?现在就如此的托大!

  简直,简直了……

  再听到云扬的那一番夸奖,一颗心简直是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可是为了维系风度,暗自磨牙道:“云府尊实在是太过誉了,小徒不过班门弄斧,平白贻笑大方,云府尊的弟子才是真正的仙露明珠,让人一看就喜爱非常。”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常言道,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意掌门竟也是惜花之人。难怪,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杜扬帆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能不这么扎心么?

  场中,韩空群微笑道:“若是刚才我没有听错,这位师妹乃是叫做云秀心的是么?真是个好名字!云端佳人,秀外慧中,七窍玲珑,芳心可人;好名字啊好名字。”

  云秀心懵了一下:这人咋了,他这是来战斗的么?

  怎么……上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

  双方立场分明,份属敌对,他怎地还这么的托大,背负双手,空门大露,真正这么有把握么?!

  小丫头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不过十三岁而已,哪里懂得什么男女之情?更加不明白对方现在所用的不过是泡妞手段,满脑袋只有胜负,只有自己胜了之后回去怎么吹,现在眼见对方如此轻松,不免多想了许多……

  但听小丫头道:“是啊,我的名字是挺好的,不过你的名字,韩空群……这个名字好像不大好啊。”

  韩空群听到云秀心清脆稚嫩的声音,近距离看着嫩嫩的小脸蛋,顿时一颗心都酥了,道:“哪里不好?”

  云秀心道:“你叫韩空群,是冰寒冷酷,空群无生么?因为你的寒冷,令到整个野猪群都空了,不是冻死了,就是被人抓了吃了,满目无生,这个名字哪里好?真的是一点都不吉利。”

  小丫头连连摇头,一脸的同情看着韩空群:“这位师兄,你还是回去改个名字吧。哪怕是叫韩二,也比韩空群好听啊。”

  韩空群嘴角抽搐了一下,道:“秀心师妹真是风趣,哈哈,真是风趣。”

  云秀心愈发的不耐烦了,刷的一声拔出长剑,喝道:“开始吧。”

  韩空群仍自笑吟吟的手按剑柄,道:“秀心师妹,你今年多大了?”

  云秀心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到底打是不打?废什么话?”

  韩空群笑眯眯:“先说说话又有什么干系,等下再分胜负也不迟嘛。”

  云秀心翻了个白眼,道:“我没那闲工夫,你不打我打了!”

  话音未落,长剑忽的一下子挽了一个斗大的剑花,身子更随之飞起,暴起之剑光在极为突兀的情况下,自剑花中化生,化作了一道绚丽流星,横空而过。

  光芒一闪而逝,再也不见!

  云秀心已然动手,韩空群那边却还在凹造型;但见其如玉脸庞称着一双神光奕奕星眸,眼中神色,极尽温柔温暖,再佐以飘飘衣袂,很有一派神仙中人的模样。

  单就这个人样子,一般的大姑娘小媳妇只怕一看就眼睛直了,投怀送抱自荐枕席不在话下。

  事实上,韩空群往昔正是凭着这副皮相,将许多佳丽收入囊中,

  但于此刻,此役,韩空群却是一招失算,满盘尽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