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十八章:无月的焦虑

第十八章:无月的焦虑

  隆庆元年二日,兵部左侍郎:李中庭。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张居正。联名上书:孔圣传孝道,为人子女,夫当守丧三年,每每祭日家中子、孙皆应行丧礼。以告先人在天之灵。臣等恳请陛下明日携太子归圣母-杜氏所居王府,今-秦王府,祭祀上香,以告在天之灵。

  隆庆看过奏疏之后,点了点头。朱丹笔批阅画了圈,盖了印。

  第三日,隆庆带着太子、陈皇后、李贵妃、乘着龙撵,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往秦王府。秦王-朱翊钧在东华门前静静的等待,小小年纪倒是颇为沉稳。很有耐心,一刻的功夫儿。隆庆帝的龙撵落于东华门前,所有人齐齐下跪,行跪礼:“臣等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隆庆当先下了撵凳,秦王赶紧上前跪身,面带喜色的说:“孩儿拜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隆庆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平身吧,钧儿。当秦王管这么大的王府还习惯吗?”秦王略有腼腆的笑了笑:“儿臣还是和以前一样,反正府上的事一切照旧。还是几位总管管理王府。没儿臣什么事”隆庆欣喜的说:“不错,你还小,当以学业为重。府上的事儿都扔给下人去做就好了”秦王躬身抱拳:“儿臣谨遵父皇教诲。”这时陈皇后和李贵妃也下了撵车。秦王转了转身,高兴的说:“儿臣给皇后长母请安,祝您凤体安康、愈来愈美!”陈皇后掩嘴娇笑:“钧儿都是做王爷的人了,说话还是这么没轻没重的。”声音暖糯动听。一旁的李贵妃看不下去了,急忙哼了一声。秦王这才躬了躬身,不情愿的说:“儿臣见过母妃,祝您平安吉祥。”李贵妃暗骂了一声小白眼狼儿,给秦淑贤问安,还夸了夸长得美。到我这儿,一句吉祥就完事儿了。谁是你亲娘!在皇上面前也不好发作,面带不愿的说:“钧儿不必多礼。娘亲很、吉、祥!”一字一顿。隆庆挥了挥手,打断的说:“好了,叙旧先免了,都入王府先歇息吧,明日祭祀大典,不可马虎”众人齐齐躬身,欠身应是。

  酉时一刻,秦王府侧殿,李贵妃看着身前二百名一身黑衣、黑巾的死士。面色阴厉的说道:“今夜之事,想必李大人都交代清楚,不必本宫再陈述了吧?”站在首位的蒙面人低了低头,说道:“贵妃娘娘放心,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吾等既然拿了好处,自然会为您办好。就算死了,家眷也会有一大笔钱,您放心,今夜过后,这太子之位,恐怕就是秦王殿下的了”

  李贵妃这才面露喜色,点了点头:“不错,诸位放心,李家不会亏待诸位的,诸位的一家老小,李家都会安排的妥妥帖帖。无论如何今夜之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殿内死士齐齐低声道了句:“谨遵娘娘之命。李贵妃又继续说道:”记住,亥时准备,我会支走淑良殿的禁卫。你们埋伏于暗处,以礼花为号,三声响,立马冲入殿内杀了那小杂种!事成之后,也以礼花为号,三声成功、四声失败!“众死士齐齐应是。李贵妃点头,转身出了侧殿。殿内的死士迅速引入暗处,无声无息。

  戌时二刻、李贵妃带着众侍女前往淑良殿的前殿,向宫侍卫长禀告之后,缓缓由前殿进入内殿。”臣妾给皇后姐姐请安。“

  李贵妃欠了欠身,面若桃花,极为亲切。陈皇后摸了摸怀里狐无月的毛发,略带慵懒的说:“妹妹不去歇息,怎么来我这淑良殿,有何事?本宫累了。”李贵妃开口一笑,亲热的上前抚了抚陈皇后的手,说:“这不是明日就是母妃大人的祭祀大典嘛,今夜,陛下恩准,让你我去养心殿礼佛,给母妃求个平安。”陈皇后皱了皱眉,随即松开,面带凝重:“妹妹说的是,也好,今夜就去养心殿为母妃大人礼佛,祷告。”陈皇后俯身,放下小狐狸儿,拍了拍她的头,轻声说:“小月,你去内殿好好看着晟儿。等他醒了哄哄他,陪他玩会儿。我很快回来哦”

  狐无月眨巴了两下眼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李贵妃:“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你要小心。)陈皇后虽然听不懂,但却是能听出似乎是说李贵妃的坏话,莞尔一笑,拍了拍她的尾巴:”我知道“一旁的李贵妃看她们俩,打着哑谜,很是无言以为。心想:也就是你这个狐媚子能和狐狸说上话,其他人谁能听得懂!当下也俯下身,欲要摸摸小狐狸柔滑的皮毛。

  狐无月见状,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昂首挺胸,尾巴一翘,优雅的走向内殿。李贵妃的手尴尬的落在半空,随即收回手,直起身子,笑着说:”这小狐狸儿真有灵性,姐姐调教的真好“陈皇后也是笑着说:”让妹妹见笑了,这小家伙儿就是认生,本宫也拿她没办法,除了我和晟儿其他谁也不让碰。“李贵妃牵强的笑了笑:”无妨,无妨,呵呵,本宫不至于和一只畜生计较,姐姐,时候不早,你我该去礼佛了“陈皇后收了笑容,严肃的说:”小月是我的干女儿,不是什么畜生。妹妹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不然,我会生气的“李贵妃连忙欠了欠身,面带惶恐的说:”姐姐说的是,妹妹以后一定注意。“

  陈皇后说了声:”妹妹记住便好,走吧。可别耽误了,惹得皇上怪罪,那时,妹妹可有得苦吃“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殿。身后的李贵妃低头,咬了咬牙。心想:让你这狐媚子得意几天,等杀了你的太子,失了宠。我一定好好折磨你,那只畜生一定扒了皮,做狐皮大衣、坎肩、背心!肉煮了吃,大锅,大火、煮三天!

  一行人乘上撵车,忽然蓝侍卫长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喊:“全军止步!”陈皇后和李贵妃拉开车帘,陈皇后疑惑的问道:“蓝将军,怎么了?何故止步呢?”蓝侍长上前,在撵下单膝跪地:“启禀皇后娘娘,微臣刚刚想到,淑良殿所有守卫尽皆随着娘娘您出来,这殿内的太子殿下还在,万一有刺客,这如何是好?”陈皇后听到后,点了点头说道:“蓝将军说的不错,不如派两队禁卫回去值守吧”一旁的李贵妃连忙说:“姐姐不可!皇上吩咐了,让你我诚心礼佛,受不得打扰。蓝将军四队禁卫值守养心殿四周,空不出两队的,再说,王府戒备森严,从未遭遇过刺客,蓝将军是嫌我儿秦王连个家都看不好吗?”李贵妃语气不善的说道。蓝侍长眉头紧皱:“蓝宫傲并无此意,贵妃娘娘严重了,微臣只是担心太子殿下的安危罢了”李贵妃哼了一声,还想说什么。陈皇后打断的道:“好了,都别说了,蓝将军吩咐十几个禁卫回去值守,其他人继续前往养心殿。”蓝侍长应了声是,起身,喊道:“二队小队出列,回淑良殿值守,其他各队保持阵型,继续前往养心殿!”立时,二十个禁卫出列沿着原路,走了回去。剩下的一行人继续浩浩荡荡的去往养心殿。

  亥时,李贵妃跪在蒲团上睁开眼转身向手下的侍女打了个手势,按照之前约定好的,让她出去,放礼花。侍女蹑手蹑脚走出大殿,行至暗处。拿出火折子、点燃三支礼花,璀璨的礼花在夜空中绽放,如同繁锦盛开。三朵红花,极为耀眼。

  埋伏于淑良殿四周的死士看到后,死士首领做了一个上的手势,所有人连忙贴地,弯腰,急速的潜入前殿,值守的禁卫看到后刚喊了一句:“有刺。”没喊完,便被一拥而上的死士,匕首封了喉,血溅了二尺高,黑夜之中,无声无息二十条生命逐渐的消失。

  此时,道院的清泉道长因为上次给杜康妃做过法事的缘故,被皇上指派这次依然由他主持。清泉道长盘坐于蒲团上,手捏道印,闭目打坐。忽然一阵心神不宁,睁开双眼。心中警兆大鸣。掐指一算,大声说了一句:“不好,圣子危险!”连忙真气向下一运,蹦了起来。扔了拂尘,取下挂在墙上的清风剑,运转身法。身形如飞奔向淑良殿。心中默默想着:圣子大气运在身,绝不会出事。这不过是一个劫数。一定不会有事的!可一定要等我到啊!想到此,更是焦急。两腿生风,运起十成功力。踏步斗罡。在大殿的屋顶之上,纵横飞驰。

  这时的淑良殿,二百多的死士一路杀了禁卫、侍卫、所见的侍女、到了内殿殿前。内殿之中,趴在朱翊晟身边的小狐狸儿忽然抬头,浑身毛发根根竖起。嗅了嗅鼻子,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呲牙咧嘴,露出一口尖利的小白牙。大声叫道:“叽叽。。(修罗王大人,别睡了,不好了,有人杀进来了!您快醒过来,我一个人挡不住!)狐无月自然是知道,那个修罗王大人的神魂一直沉睡在朱翊晟的体内,危机时刻,别无办法,只能唤醒他。闻这血腥味,最起码死了几百人,杀了这么多人,人一定不少。这么多人,她自己这功力可挡不住啊!看到朱翊晟挥着小手,咧嘴还是对着他傻笑。她非常焦急:”叽叽。(大人,您要是再不醒过来,八成要重新轮回转世了!)“朱翊晟的眉心印记一亮,一道缥缈的声音在狐无月的脑海响起:“此乃劫数,有惊无险,半柱香之后,自有援兵。身体幼小,本王不便出手,交给你了”狐无月急忙说道:”叽叽。。(大人!大人!大仙!上仙!我晕了,坑死宝宝了,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搞不好,小命要没了,可怜我如此美丽动人、可爱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