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三章:奈何桥奈何

第三章:奈何桥奈何

  “落撵”龙撵之上的圣帝缓缓睁开微闭的双目,轻声说道。凰泉大将军转身单膝跪礼恭敬问道:“陛下有何吩咐?”龙撵之上的圣帝捋了捋长鬓三尺,淡淡的说道:“就到此处吧。”凰泉大将军抬头遥望着龙撵金帘幔之内的圣帝陛下,疑惑的问道:“陛下,离奈何桥还有三百里。”帘幔之内的圣帝轻启朱唇,平静不含一丝波动的道:“朕知道,所以、落撵,接下来的轮回路由朕一人走下去”凰泉大将军急忙说道:“这怎生使得!陛下是大秦十六世圣帝,是圣界至尊。吾等圣界百亿子民司命。您一人走下去,凰泉实在放心不得!”

  龙撵金帘幔之内的圣帝陛下略皱下细眉,似乎是在思考,走一段路和圣界的百亿子民又有何牵扯之处?轻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摇了摇臻首,平淡说道:“接下来的路,朕想一个人走下来。有劳凰泉将军一路护送,圣界九宗十二殿还有公务需要将军处理,将军回去吧。”

  凰泉将军急忙跪行至撵车之下,极为激动的喊道:“陛下万万使不得,您的龙体安危牵扯着圣界百亿子民,陛下可不能如此!”

  圣帝微闭双目,不带一丝感情的缓缓说道“朕如何征得大帝之位?”凰泉大将军蹙着剑眉,面带疑惑。问道:“陛下一百五十亿年前,宇宙初生之时修鸿蒙天道,证道大罗金仙巅峰。轮回六道七界。公元前五百年,降生人界至今已有两千年有余。”

  圣帝缓缓睁开双目:“朕不是问你,这些陈腐之事。而是问你朕如何证道鸿蒙,成就帝位?”凰泉将军不觉额头留下冷汗,颤巍巍的说道:“微臣愚钝”

  “抛却其之六界不论,单是人界。朕服食长生药。轮回至今两千哉。行军作战,驰骋沙场。单朕一人杀敌四千四百万人有余。这六道七界又有谁能伤的了朕!”

  凰泉将军冷汗涔涔而下,急忙说道:“微臣惶恐,陛下赎罪!”

  龙撵之内的圣帝,缓缓起身,走出了撵车的内堂,几名侍女拉开金帘幔。圣帝居高临下,平静如同一汪清水的眼神,注视着凰泉将军,约莫盏茶功夫儿,缓缓说道:“凰泉将军何罪之有?平身吧,你也是为朕的安危着想。”

  凰泉将军急忙双膝跪地,额头深深的抵在地上,大声说道:“微臣不敢!”

  圣帝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朕并没有怪罪将军之意,凰泉将军平身。圣界国事繁忙,诸多要事还要仰仗将军,倒是朕这个不负责任的帝尊轮回人世,给诸位将军添了不少麻烦”凰泉将军面容一肃,沉声说道:“陛下怎可如此说,您为圣界的人民,甘愿舍去帝位,轮回人世,只为圣界的繁荣昌盛。吾等圣界百亿人民又有哪一个不感怀涕零。请您万万不可再如此说,折煞微臣。“

  “罢了,时辰不多,诸位回圣界域峰驻守吧,这是谕令!朕先行一步。”说完,不待诸将应承,化出九圣龙本体,飞向远方。

  如同圣光极速,瞬息之间,四下无人,收了本体,九圣龙交错盘绕九宫,化为一朵九色九瓣的玉圣莲心,渐渐的莲花盛开,化为人形。圣帝双腿莲花盘坐,双手结莲花印,缓缓睁开双目。收了九龙帝气,如同凡人一般。沉思了一阵儿,心道:“证道圣帝帝名—于乔圣羽。未免神籍圣格被人污垢,以后还是用阿修罗族的本名—修罗吧。”念罢,抬眼望去,前方一片荒凉草原,枯黄没有半分绿色草地、随处可见的血坑。

  几颗枯的没有一块树皮、一叶树叶的枯树。枯树上立着四只全身漆黑的乌鸦,血红的双目,乌黑的掾,尖锐的利爪。”呱呱呱“平添了此地三分不详。

  正这时、两名身穿黑色斗笠、手执黑乌铁链的阴司鬼吏压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恶鬼,时不时地还拿噬魂钉子扎上一下。从身边经过,向奈何桥缓缓走去,料想是刑满释放,可入轮回。不过八成也是畜生道,生前作恶,死后千刀万剐、万鬼噬心、油锅炸煮。即便轮回,也是投胎做一畜生。当是应了那句话,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尽皆来报。

  略一停顿,已是到了奈何桥边,桥上走着寥寥数人,忽然桥头传来一声大喊:“我不喝!”原来是一书生模样的阴魂,执念未了,不愿喝那孟婆汤。修罗微微皱眉,心想:朕不愿搞特殊,亲至这奈何桥办手续、排队赶赴轮回,让这后生在那闹,误了朕的轮回之机、可如何是好?罢了,只当是行善,帮他一把。”

  此时,书生身边的两位阴司正钳制着他,欲要强灌那孟婆汤,书生竭力挣扎,然而那碗汤已是送到了嘴边,书生眼含热泪,大声呼喊:“不要、不要。我不要喝!”“二位且慢动手。“修罗轻吸一口气,鼓动丹田,朗声说道。声音竟然从奈何桥头直达奈何桥尾!所有人尽是听的清清楚楚,如同耳语。要知这奈何桥首尾长达四十四里,这一声虽不大,但却是从桥头传到了桥尾。两位阴司懵了、孟婆懵了、树上的乌鸦都不叫了。

  众鬼仙阴魂皆心想道,这是哪位上仙,大驾怎么光临这儿?孟婆端汤的手也不自觉抖了抖,急忙把碗放回桌上。

  修罗负手身后,面容平淡,迈步徐徐向桥尾走去,前方排队人赶紧让桥两旁,动作整齐划一,如同接受检阅的士兵,就是那恶鬼厉魄此刻也是老老实实,此等奸人,最是欺软怕硬,听那一嗓子,多半是哪位大仙,万万惹不起,冲撞了上仙,一个念头让你魂飞魄散了,连畜生都没得做,到那时候哭都没地儿哭去。

  瞬息之间就到了桥尾,所有阴司都跪下了,那书生吓傻了,杵在那一动不动。那孟婆倒是颇为淡定,只是长身而立,微微低头。也对,大仙嘛,一步四十四里也说得过去,这是没翻跟头,要是翻跟头就到西天了!

  修罗止步站定,平淡说道:”诸位请起,我也不过一轮回客,受不得诸位如此大礼。“有一名阴司实在,听这话,立马蹦起来,一旁同值的阴司赶紧把他摁地上,小声说道:”你不要命了!让你起来、你就起来。“实在人一听恍然大悟,自己这不吓懵了吗,大仙说一句客气话,这要是起来,万一吹口气自己可就魂飞魄散,死了就够可怜,在那样儿,连可怜都没人可怜!

  修罗皱眉,暗想这人死了之后,耳朵都不好?非要自己用一丝功力,吐气开声才听得见?撇了眼身边一个阴司全身抖的如同筛糠,当即明了。原来是吓得不敢起身。罢了,就费点功夫吧。于是抽出身后左手,向前虚抬。

  朱唇轻启(别问为什么一直用朱唇,我实在想不到别的词!)吐气出声:”起“一股莫大法力充斥全场,所有人都不自觉的飘了起来,飘离地面两寸有余,这股反重力才消失,众人心下了然,这是真不用跪了。正当这时、只见刚才第一个蹦出来的实在人,”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实在人真是实在人!不,应该叫实在鬼。一旁同值的阴司手捂额头,心想;猪队友啊,猪队友,刚才让你跪,是怕冲撞了上仙,人家上仙让你起来,你又跪下,这不是不给面子?这怎么死都不明白事儿呢!。

  明天就和主簿求求情,无论如何都要和这傻缺调开,要不然早晚让他连累死!。怕殃及池鱼,祸及己身。于是乎,连忙上前把实在鬼扶起来,大声说道:”他有关节炎,重度、晚期、是癌!“实在鬼一听不乐意了:”刚才让老子跪下,现在又让老子起来,鬼哪有病,你是不是忘吃药了!“同值阴司赶紧抱住实在鬼,一巴掌扇他嘴上小声说道:“大爷,咱别说话,求求您了,您是我祖宗!成不成。”两位活宝鬼两边的阴司赶紧退开四丈,留给他们基情的空间。

  修罗额头上的青筋扯了扯,抬脚向那书生走去,走至近前,平静说:“看你衣着,生前定是饱读诗书,当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鬼有鬼道。手续都办好了,你却不喝孟婆汤又是为何?”

  吓傻的书生回了神,连忙双手作揖,行了一礼,惊魂未定的说道:“大仙,有所不知,小生冤那!”说完眼泪都要掉下。

  修罗平静的背负双手,缓缓说:“既是相见亦是有缘,有何冤屈,从实说来”

  书生袖子抹了一把眼泪:“小生巴蜀唐家人氏,姓唐名峰,是当朝举人唐家长子。今年上京赴会试,哪料得途经瓦岗山,被一伙山贼抢去全部财物,残忍杀害,随行书童、家丁、护院三十余人,无一活口。”说到此处,不禁潸然泪下。

  修罗依然面无表情:“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然善恶终有报,前时因、今时果。你看看你身后那些恶鬼厉魄,他们就是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得到了应有的报偿。”

  书生抽泣着说:“小生的死并不怨,都怪我不听家内诸位族人劝阻,执意夜行上山赶路,死于非命,怨不得别人,却是害的族人受我牵连至死,小生,心中有愧。”

  “死去亦是新生的开始”

  “大仙所言有理,只是小生最牵挂,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结发妻子,呜呜呜。。娘子,我不在,你可如何是好,我曾经给你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现如今你我天人永隔,呜呜呜。”

  修罗微微抬眼轻声说道:“难以理解的人类感情,“罢了,即是有情人,我就帮你一把。你且随我来”

  书生喜极而泣:“大仙能帮我!”

  “我也无法帮你太多,让你见她最后一面,说些遗言,回来喝了汤就入轮回吧”

  书生大喜过望,连忙跪下磕头:“多谢大仙成全,小生感激不尽,定让我家娘子供奉大仙牌位,永奉香火!”

  修罗摇了摇头:“举手之劳,况我也要入轮回,仙籍神格已锁,神位你供奉不到。”

  书生连忙大声说:“这,这,恩公,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您。。”

  修罗挥手打断:“不必了,”转头看向孟婆说道:“孟婆,我有一事相商,可否应我?”

  孟婆身体一抖,欠了欠身,暗想:“我已是天仙的修为,在此人面前,竟然提不起一丝法力,这简直是我生平仅见,比那十殿阎罗怕是都要高出不少,难道是一方掌教、一界界主?不对啊,这样人物怎么会来这奈何桥、轮回路呢?真是费解,算了不管这位上仙说什么,我都应了便是。心下稍定。

  ”上仙哪里话,小仙只是这奈何桥值守,哪有事得您相商,有什么事,您说吧,小仙定为您办到,若是办不到,秦广王大人定为您办到,若是办不到,地藏大人为您办到(扯大旗)只要您不拆了这地府,改了这轮回道,一切依您就是,自从上次大圣大闹地府,如今耗费无数人力,物力总算是把地府修缮完毕。可再也经不起拆了!“

  所有阴司头顶寒气直冒,我滴个乖乖,那次几十万阴司鬼兵魂飞魄散,我能活下来都是造化,这位大仙不会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二拆地府?一个个哭丧着脸,如同死了爹娘,这又不搞土地开发,拆了没用,还得重建啊!

  修罗嘴角微微上扬:”猴儿顽劣,我自不会如他那般胡闹。“

  孟婆心里咯噔一下,妈呀,敢叫大圣猴儿,估计不是界主、掌教也差不了几许,那可比猴子厉害多了,万万得罪不起!。

  孟婆双手抚了抚胸,牵强一笑说道:”上仙请直言“

  心道:我的小心肝啊,大仙,您有啥事,快说吧,再拖一会,心脏病就出来了,也不知道,死了这么多年,会不会有心脏病。

  ”我带这书生返还阳间一趟,给他了结心愿,如此也可安心上路。“修罗淡淡说道

  ”如此小事,当然可以,上仙真是慈悲为怀,别说让他去阳间一趟,就算死而复生,上仙开口,我们也应允!“孟婆笑着说。

  ”我被那伙贼人杀害之后,就曝尸荒野,如今只怕早被山中野兽分食了“一旁书生怯怯的说

  孟婆斜了那书生一眼,愤愤说道:“随便给你找一副新死不久的,让你借尸还魂不行吗?老身这个还用你教!哼,乳臭小儿。”

  “孟婆不必如此,我带他了却前缘即可,地府的规矩我不愿败坏。”修罗依然平静

  “上仙说的是,上仙通情达理,不似这愣头青,好生无礼。孟婆拿着拐杖敲了敲地面。

  ”小生也是这个意思嘛,讲道理。“书生依然怯怯的说

  孟婆瞪了书生一眼,握着拐杖的手,抓出了指印,看这情况,要不是修罗在,八成是要一拐杖敲这书生头上,那时这书生就魂飞魄散,不用回去了。孟婆眼观鼻、鼻观心、内心不断劝慰,本座一把年纪,不和这乳臭小儿、穷酸书生一般见识。

  ”好了,随我走吧“修罗负手身后,一旁的书生连忙躬身跟随其身后三步。

  ”上仙,现在人间正是午时,烈日当空,阳气极盛,这时候去,是否多有不妥?“孟婆略带担忧说道

  ”无妨“修罗惜字如金

  孟婆一想,也对。凭这位上仙的修为,灵魂之体也如同巨龙盘踞,浩大磅礴,午时去算什么,就是九九重阳去也没事啊!自己这不瞎操心,收了收心。看了眼修罗,依然古井无波,料想上仙并无怪罪。

  于是,默默注视着两人从奈何桥尾缓缓走向另一边-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