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十章:王府二管事

第十章:王府二管事

  说来也是奇怪,陈夫人生产前的三天,京都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生产后的第二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京都-裕王府,全府上下,男女老少,喜笑颜开,奔波忙碌,张灯结彩为裕王四子-朱翊晟皇子庆生。

  陈明是陈夫人的远房表亲,排资论辈陈夫人要喊一声:“表舅”他也是王府的二总管。当然双方都没有这么称呼过,地位尊卑,奴才就是奴才,夫人凤体他可不敢喊一声大侄女!不过今天他亦极为高兴,心下暗想:大侄女总算熬出头了,给王爷生了一个小皇子,嘿,母凭子贵,我也能跟着沾沾光,没准这大总管就是我的了!陈明想到此处,不由得意之极。自己不用多久就能当上王府大总管、迎娶京都王御史的千金小姐、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不由咧嘴,笑得呵呵出声。

  一旁的亲近的随身管事,看到之后诧异的问:“总管大人,您笑什么?”被打破了自己幻想的场景,总管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本总管今个儿高兴,你特么懂个屁,李二狗,是不是陈夫人生了小皇子你不高兴!嗯?信不信我禀告夫人,把你发配边疆,永不召回!”陈明大声吼着。对着李二狗屁股一脚踹了上去。印出一个大脚印。李二狗很委屈,幽怨的看向总管: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你一个劲在那傻笑、还流着哈喇子,我不就提醒一下你嘛,至于这么凶人家,讨厌死了。陈明看到那目光,浑身一颤,上前一巴掌拍他脑门上:“还愣着放屁啊!快走!今天王府南门归我迎接各位大人,京都的宰辅一品、二品大员要从正阳门进王府给小皇子庆生,快随我去迎接!晚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李二狗连忙跟紧总管身后,忽然,陈明脚步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

  扶了扶李二狗的帽子,细心的拍了拍他屁股上的大脚印,一番收拾也算人模狗样,这才罢手,转身奔向王府四门之一“端礼”正阳门。

  李二狗望着陈明的背影,心想:总管大人,还是爱我的,对我这么体贴!他刚才还摸了我屁股,真坏。走在前面的陈明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心想:老子要风度不要温度,就穿了一件纱衣长衫,这才秋天,天气就转凉了吗?当下脚步不停直奔正阳门。一路的、管事、侍女、侍卫见了,尽皆喊道:“总管大人!”

  陈明不作理会,一路疾走。王府之内,只能贴地快走,不得抬脚离地跑,否则是坏了规矩,是要受重罚的。陈明心想:要是能跑该多好?如果跑起来,自己这三个月俸禄可就没了儿,罢了罢了,走快点就是。“李二狗,你特么给老子快点!”陈明头也不回,大声催促。

  李二狗跟在身后汗如泉涌,听到之后急忙加快速度。看这竞走的速度赶得上百米跑了,我的天呐,这是走吗?比现在跑都快!估计王府随便哗啦一个来参加我们现在的竞走项目,个顶个都是冠军!约莫半刻的功夫儿,终于看到了饰以丹漆金、涂铜钉的-正阳大门。

  大门之外两旁并排四行、左右共八行,计八十八名带刀持枪的红衣银甲将士,纹丝不动,威严站定。左侧首位的甲士头上的翎羽高出所有将士三寸,应该就是禁卫军长了。大门之内八十八名侍女、八十八名侍卫、八名管事尽数低头站立,所有人身穿红衣,服装统一,站的整齐,倒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裕王府城共三大殿、四大门,城中三组正殿,依次是承运殿、圜殿和存心殿。前殿承运殿最高大,阔达十一间,是整个王府建筑的主体。紧接着是圜殿和存心殿,各阔九间。城开东南西北四门,分别命名为“体仁”(东华门)、“端礼”(正阳门)、“遵义”(西华门)、“广智”(后贡门)。坚城深门,气势森严。

  东门迎接皇亲国戚、传旨太监。引入承运殿殿群

  门外:红衣金甲将士九十有九。

  门内:共计九十九名侍女、九十九名侍卫、九名管事,王府大总管做领。尽着红色丝衣。

  南门迎接当朝内阁首辅。一品、二品要员。军中大将。引入圜殿殿群

  门外:红衣银甲将士八十有八

  门内:共计八十八名侍女、八十八名侍卫、八名管事,王府二总管做领。尽着红色纱衣。

  西门迎接封疆大吏、王府家眷的亲属。京都三品以下至五品的官员。引入存心殿殿群

  门外:红衣白甲将士七十有七

  门内:共计七十七名侍女、七十七名侍卫、七名管事,王府三总管做领。尽着红色锦衣。

  北门迎接各地的六品、七品官。京都富豪商贾。不引入城进殿。(送了礼,记了账,转头就走的那种)

  门外:红衣黑甲将士六十有六

  门内:共计六十六名侍女、六十六名侍卫、六名管事,王府四总管做领。尽着红色布衣。

  陈明带着李二狗飞走,不断想着:可别晚了才好,希望一位宰辅、将军都没到儿!走至管事身前站定,不断喘着气。一旁所有的侍女、家丁、管事齐呼:“奴婢、奴才见过总管大人“陈明挥了挥手,“免了,免了”目光望向几位管事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可有哪位大人到了?”一名管事小声回复:“回禀总管大人,现在刚刚卯时,就一位大人到了”陈明听到最后一惊,心想:完了,完了、完了,一个月俸禄没了,少不了一顿责罚,我可是要成为大总管的男人!这下泡汤了!“心中虽急,言下不慌,故作平静的问道:“可是当朝内阁首辅杨廷和杨大人?”那名管事摇了摇头。

  “那是蓟州总兵戚继光戚大人?”陈明又问道。管事这才谄媚的说:“您不就是第一位来的大人嘛”陈明听到此言,真想一脚踹他城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老子大总管的梦,差点让你吓没了!深呼吸了三口,强压怒火,咬牙切齿的低声说:“我算个屁的大人,你我都是奴才、就不用拍我的马蹄儿了!这个月工钱减半,以示小惩。”

  小管事儿哭丧着脸,低头内心咒骂“得,马屁股儿没拍好,拍马蹄子上了!我的工钱啊!不就是看这儿气氛凝重,活跃下嘛!半个月工钱啊,陈扒皮!你不是人!我咒你千年老二!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儿,只见一顶八抬大轿晃晃悠悠的行了过来。至正阳城门下,此时,银甲禁卫军长高喊:”抬枪!“全体禁卫持枪向前平举。军容整齐、一丝不苟。

  轿夫高喊:“落轿”侍女上前,轿子门帘拉开,走下一位头戴梁冠、身着赤罗衣,脚穿白袜黑履,头上公冠七梁、四色花锦绶,下结青丝网的中年男子。男子拿过身边家将递过的拜帖走上前去,红衣银甲禁卫军长出列,上前军礼,执枪落地。

  男子微笑拱手说道:“有劳将军过目”将军接过,打开拜帖看了看上书:内阁宰辅-杨廷和。下书:秋高气爽、九九重阳、皇子诞生、举国同庆。介夫恭贺王爷喜得贵子。

  禁军长合上拜帖,高声喊:“收枪!”全体将士收枪站定,动作整齐划一,好似一个人。

  杨廷和见此,哈哈大笑:“我大明有此等军威,当真无敌神勇哉!”说完带着管家、侍女、轿夫、下人、礼车缓缓进入正阳门。。

  陈明赶紧迎了上去,抱拳躬身笑着说:“小人裕王府二管事,陈明见过杨大人。”杨廷和回以一笑:“陈管事不必多礼,裕亲王喜得皇子,本官特来道贺,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身边的管家双手托礼贴,躬身递给了陈明。陈明接过,打开礼贴,声音嘹亮,高声喊道:“宰辅杨廷和大人喜礼奉上:春秋莲鹤方壶一尊、四神云气图一副、金代铜坐龙一尊、北宋苏轼二赋一张、观音莲花座一尊、蜀锦,苏绣各九十九匹。”喊完之后对杨廷和抬手向后躬身,笑着说:“请大人入承运殿-登高阁休息,王爷备了些喜食,喜茶,大人可慢慢品尝。稍候一会儿,王爷会亲自过去”身边王府的侍女、下人分出了几个,引领着礼车,杨廷和的管事、下人去往偏殿。陈明则亲自引领着杨廷和向登高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