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九章 重生裕王府

第九章 重生裕王府

  镜头一转,“淑良殿“内殿。

  “啊!嗯!。。”断断续续痛苦的呻吟从红销暖帐传出,红销金蟠螭之内,一个二八芳华的美貌少妇,少妇平躺于红销檀木床。身着素色锦绣纱衣,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嘴上还咬着一根卷成面杖的毛巾。身边围着一群人。九名侍女,一位女官,两名接生婆、一名奶娘。擦汗的擦汗,洗毛巾的洗毛巾、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看这情形,就是将要生产的陈夫人了。床榻之下接生的两位稳婆齐声鼓劲高喊:”夫人,用力,再用力!劲往下使!就快出来了!,坚持住!一定是个小皇子!“少妇听罢,咬着毛巾的嘴都出了血,双手更是用力抓紧了身旁握住她五指的侍女,疼的两名小侍女龇牙咧嘴,如受夹板之刑。不一会儿,眼泪都出来了,也不敢哭的大声,惊扰了夫人生产,憋的不断低声抽泣。。。。。。。。

  正当这时,一道金光照进了红销暖帐、直照入檀木床上的陈夫人腹部,众人都没注意,只当是雨夜里的一道闪电罢了。

  ”哇啊!。“一声婴儿啼哭之声,如同霹雳。响彻殿内所有人耳中。昭示着他的存在,新生命的诞生。陈夫人听到后,神色一松,扭头晕了过去。

  四下的侍女齐齐喜笑颜开,两名眼睛红肿的侍女也是破涕为笑,众人齐呼:”生了,生了、夫人生了!“陈夫人床榻之下的姜稳婆拿过一旁侍女递过的红销金丝被,裹了婴儿一圈儿。想到了什么,掀开一角,看了看,面带喜色,高兴着说:”男孩,小皇子!,夫人生了一个小皇子!“四下听到所有的侍女,女医更是极为高兴,其中夫人的贴身侍女急忙奔向殿外,去告诉裕王,夫人顺产的消息。一旁同为陈夫人接生的刘稳婆听闻神色异样。”让我抱一抱小皇子,试试斤两“姜婆也没有多想,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刘婆。刘婆轻轻颠了颠,平静说道:“九斤四两多,真是一个大胖小子!”往后走了两步,转过身去,趁着所有人沉浸于欢喜之中。左手抱住婴儿,右手慢慢向婴儿小嘴抬过去。心想:小东西,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是男儿身,我也是受李夫人所托,回到阴曹地府,重新来过!这是非之地你还是走吧!

  原来这刘稳婆是受李夫人指使在这里给陈夫人接生,如果是女婴,小公主,不予理会、皆大欢喜。如果是男丁,小皇子就一掌拍死!真是蛇蝎毒妇,也无怪乎裕王之前的,长子、次子都死于非命,只有李夫人的儿子都健康活着!原来都是这李夫人暗中指使!想必是觊觎皇位!后位!

  刘婆闭目,内心安慰道:拍死这小东西,我就拿着李夫人给的银子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再也不回这京都!想到此处,睁开眼来,狠了狠心,右手对着婴儿的头颅用力拍了下去。只差三寸之时,婴儿忽然不哭了,隐隐的刘婆竟看到了小东西在冷笑,心下暗惊:“一定是我眼花了!刚生下来的小东西,怎么会笑,还笑得那么冷!”右手继续向下拍去,只差一寸,危急时刻,一道金光从婴儿小小的头内射出,直射刘婆的手掌!刘婆如遭电击,慌忙收回右手,左手一松,小婴儿往地上掉去。说时迟,那时快。刘婆身旁,正在洗毛巾的一名侍女刚好看到,大惊之下,连忙向着刘婆那扑了过去,险险地接住了小皇子。内心后怕不已:“小皇子要是死了,我们所有人都要被降罪”小侍女默默想道。众人被惊动,四下乱作一团。姜婆连忙上前抱过小皇子,上下仔细瞧着,”刘婆子!怎么如此不小心,这要是摔死了小皇子,我们可都要给他陪葬!“姜婆对着刘婆大声责难。刘婆心想:”真要摔死就好了!“嘴上却说:”天上一声雷响,吓了我一跳,还好小皇子没事!“

  ”好了,这件事都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许声张!要不然大家都小命难保。“四下所有人慌忙点头应是。”你叫什么名字?“姜婆话头一转,对着刚才扑倒的小侍女微笑说道。”奴婢叫相兰“小兰侍女惊魂未定。”刚才多亏了你!,不然大家这命可都要没了!“姜婆感激的说,四下所有人也纷纷对小兰投以感激的目光。”这是我应该做的!“小兰非常腼腆,两手揪着衣角,小脸通红。”你是个好孩子,今天我们所有人都承你一个情,但希望刚才的事你能忘掉“姜婆面容慈祥,和善的说。小兰低着头,细语回了一声”嗯,奴婢,懂““真是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老婆子一定在王爷,夫人面前说说你的好话!“姜婆抱着小皇子,慢慢摇着,微笑着说。

  这个小婴儿自然就是修罗王的转世之身了。修罗内心也是极为无奈:本王沉睡于此体识海深处,刚闭上眼,正想睡个二十年,你这老贼婆就下黑手,当真可恶!这要是被你一巴掌拍死了,本王就不是大罗金仙!准掌教!准界主!而是蜉蝣!蝼蚁!刍狗!修罗暗怒不已,要不是顾忌着此时,这小小的脆弱身体承受不住,真想抽出百万分之一丝的仙元力,一巴掌拍死这老贼婆!一阵睡意传来,修罗最后默运读心术向刘婆脑海望去,“小东西,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是男儿身,我也是受李夫人所托,回到阴曹。”正这时。。。。。一层层的封印叠加缓缓锁住魂力,“李夫人,本王记住你了。。”最后一个念头晃过,立刻沉沉地睡去。一道道封印叠罗三十三层,锁住了修罗的全部魂力,慢慢的在眉心正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红点。

  “淑贤!淑贤!你可还好?”此时裕王带着陈夫人的贴身侍女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边跑边大喊。

  “淑贤!淑贤!回答本王啊!”一旁的姜婆深怕裕王冲到夫人帐前,打扰了产妇的休息。连忙上前,离裕王三步,欠身一礼:“王爷不可过去,夫人刚刚生产,如今正在昏睡,身子骨虚弱,受不得风寒!”裕王急忙止步站定,”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是本王莽撞了“”王爷快看看小皇子吧!鼻子,脸型像您。嘴巴、眼睛、耳朵像夫人,多俊俏可爱,长大定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小王爷呢。“裕王上前接过姜婆手中怀抱的婴儿,仔细瞧了瞧,三分像他,七分像淑贤。心中也是颇为欢喜,转念一想:这孩子虽是我儿子,但也是阴阳家的圣子,自己这爹当的真是。。想到此处,,,心中不禁一阵失落。叹了一口气,把小皇子从怀里递给奶娘。自己慢慢的向殿外走去。

  姜婆笑容一凝,诧异无比,只觉得方才王爷明明欢喜十分,怎么转瞬之间如此冷淡呢?”王爷,您还没给小皇子赐名呢!“姜婆在身后高喊。裕王脚步略一停顿,侧头幽幽的说:”他是本王第四子,又是九月九日重阳所生,就单名一个晟字吧-朱翊晟。“说完,回头大踏步的走出了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