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八章:大明裕王府

第八章:大明裕王府

  嘉靖四十五年九月九日,天降大雨,连绵三日不绝。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

  京都,一座金碧辉煌,气势雄伟的王府。府周长三里三百零九步五分。城高二丈九尺,下宽六丈,上宽二丈。东西阔一百五十丈二寸二分,南北长一百九十七丈二寸五分。四周围绕高大的城垣和四个城门,城楼上覆以青色琉璃瓦,大门饰以丹漆金涂铜钉,王府四城的正门,南曰端礼,北曰广智,东曰体仁,西曰遵义。进入城中有基高六尺九寸三组正殿,依次是承运殿、圜殿和存心殿。朱元璋反复告诫亲王们能睹名思义,承担起藩屏帝室的任务。前殿承运殿最高大,阔达十一间,是整个王府建筑的主体。紧接着是圜殿和存心殿,各阔九间。整个格局与紫禁城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很相似,是谷望举行庆典和行使权力的场所。所有宫殿都是窠拱攒顶,中画蟠螭,饰以金边,画八吉祥花。殿中的座位用红漆金蟠螭,挂帐用红销金蟠螭,座后壁则用画蟠螭彩云。

  正门、前后殿、四门城楼,饰以青绿点金。殿门庑及城门楼皆覆以青色琉璃瓦。亲王宫得饰朱红、大青、绿,其他居室止饰丹碧。

  承运殿两庑为是左右二殿。自存心、承运,周回两庑至承运门,为屋百三十八间。殿后为前、中、后三宫,各九间。宫门两厢等室九十九间。凡为宫殿室屋八百间有奇。廊房饰以青黛。此外还有顶门楼、庭、厢、厨、库、米仓等共数十间。社稷、山川坛位于王城内的西南,宗庙位于东南。这就是当今嘉靖皇帝的第三子,裕王朱载垕的府邸-裕王府。

  现今,一名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青衣男子在圜殿:“淑良殿”前殿,急的团团转,只见他,高鼻、细眼,平眉、薄唇。两撇八字胡。头戴翼善冠,身着青衣王袍上纹样五章、龙在两肩,山在背。腰缠朱色镶玉带、足蹬黑色蟒靴。

  “李太医,淑贤,会不会有事,从巳时生产到现在,这都酉时二刻了!”裕王面色焦急,担忧的问向一旁的太医。

  李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要是难产,自己也没好果子吃啊,母子平安,几百两银子,母子出点事,自己这饭碗丢了是定的,王爷要是火气大,小命可就没了!当下连忙说道:“启禀王爷,这女子生产短则两个时辰,长则至多,两天之久!陈夫人生产约莫五个时辰,实属正常,正常”李太医躬身说道。内心安慰自己: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夫人,出点事,降罪于我,也不至死吧。李太医内心忐忑不已。

  趁这时我们简单介绍下我们的裕王爷-朱载垕。明世宗、嘉靖帝的第三子。

  兄弟-长子:朱载基,出生两个月去世。追封谥号哀冲太子,葬西山。次子:朱载壡嘉靖十五年出生,嘉靖十八年立为太子,嘉靖三十一年去世,年十七岁,追封谥号庄敬太子,葬西山。四子朱载圳与明穆宗朱载垕同岁,仅小一月,母靖妃卢氏。嘉靖十八年被封景王,嘉靖四十四年正月死于德安(湖北安陆)王府,无子撤藩,谥恭。由此可见,若无意外,没人造反,自己不暴毙,我们的裕王爷是妥妥的下一任皇帝。只是嘉靖帝由于大儿子、二儿子的逝去极为悲痛,笃定“二龙不相见”再加之对老三也不是太过喜爱,于是乎我们的裕王爷在裕王府十三年,一直未被封为太子。接下来介绍一下裕王爷的妻室,毕竟是要当皇帝的人嘛,老婆们也要一一亮个相。

  妻妾-

  李氏:裕王妃,结发妻。已逝。

  陈氏:裕王继妃,无子。

  李氏:夫人。陈氏:夫人。

  儿子-

  长子:朱翊釴,五岁殇。

  次子朱翊铃:未满周岁殇。

  三子朱翊钧:母李夫人。

  而这淑良殿就是陈夫人-陈淑贤的殿居了,陈夫人贤良淑德,知书达理,甚得裕王爷的宠爱,在这殿内生产的正是陈夫人,也是裕王朱载垕的第四个子女。

  忽然一道惊雷!轰隆隆,九道金光照的宫殿四周如同白昼,四下所有人都惊呆了,侍卫、侍女、太医纷纷跪倒在地,高呼:“天降异象、圣光普照!”裕王爷不愧是当朝亲王,只是一惊,却并未慌乱。转过头,继续看着淑良居房门。心想:本王什么阵仗没经历,不就是流星,霹雳如此之类。这算什么,就是九天玉皇大帝下凡,本王也置之不理!正这时,一个身穿黑衣道袍的道士大惊,喊了一句:“九龙托莲!圣子降世!”双目灼灼,神情无比激动。哈哈大笑,又蹦又跳,神神叨叨,好似下一刻死去也知足一般。裕王回身诧异的望了望清泉道长,暗想:这牛鼻子是魔怔了吗?不就是一道霹雳闪电吗?至于如此夸张?这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玉皇大帝下凡了!

  转念一想:不对呀,这清泉老道一向是沉默寡言,举止也是从容有度,今个儿这是怎么了,莫非那一道雷劈着他了?疑惑的皱了皱眉,仔细看着老道士又蹦又跳。

  心道:“莫不是真让雷给劈了吧!哎哟呵,老头,好高深的道法修为!雷都劈不死你,你丫这是要渡雷劫成仙的节奏啊!

  裕王内心腹诽不已,宣泄着内心的焦虑。清泉老道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裕王身前站定躬身。“王爷,陈夫人所生必是男子!此子九龙托莲,正合我阴阳家记载,阴阳圣者转世之象,将来必为这天下的主宰!”清泉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行礼的双手不停颤抖。

  裕王被他说得糊涂了,愣了半响,“大仙,呃………不,清泉道长所言,未免太过耸人听闻,依本王看,不过一道霹雳闪电而已,何至于如此惊世骇俗。我听闻阴阳家的圣人可是前秦时代的人,与儒家孔圣人、道家天尊老子可是同时代的人物,道长如此说,岂不是意为圣人活了两千载岁月,哈哈,道长真会说笑。“

  裕王略带不屑,心想:劈傻了吧你。清泉无奈,欲言又止:”请王爷屏蔽左右“清泉沉声说道。

  裕王心想:牛鼻子勾起了本王的好奇心,我就静静的看你怎么吹!。给淑贤接生的稳婆、女医都在房内,这屋外跪了一地哭天抹泪的可别惊扰了淑贤生产,留他们在此亦是无用。

  于是淡淡的说:”你们都下去吧“守卫的甲士、侍女、太医尽皆纷纷告退。清泉上前一步,挨着裕王爷,低头小声说道:”王爷,我教阴阳经-密篇曾有记载,始皇之时,荧惑守心,天降陨石,异人方士、两千有余、汇天下精、以天石华、蓬瀛之火、凝丹炼药、九九归一、丹成长生、天道三极“裕王听得云里雾里,感觉是很了不得的样子,好奇的问:”何解?“清泉四下望了望,再次低头小声说道:”意为:秦始皇时候,火星荧荧似火,陨石从天而降,方士异人两千多,汇聚天下珍惜药材,用天石的精华,蓬莱瀛洲仙岛的地火,炼制九九八十一天,炼成-长生药,天道有三极,天地人,故丹不过三粒。“

  裕王面带惊色,从野史记载是有炼过长生药,徐福还带着童男童女去东渡求药呢。原来只是为了去带地火。”然后呢?“清泉顿了顿,说:”密篇最后有载,上书:吾以上古炼方,遍及天下,炼此长生之丹,时至今日方才明了,肉身腐朽,人道法则、然灵魂得法,可精神永存!长生之药,固化灵魂,魂力生生不息。可令服食之人轮回转世人道,不受轮回罡风,幽冥鬼火之伤。然,天道有常,日月有寿,此药药效至多两千四百八十八载。“

  裕王听完,好奇的问了句:”从那时始,两千四百八十八年是何年?“清泉顿了顿,微闭双目,掐指细算。一会儿,睁开双眼轻声说:”现年嘉靖四十五年,从先秦之时算的话,当是后世四百四十六年之后,就是两千四百八十八载。“

  裕王沉思不语,盏茶功夫儿,开口说道:”你是说淑贤要生的就是你们阴阳家的圣人,圣子转世之身?“清泉肃然点头,凝重说:”九龙托莲,不会有假,师兄清虚曾推算,这一代的圣子将会降生于京都,于是,三年前,派我赶往京都,迎接圣子降生。适逢王爷家做法事,承蒙王爷收留就住了下来,现今想想,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无极元尊!“清泉念了一声道号。

  裕王面色一正,肃然说道:”能得道长相助,是本王之福,三年前,为我母妃大人做的法事,本王,万分感激。况且这三年来,道长居于所立道院,一向深居简出,闭关悟道。本王多次打扰,向道长请教朝局。道长贤才,上通天文,下晓地理,文治武功,诗词歌赋,政堂兵法,无一不精。本王佩服至极“说完,双手抱礼,抬至胸前,略微躬身。

  清泉急忙上前托住王爷双手,缓缓而言:”您贵为一国储君亲王,万不可向贫道行礼,贫道无品无职,当不得啊!“

  ”我敬重道长之才,不在于官职大小、高低贵贱。“裕王真情的说。

  ”您如今不旦是储君亲王,更是我教圣子人父,这礼,王爷,万万不可给贫道“清泉极为坚持。”如此也罢,道长,那这圣子可是我子?“裕王心想:我就想养个儿子,可不想养个祖宗。”

  王爷宽心,圣子随着灵魂的壮大,才会慢慢觉醒,您永远是他父王。“清泉摸了一把长长的胡子,微笑着说。裕王心下稍定。清泉一时高兴,没注意,右手薅下了几根八寸长的胡子。

  裕王眼睛瞪直了:牛鼻子身无长物,这一把胡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啊!当下也不点破,免得清泉伤心,只是面色古怪。

  清泉看到王爷神色古怪,只当他是一时接受不了,右手又抚了一把胡子,”王爷不必担心,圣子灵魂壮大,需博览群书,人身需食五谷,而书籍古典则是精神食粮。学富五车,诗词八股,样样通之。这觉醒时间,最快也要二十载春秋。到时你们这么多年相处,父子感情深厚,况且我教圣子历来尊老爱幼,守礼法,敬长辈、好读书、不贪玩、您大可放心!“

  八寸长的胡子又薅掉几根,裕王惊愕:”你们阴阳家的圣贤是个怎样的人?“裕王轻吸一口气,缓缓言道。

  转移话题,可别让清泉看到地上的胡子。清泉抚须的右手放下,捏了一个道印,面色庄重:“阴阳经开篇有载:

  学于古所图箕入秦十载度而百家书踏尽万里路闻听仲尼说流塞问于学识得老子名走马奔南山明察尘世要胸成阴阳论百家争相鸣七国欲称雄遂业大社宫励政先秦王前堂斯主刑幕中元为谋治民整军事奠定大秦天后佞言思之贬嫡昌箕城川西冶兵俑都京筑长城始下修龙墓盖定华中族扶亥傀坐王真龙不在堂执墨游人世何言道无为天道阴阳在浩荡尘世间大赢秦世功千秋万世主。“

  说完清泉双手抱礼,向着东方,遥遥一拜。无尽的崇敬,敬仰之意油然而生,那是他们阴阳家每一个学士的信仰!

  “令祖师真是旷古人杰,功开七国,功成而弗居,抵得住权利的诱惑。本王不及。”裕王也是心驰神往。

  “祖师上书始皇陛下,焚尽万书,所有与之相关的书籍尽数销毁,只留小部分掌握于自己与几名弟子手中。”清泉面有不忿之色。“这又是为何呢?”裕王好奇的问。“因为始皇帝横扫六国,千秋一统,祖师辅助良多,平定天下之后,深深的忌惮祖师的谋略、才情。更害怕阴阳家的书籍流传后世,再出现第二个他,万一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推翻自己后世的统治可怎么办?他自封始皇帝,后代子孙二世、三世、四世直至千秋万世传承下去,这个险他冒不得。史篇有载,始皇陛下通传阴阳家家主议事,始皇帝曰:”阴阳之术,帝王之术,民不可传。“子对曰:”阴阳之经,非道德经,道德之经、教化万民、顺应天命、无为而治。阴阳之经,万法两极、相生相克、物极必反“”善,言之有礼“子曰:”请帝焚书、以塞视听,尊道抑儒、天下太平。“始皇含笑曰:”善“

  这个典故出自祖师与始皇帝的一段对话,才有了后世史家所记载的焚书坑儒。无极元尊“清泉捏道印,说了声道号。裕王这才了然,知道这阴阳家的书都是禁书,占卜,推算,阵法、兵法不外如是,如三国:阴阳家-诸葛亮,所著作的《八阵图》。唐代,阴阳家-袁天罡与李淳风著作的《推背图》。朝廷一直列为禁书,不予民间流通。

  ”王爷,贫道还要修书一封寄给师兄,先行告退了。“清泉双手抱礼,急切的说。”自当如此,道长请便。“裕王点头,回了一礼。清泉说完,撩起道袍长摆,急匆匆的一路小跑往自己的道院奔去。裕王目送了一会儿,回神看向”淑良殿“内殿,不知想些什么,只听细微的呢喃之声传来---”淑贤,可定要母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