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十七章:贵妃的阴谋

第十七章:贵妃的阴谋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嘉靖帝潜心修道,退位传于裕亲王-朱载垕。裕亲王登基称帝,国号:隆庆。庙号穆宗。登基之后,大赦天下、举国同庆。封陈夫人为陈皇后、李夫人为李贵妃、三皇子朱翊钧为秦王。承袭裕王府。四皇子朱翊晟为太子,殿居东宫。

  四皇子封为太子的消息传出,满朝震动。各地的奏折,上书如雪花传来。内容大抵相同:自西周春秋,礼乐教化。代代王朝,无大奸邪,莫不以长子为储。然圣上登基伊始,即废长立幼。三皇子虽无高才,但文武皆修,识书通礼,未有大恶。何故立未满月许,襁褓婴儿为太子?望圣上明鉴,否之,朝野动荡,百姓不平!

  隆庆帝毅然决然的下诏书,昭告天下:封四皇子为太子,是太上皇的旨意。诸位不必再上书。此事,朕已同太上皇同定,无异议!

  如此,各地的上书这才哑火儿,但是一股暗流却在暗中涌动。一场围绕着皇储归属的阴谋悄悄蔓延…………

  京都一座偏僻的宅院之中,兵部侍郎李中庭与一年轻妇人小声交谈着。

  “彩凤,陛下做的实在有些过了!钧儿是长子,他竟然废长立幼,全不顾朝堂诸位大臣的反对,反而下诏昭告天下,说是太上皇的旨意!简直是欺辱我李家无人!”李中庭沉声说道,双目阴鸷,十分不善。

  原来坐在他对面的妇人就是新册封的李贵妃,本名李彩凤的李夫人!只见李贵妃听完后,拿起手帕,不断抽泣。十分悲痛:“表哥,你不知道,陛下一直喜欢陈淑贤那个贱人,如今封她为皇后,她那贱种自然就是太子了!呜呜,可怜我的钧儿,他可是长子啊,虽说是贪玩了点,但是从未有过大错,陛下竟然狠心封他坐王,还是秦王!这不是恶心我们娘俩儿吗?”

  李中庭拿起茶碗,一口喝尽。愤愤的说道:“陈家的势力如今是更大了,以后我李家很难有立足之地啊!不行,这个太子,不能活着,无论如何钧儿都要当太子,以后登上帝位!这大明的江山早晚有一天都是我李家的!”李贵妃也是咬牙切齿,愤恨不已:“都怪当初那个刘婆,办事不利,我对她吩咐过,只要她杀了皇子,就赏给她黄金百两!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她竟然失手了!要不然,哪来这么多后事?“

  李中庭哼了一声:”让她杀了皇子,你还给她什么钱!直接杀人灭口啊。万一被抓,招出来,你我岂非是惹祸上身。“李贵妃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狠厉的说:”那是自然,事成之后,留不得她。黄金百两,烧给她而已!“李中庭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又叹息了一声:”唉,可惜,当初你没能杀死那小畜生!“

  李夫人略带不安的说道:”听说那朱翊晟是阴阳家的圣人,转世之身!有大气运,人力不可杀之“李中庭嗤之以鼻,不屑的说:”放屁,还阴阳家的圣人,我呸。编也编的不靠谱一点儿,阴阳家可是两千年前先秦时代的百家之一,他们家的圣人与孔子、老子可是号称天、地、人三圣的天道至圣!那样的人物早就死了两千年了!不死也升仙了!还转世!就特么扯淡!蒙骗无知小儿还可以,这话你也信?“

  李贵妃拍了拍胸脯,担忧的说:”我自然是不信的,可是传言传的神呼其神。陈淑贤生产那天,京都是大雨连绵、风雷交加。王府的下人许多都看到了一道金光射进了淑良殿!“李中庭更是不信,鄙夷的说道:”这么低劣的手段,彩凤你都看不出来?那看到金光的不都是淑良殿的人!陈淑贤为了自己的孩子可真是煞费苦心、用尽心机啊!“

  李贵妃蹙眉,悠忽间恍然大悟:”表哥说的不错!那看到金光的都是淑良殿的下人!那个贱人真是好算计!这招都能想出来,早知道钧儿出生时,我也这般不就好了!“李中庭鄙夷不已:”行了,骗骗幼齿小儿还行,在朝为官的,都读过孔夫子的书本儿,有几个脑子蠢!如今之计,还是想想怎么除掉朱翊晟那个小杂种再说!“

  李夫人郑重点头,沉声说道:”哥哥说的不错,那小杂种必须除掉!还有那陈淑贤贱人,她也必须死!“李中庭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妇人之见!陈淑贤为当朝皇后,想杀她哪有那么容易?四皇子尚在襁褓,可是太子!只要把他除掉,钧儿就是太子!,以后等他继承大统,你不就是稳稳的太后!到那时候想如何不行?“李贵妃面容扭曲,恨恨的说:”让那贱人多活一会儿,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些年在她手下受的罪全讨回来!“

  李中庭抚了抚短须,轻声说:”这就对了,彩凤,你要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现下,最重要的是除掉朱翊晟!让钧儿上位太子,你好好琢磨琢磨,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从东宫出来!“李夫人皱眉,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抬头十分激动:“有了!再过三天就是皇上母后-杜康妃的祭日,今天回去,我就和皇上说。奏请皇上带太子一起回裕王府为杜康妃祭祀,到那时你从兵部抽调一批信得过的将士,组成死士,潜入王府,杀了那小杂种!”

  李中庭拍腿大笑,忽觉想至,万一隔墙有耳如何是好,连忙低声:“彩凤此计甚妙!哼,到那天我联合几名朝中大臣一起上书,务必让皇上带着太子一起前往王府,到了晚上!哼哼哼,杀了他!神不知鬼不觉。”李贵妃连忙补充说:“哥哥可现在安排死士来王府,反正如今是钧儿的秦王府,你先安排进来熟悉环境,埋伏在侧殿。到了夜晚戌时,我再设法引开那贱人。你就让他们进淑良殿!杀了那小杂种!”李中庭心下暗喜:“此计甚妙,彩凤果然聪慧,女中诸葛!我即刻吩咐下去让他们进入王府,你也去安排下侧殿、淑良殿四周的岗哨、暗哨、地形布防图,确保万无一失!”

  李贵妃重重点头,双拳攒紧。阴沉的说:“这一次,便宜你了,陈淑贤!先杀你儿子,以后我再好好地折磨你!”李中庭起身,拍了拍袖子。贴上前去,附耳小声:“好了,彩凤,此地不宜久留,你我分头行事!当天以烟花为号,一声响,你放,引开陈淑贤。二声响,我放,入殿杀人。三声响,我放,杀完撤退。”李贵妃双目阴狠,咬了咬牙,小声说:“明白”起身披上袍子,戴上斗笠,出门而去。一会儿,李中庭才穿上粗布衣服,头戴毡帽,衣衫佝偻的出了庭院。

  京都——紫禁城之中的东宫,陈皇后抱着太子朱翊晟摇着,面色开心,柔声说:“我们的晟儿是太子了呢,晟儿高不高兴呀?嗯?父皇封你做太子咯。呵呵”襁褓之中的太子,眨巴了两下眼睛,十分懵懂。小手拿起挥了挥。陈夫人看到一笑,慈爱的说:“晟儿真乖,不哭也不闹,是不是当上太子你也开心呀,呵呵呵。”一旁的狐无月看到后,走到陈皇后脚下咬了咬她衣角:“叽叽叽叽叽叽(宝宝也要抱抱)”陈皇后莞尔一笑,开心的说:“小月,怎么了?你也想抱抱晟儿吗?”狐无月无奈了,翻了翻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前爪抱肩。小嘴翘起来。头扭在一边。狐语道好似在说,“宝宝不开心、宝宝心里苦、美人听不懂、还让抱孩子!”

  陈夫人看到这么小女孩耍脾气的样子,笑的更是开心:“好好好,喏,给你抱抱。”说完慢慢地弯下身子,把孩子轻轻的放在狐无月的胸前。狐无月更是无奈,只能伸爪接过,抱怨的叫:“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都是宝宝,差别这么大!)低头看了看朱翊晟,太子的小脸立马笑了。还不断的伸手摸着狐无月柔顺的毛发。狐无月恶狠狠的叫:”叽叽。(这么小就会摸女孩子,长大一定是个大色狼!花心大萝卜!哼)“我们的太子殿下继续摸着,一脸笑嘻嘻。陈皇后看着小月抱着晟儿那可爱的模样,不禁掩嘴轻笑。心中极为开心,爱意满满。

  然而他们不知,一场围绕争夺储君太子之位,布下的无形黑手正在悄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