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十三章:元隂狐无月

第十三章:元隂狐无月

  陈夫人更衣、熏香之后。轻轻的抱起四皇子,对着小婴儿额头浅浅亲了一口,母爱满满。。“晟儿,母亲出去一会儿,一会就回来,你要乖,………哦,哦,”抱着摇了摇转身交给了让诗妤吩咐赶过来的奶娘怀中。奶娘跪着接过四皇子,起身去往内室。

  “启禀夫人,撵车已为您备好,是否现在出殿?”莜玟管事上前跪礼。“走吧”陈夫人平淡说道。只见夫人此时头戴紫金孔雀冠、身穿五彩琉璃霞衣、身后金丝碧莲披风、足蹬凤仙藕丝靴。真好似九天玄女下凡!一旁的慕总管躬身走到陈夫人左侧,双手托着陈夫人左手。“夫人可要当心身子,莫要受凉。”“无妨”陈夫人语气平淡。一行三人步行走出了内殿。

  “臣等参见夫人,夫人吉祥,凤体安康。”殿外的禁军齐齐半跪,高喊。“免礼,平身吧。”陈夫人微微颌首,声音清澈,空谷幽兰。禁军侍卫长上前距三丈躬身站定。“臣蓝宫傲见过夫人,启禀夫人,撵车已备好,是否现在起驾?”

  “有劳将军”陈夫人淡淡说道。“为夫人保驾护航是臣等分内之事”蓝宫傲回道。转身执枪上举大喊:”禁军听令,列凤撵站四象位,第一队:青龙东方、第二队:白虎西方、第三队:朱雀南方、第四队:玄武北方。全军站定!“

  ”领命!“四队禁军的禁卫队长高喊。盏茶功夫儿,所有禁卫全部站定。军容整齐,一丝不乱、明晃晃的银甲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慕总管和莜管事扶着陈夫人上了撵车,撵上陈夫人的贴身侍女八名。撵下侍女十六名。”起撵!摆驾!“蓝侍长高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往:”点金殿“约莫一刻儿。行至殿前,落撵。禁卫如雕像站定,侍女跟随着陈夫人身后,慕总管和莜管事扶着陈夫人缓缓进入殿内。不到殿内就听到喧嚣的声音,似乎极为热闹。

  ”李总管,这就是那西域贡品?为何一动不动,莫不是死了?“一位衣着华丽,柳眉弯弯,双眼半吊,面带凌厉之色的宫装美妇对着身边一位中年男子说道。”启禀二夫人,此物的确是西域贡品,奴才也不知道,不过想必既然是贡品-珍惜灵兽,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李泰不确定的回道。原来这位宫装美妇就是裕亲王府的李夫人。

  ”母亲大人,这小东西还有呼吸,没死呢,怎么就趴着不动呢,是不是睡的深了?“三皇子朱翊钧抬头向陈夫人问道。雪丝绸被撘的窝上,一只全身雪白,毛发如同绸缎一般的小狐狸蜷缩着全身抱成一团。

  ”钧儿,你拉着母亲来就为看这么个死物?哪有什么灵性?今天的八股文写了几篇了?“李夫人眉头微皱,语气略带责备。”母亲大人,我写了三篇了呢!一会就让冯宝给您呈上去。“朱翊钧缩了缩脖子,略带畏惧。

  正这时,慕总管和莜管事扶着陈夫人,后面跟着大群的侍女,缓缓走了过来。殿内所有人连忙行跪礼。”奴婢、奴才参见大夫人、夫人吉祥、凤体安康。“李夫人微微欠身笑着说:”姐姐怎么来了,您刚刚生产,身子骨弱,这风吹日晒的,可莫要受了风寒,那王爷可是要心疼的。“陈夫人嘴角上扬,故意不作理会,转而面向殿内众人说道:”都免礼,起身吧“

  殿内众管事、侍女、起身低首站定。李夫人看到陈夫人竟然对她置之不理,心下暗怒,面上却不动声色。

  “钧儿也在啊,怎么样,今天写什么了?”陈夫人向三皇子微笑说道。面色慈祥,和蔼可亲。“钧儿见过长母大人,祝您吉祥,天香倾颜。”三皇子躬身合礼。面色欣喜。“钧儿长大了,小嘴真会说话。将来定是有极多女子爱慕的”陈夫人笑颜如花。点头说道。一旁的三皇子欣喜的说:“谢谢长母大人夸奖,钧儿一定用功读书,将来娶一个像长母一样天香国色的大美人。”李夫人听到后,心下不禁更怒恨到:白眼狼,胳膊肘怎么一直往外拐!我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可不是那陈淑贤!

  陈夫人笑的花枝乱颤,摇了摇头:“贫嘴,该打。不过,钧儿怎么在这?“三皇子抬头颇为兴奋的回道:”启禀长母大人,钧儿听闻昨日西域使臣给您送了一只珍稀灵兽,通人言、晓人事呢!“陈夫人美目一动笑着说:“西域乃胡地,所居多胡人,所以所言难免胡言。”

  转首问向李泰总管:“李总管,这西域进贡的小东西在哪?拿出来让我瞧瞧。”李泰躬身抱礼,正色说:“启禀大夫人,三皇子身边的就是那西域进贡的珍稀灵兽。只不过,似乎是睡过去了。”陈夫人向三皇子身后的雪丝绸被,轻声一笑:“呵,这小家伙睡得倒香,和晟儿一样。皮毛似雪缎子是的,躺在上面一时没看出来。”三皇子也是面带笑意:“长母大人,钧儿都来了一个时辰了,这小家伙愣是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了呢”

  慕总管和莜管事扶着陈夫人到雪丝绸被窝前,三个女人好奇的仔细瞅着。忽然,小家伙鼻子动了动,一会儿似乎在嗅着什么,微眯的双目缓缓睁开,似乎是没睡醒,左右望着,摇了摇头,拿起爪子握成拳揉了揉眼睛。人性十足!

  殿内的众人都啧啧称奇,真是灵性十足的小东西呢。陈夫人是心下喜爱不已。一会儿,小狐狸揉完了眼睛,放下双爪,一边嗅着,一边看着殿内的众人,黑溜溜的眼珠儿左盼右顾。看到陈夫人身子一震,雪缎的皮毛如同波浪的抖着。跳下雪丝绸被窝,迈开四爪,优雅的走到陈夫人脚下,小鼻子仔细嗅了嗅,歪着头似乎在思考:(我狐无月不就睡了一觉,怎么就到这了?这人是谁?怎么有神魂的气息?)

  “小脑袋不断的左右晃着,十分不解。陈夫人看到之后是越加欢喜,微微躬身,伸出双手摸了摸小狐狸如雪缎的皮毛,慈爱的说:”皮毛真滑顺,小家伙儿,你从哪来?叫什么名字啊?“

  或许是因为向一只狐狸问这种高难度问题,陈夫人也自觉幼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狐狸听到后,睁开享受的双眼,:”叽叽,叽叽叽“边叫边抬起右爪比划着。陈夫人也是一惊,心想,这小家伙儿真能听懂人话?简直神了!

  狐无月一番比划之后也是很无奈,心想:(真是代沟啊,掌握一门外语果然重要,只是这人话太难学了!姥姥教过,我能听懂,会写一点,但不会说啊!)狐无月耷拉着脑子,无精打采。

  忽然,看到一边的大箱子上有纸墨。十分高兴,欢快的跳了过去。一旁的管事看到后,略带担心的说:”大夫人,那是江西的云贵纸,正准备送去王爷书殿,这小东西万一都撕了可如何是好?“陈夫人面带笑意,平淡的说:“无妨,看看这小家伙儿想干什么,几张纸而已,撕了就撕了。”管事躬身回道:“是”小狐狸听到后,扭头对那名管事翻了翻白眼,回头跳到箱子上。

  殿内的所有人不由得都笑了。那名管事哭笑不得,竟然被一只畜生鄙夷了。小狐狸在箱子上用爪子翻了翻,用嘴巴叼出中间一张纸,两爪抱着砚台,慢悠悠的走到陈夫人身前,放下纸张、砚台。

  陈夫人笑着说:“这小家伙儿是成精了!你们看这纸不但一张没撕,她还挑了下面最干净的一张!”众人都是张大嘴巴,惊讶不已,都觉得这小东西简直比人还聪明!

  小狐狸伸出右爪,伸出两指,轻轻放在砚台上,点了点,抬起来,在纸上写着,一看没出字儿,眨巴两下眼睛,转了转溜圆儿的眼珠,又伸过两指,不断在砚台上画着圈。一会儿,又抬起爪,看了看,黑了。这才点了点头。落下右爪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五个字。写完之后,右爪还在纸上右下角空白擦了又擦,把右爪蹭的干干净净。这才趴在地上,朝着陈夫人叽叽两声,(看吧)慕总管上前屈膝,拾起小狐狸写的字,递给夫人。陈夫人好奇的接过,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大字:“元隂狐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