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二百二十三章 掌门战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二百二十三章 掌门战

  光芒一闪之余,场中两人一兽尽皆恢复了过来。

  白夜行恢复了初初的一身胜雪白衣,肌体重塑,状态回复完全,脸上却尽是平平淡淡,眼神平和无奇的站在那里。

  可是对面,那御兽宗弟子看着他的眼神,却如同是看着厉鬼,满满的尽是骇然。至于那头玄兽,完全不敢看白夜行,不期然间扫过之瞬,便是呜咽一声,赶紧低下头去,再也不敢看这张平静的脸!

  白夜行这一战,直接将一人一兽的胆子全都吓破了,打怕了……

  ……

  “掌门师尊,师父,各位师伯,弟子,幸不辱命,拿下了这场!”白夜行上来交令。

  孔落月一脸欣慰骄傲,其他人也是一脸的赞赏。

  “不错!当真不错!”

  云扬重重的夸奖道:“夜行,你此役表现的太出色了,单以此役论,一代弟子之中不会有人比你更出色!落月,你收的这个弟子,当真是没有白收!”

  孔落月脸上笑开了花,谦虚道:“老大别这么夸他,夜行还需要进步;你可不要惯坏了他。”

  史无尘等人斜着眼看着孔落月,突然想打他一顿。

  还能更假,更嘚瑟一点吗?

  云扬微笑:“我夸他,并非只是因为他战胜了。而是这一战,本应该是秀心上的,即便不是秀心出战,我原本属意的也是明秀;夜行除了清楚地预判到双方实力诧异,更了然秀心作为女孩子的天性弱点,当真对上这一场恶战,胜负犹在其次,心神受创必然难免……”

  “所以他挺身而出。这一点尤其值得赞赏。”

  云扬看了一眼云秀心,道:“以诸弟子修为级数论,虽然秀心在切磋的时候胜了夜行,但单论此役,由秀心上场的话,必输无疑。”

  这一点,众人都是连连点头,并无人质疑。

  就连一向心高气傲的云秀心,也是低下头去,她知道,师父说的没错。

  这一战,若是自己上场……

  光是输了,还在其次,自己只怕要长久的陷入被凶兽吞噬的恐惧之中。

  光是在场外看场内发生的一切,那个样子的狠劲儿……自己是断断用不出来,哪怕自己用出来,也绝没有这样的气势!

  而这一战,胜,就胜在这股气势!

  因为实力,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对方的!

  孙明秀亦在心底盘算思量,此役若是自己上,再如何的沉稳应对,小心应付,最多最多,只怕也就只能取得一个两败俱伤的战果,想要取胜……绝无可能!

  白夜行依然是淡淡的,道:“掌门师尊夸奖了。”

  云扬笑了笑,深深的看了白夜行一眼。

  白夜行并没有与玄兽谈判,自己给的那颗珠子,也没有按照自己的方法用;而是他自己另辟蹊径;胜了这一仗。

  这随机应变的机智,也极为值得称赞。

  因为,弟子战,面对这样的玄兽组合,用那颗珠子来诱惑的话……恐怕真的,用处不大。

  这一战已经结束了好一会,但众人却久久回不过神来。

  眼前一直萦绕着一个身影;用尽一切的手段,用出己身所有的力量去战斗,去拼搏,即使自己的骨头碎渣纷飞,却浑不在意,脸上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

  淡漠。

  冷漠。

  无论是对人对事对物乃至对自己,对这天地万物,尽皆毫不在意!

  众所周知,一刀断头这种死亡方式,基本每个人都可以接受,毕竟一刀之后,再无所觉,接不接受也是无所谓;然而在战斗过程中,一路将自己的身体打成渣,浑身上下的骨头断了五成以上,浑身上下无一不伤,却还是坚持着一声不吭的战斗……

  这种狠人,端的举世罕见!

  死了死了,一了百了,这句话绝非说说,一旦无常万事休更是至理,然而身心恒久萦绕在这种滔天痛苦氛围中去战斗……能不能承受得起还在其次,谁能担保说我脸上表情不变?

  是故,现在所有人看向白夜行的目光,都透着莫名的钦佩,包括许多高阶武者,亦是如此。

  在这一刻,大家都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真正的铁汉子。

  这个人,哪怕是你抓住了他,哪怕你再如何的折磨他,将他全身的骨头都砸成了渣,他也绝对能做到一句话都不说!

  这一点,任何人都确信白夜行能够做得到。毫不怀疑!

  ……

  又过了好半晌,霍云峰咳嗽一声,开口道:“下一战,掌门之战!”

  云扬与秦若谷对望一眼,同时站起身来。

  秦若谷道:“云掌门,我们御兽宗有自己的独门手段,虽然不入方家之眼,却也有几分威力,千万小心在意。”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一派潇洒从容的说道:“秦掌门,我们九尊府……从来不乏压箱底的手段,这点在这竞旗之战中,在在体现,一直在表演,貌似从来没有被超越哦。”

  秦若谷呵呵一笑,大袖一拂,当先下场而去。

  云扬紫衣飘飘,便如在云端漫步一般,从容潇洒的跟在后面。

  两人一起出场,一个一脸郑重,花白头发,眼神凝重;一看就知道是将去办什么大事;一个却是一脸轻松自在,身长玉立,从容漫步,便如去游玩踏青一般,毫无紧张氛围。

  这就已经是异常的明显对比。

  这点连御兽宗方面的人都看了出来,唯有御兽宗掌门秦若谷本人却没有丝毫察觉,大抵是身在局中,竟自不察。

  又或者是他太过关注这一战,毕竟此战相关御兽宗最后的颜面,不容有失,其他细枝末节,实在没有更多心力牵挂。

  事实上这位御兽宗掌门,当前唯一挂怀的,莫过于云扬的惊人实力,这份实力最少最少也要比自己高出一筹,甚至两筹三筹也不是没可能的……

  毕竟洛大江所展现的实力就比前次更甚,焉知身为九尊府府尊的云扬没有隐藏实力!

  那么自己能够仰仗的,就只有门派神兽了!

  说到御兽宗的这头神兽,大抵还是很有来头,已经在御兽宗存在四千三百年岁月,光是这个岁数就挺可观的了……

  只是,此兽实力强大不假,可是性情古怪,很难驾驭,若非事到临头,无可转圜,秦若谷委实是不想动用这张藏匿已久的底牌!

  秦若谷暗暗祈祷:整个门派的命运都压在您身上,千万别再出幺蛾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