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五章:孟婆那碗汤

第五章:孟婆那碗汤

  修罗降下云头,神色淡然,缓缓伸出左手收了佩剑,徐徐向着奈何桥尾的轮回司走去。身后的唐举人默默地低头跟着,也不知想些什么。

  从两位身穿黑色冥衣的守卫中间经过,两名守卫连忙躬身低头,唐举人在后面看着,心想,这女仙在天上定也是极厉害的!

  离得远了,赶紧跟上。从守卫中间经过,守卫立刻抬头,挺直腰杆,一脸的洞。我滴乖乖,吓死宝宝了!唐举人吓出一身冷汗,顾不得擦,连忙狂奔大喊:“菩萨,您等等我,这里好黑,小生好怕怕!”

  修罗闻声不语,头也没回,脚步未停。前面孟婆与一个白脸书生模样的鬼吏躬身站定,鬼吏头戴白布高帽、身穿黑色长衫、脚蹬。好吧飘着呢

  未到近前,“臣,阎罗座下首席判官崔府君下辖主簿:于秦”“臣,驱忘台、轮回司司主,孟姜”“吾等,参见修罗王大人”双双躬身行礼。

  这于秦便是崔府君手下的主簿,生前曾是汉代一名御史大夫。为人刚正不阿,多次上书弹劾贪官恶厉,最后被奸人所害,尸骨无存。阎王欣赏他的为人,更为他的死因不平,命手下鬼王直接把迫害他的几个小人魂魄勾到了地府,打入了十七层地狱,永世受万鬼噬心之苦。于秦感念阎罗此举,更觉其为人正直,惺惺相惜,投身麾下,属首席判官崔府君下辖,与李贺李判官为阎王内臣亲信,世称:“于谋李判”

  孟姜就是孟婆的本名,孟姜女因昔日哭倒长城之后,眼见长城之下尸骸无数,再也找不到丈夫的尸骨。为了能忘记这些痛苦万分的记忆,就熬制了能使人忘记记忆的孟婆汤。后来上天念她思夫之情感天动地,就免了她的轮回之苦。让她在奈何桥畔,轮回司熬制孟婆汤,让参与轮回的阴魂们忘记前世的一切。

  “人,带回来了,办好手续,送他上路吧。”修罗负手身后,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叫破身份,有一丝波动。

  “谨遵,法旨。”双双应是,于秦拿起案桌旁的大书:“往生薄”。头也不抬的说道:“姓甚名谁”四下无声,

  修罗背负双手,闭目养神。孟姜拄着拐杖的手敲了敲地面,唐举人魂游天外。。

  “姓甚名谁”于秦运足功力,朝着唐举人大声喝道。

  “啊,啊,我啊,小生唐峰,大唐的糖,山峰的峰。”

  “何方人士?”于秦面无表情

  “蜀中唐门人士”唐书生怯怯

  “生辰年月”于秦一页页翻着。

  “嘉靖六年六月初六”唐书生为自己生日沾沾自喜。六六六

  “死的这么早,急着投胎?”于秦难得有了丝异样。

  唐书生哭丧着脸:“能活,谁想死啊!”想到了家中妻子、母亲更是伤心

  于秦没有接话,默默的查阅他的生前所行。一会儿,合上书

  “唐峰、蜀中唐家长子。嘉靖六年六月六生、嘉靖二十五年九月卒,享年一十九岁。生前并无恶事,于母者孝、妻子者爱、兄长者敬、弟妹者慈、饱读诗书,一十六岁中举,一十八岁已是状元之才。”

  于秦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暖意,“不错、不错”

  “哪里、哪里”唐书生虽然口上谦虚,那脸色确是得意至极。

  “哼,要不是,太过张扬,不懂收敛,你也不会死!”于秦转而脸色一黑。

  唐举人面带疑惑之色:“大人,您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于秦轻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你可还记得一人,江凌风?”

  唐书生一惊,“他?我们为同科举子”

  “可还记得与他交谈过什么?”于秦很平静

  唐书生想了一阵,缓缓说道:“我曾对他说,来年会试,我定是当朝榜首状元!”

  “哼,当年你意气风发,夸下此海口,可不知正是此言遭妒,那瓦岗山的山贼便是江凌风花钱买通,埋伏于那,就为杀你,夺了你那状元之位。”于秦淡淡说道。

  “这,这,这,我待江兄,一直亲如兄弟,他为何如此待我!”唐书生双目通红,双手紧紧攥住握拳。

  于秦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默然不语。

  ”敢问大人,当朝状元可是他?“唐书生咬牙说道。

  于秦摇了摇头,”非也,是江陵书香门第,张居正。“

  “张江陵!是他,哈哈,不错了,张兄之才我万莫能及,哈哈,报应啊,江凌风,你机关算计,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唐书生哈哈大笑,形态癫狂。

  ”好了,生前品鉴毕,许你入轮回道,再世为人,然生前张狂傲气,不懂收敛,下一世为女子,好好学学女则吧!“

  于秦起身,双手作揖,恭声询问道:”修罗大人,可有异议?“

  修罗闭眼不睁,微微点头。心下暗想,活该你眼神不好,本王男儿身,竟敢说本王是女仙!

  ”如此,孟姜大人,拿一碗迷魂汤,洗去前尘记忆,就上路吧“孟婆右手拄着拐杖敲了敲,暗想、怎么不是畜生。

  不过修罗大人都没说什么,老身还是别多话,慢慢朝着唐书生走过去。左手张开手掌,一个白玉小碗出现手中,碗中盛着满满绿色的汤汁。

  ”万水千山总是情,让当男的行不行?“唐书生后退两步,双手捂胸,鼻头一酸怯怯的问。

  “千山万水都是爱,让你女子也是爱!”孟婆听得俏皮话儿,难得老脸微笑,打趣着回道。

  唐书生苦着脸,无话可说。孟婆走到唐书生面前:“张嘴”

  唐书生头摇的如同拨浪鼓,孟婆轻轻的说:“定”

  唐书生立马定住,如中魔咒。

  ”张嘴“唐书生无声,缓缓张开了嘴。孟婆上前一碗灌了进去,左手虚握,白玉碗消失。

  ”来人,带下去,入轮回域-人道-女。“孟婆含笑。两名阴司上前驾着双目呆滞的唐书生去往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