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明珠之润 > 第十九章:太子殿下亡?

第十九章:太子殿下亡?

  二百名死士,呼吸沉重,在淑良殿内殿前,不由得站定,止步。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对血气极为敏感。到了这内殿殿前,所有人莫名的感觉浑身发冷,如坠冰窖。望着这内殿,感觉似乎不是一座宫殿,而是一座如同修罗血狱的深渊!

  死士统领暗骂一声:“真他娘邪门,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浑身压抑,一身功力,十去七八。莫非有绝世高手在此驻守?”

  他却不知这内殿之内,只剩两位侍女、一位奶娘、一只小狐狸儿、一个骨碌着小眼的婴儿。哪有什么绝世高手。不过是刚才修罗王神魂片刻觉醒,对狐无月说完一段话后,对这群蝼蚁不屑所露出的杀意罢了。

  死士统领用力掐了掐大腿,大喊了一声:上!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运起内力,当先冲进内殿。身后的二百名死士紧紧跟随冲了进去。两名侍女看着一群黑衣人浑身带血的冲了进来,大惊失色,喊道:”不好啦!有刺客!“死士统领一个疾步,匕首划过侍女的咽喉。软软的躺倒在地。另一个侍女赶忙向殿门跑去,被一个死士顺手扭断了脖子。

  内殿侧室的奶娘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吓得晕了过去。一名死士上前补了一刀。一行人继续去往内殿内室。推开门。

  一只三尺多高的狐狸人立而起,后腿分开八字步,两只前爪一只向前、指向死士们,另一只向后手心向上,嘴角上扬,面带不屑。一副武林高手,放马过来的架势。

  ”叽叽。。(死不死无所谓,姿势一定要帅,气势压倒他们!半柱香,能拖一会是一会吧!)“狐无月叽叽的自语,反正他们也听不懂。

  一群死士眼睛都瞪直了,下巴差点掉下来。这什么鬼!狐狸?这是成仙了吧!怪不得这宫殿像是地狱,原来有狐仙啊!我的妈呀,这下完了。

  似乎是因为狐无月的姿势太滑稽,身后金丝被包裹的朱翊晟,拍了拍手,咯咯笑着。

  狐无月脑后留下了冷汗,心想:大哥,我服了你了。我在拖时间啊!摆这造型很累的好吧。你没看他们都蒙了吗?你这一笑,他们都回神了!要死、要死、要死!姿势不变,继续装着。

  死士统领强压恐惧,大吼一声壮胆:”狐仙怎么样,挡我者死!诸位,今日刺杀一事,败露,我们不但要死,还要株连九族!为今之计,只有杀了太子,李大人才会抹去证据,不然事发揭露,谁都活不了!“一群死士咽了咽口水大吼:”干!“统领一马当先,运起全身功力,冲向狐无月。

  狐无月哭丧着脸:”叽叽。。(撑不住了,这香才烧了多少!唉,姑奶奶我才一百岁,要是我进化到五尾,化成人形。迷也迷死他们!哎,脖子都酸了!)“死士统领已经冲到狐无月面前,打断了狐无月的意淫。

  ”看刀!“死士统领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狐无月叽叽的叫道:”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真当姑奶奶怕你啊,看爪!)狐无月灵活的躬身躲过他的匕首,一爪子向统领的脸抓去,这倒是深得,骂人专揭短、打人先打脸的真髓。

  头领一个侧身、前滚翻躲过狐狸爪。后脚蹬地,一个前冲捅向狐无月心窝。狐无月用劲一跳,崩了一丈高,在空中身体抱成球三个筋斗。落在头领的头顶上,后爪紧抓头发,运起前爪,唰、唰、唰、用力挠着他的脸,不一会儿血肉模糊、不成人形。头领不断举刀,向上刺着,可是狐无月身法极其灵活,左躲右闪之后,继续一顿挠脸。内殿之中不断响彻统领凄厉的喊声:“啊!啊!啊!。。“嘶吼之声远远传出了内殿之外………………………

  狐无月似乎找到了节奏,左躲一下,挠两下,右闪一下,挠三下,玩的不亦乐乎。内殿中的二百名死士,吓得面无血色,都不敢冲上前去。这要是一爪子可就破相了!妈妈说,破相了,投不了胎!一个个全部畏畏缩缩后退了三步。狐无月一爪子从头领的眼眶插了进去。带出黄黄的脑浆,血肉模糊的头领嘴角咧了咧,似乎解脱一般。笑着倒下了。

  这时,清泉道长赶到了淑良殿前殿,听到那三声凄厉的嘶吼。虽然知道不是圣子的,但殿内一定是出事了!当下更为焦急,一剑划破殿门,冲进殿内,一路沿着青石板路,看到无数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心下暗道:圣子一定要撑住,等我赶过来啊!点了周身奇经八脉要穴,激发十二成内力,一步五丈奔向内殿。。

  狐无月抬起前爪,不断的在死士头领的衣服上抹着爪上的血迹。擦了干干净净之后,竖起尾巴,优雅的走到殿门前,极其不屑的瞄着二百名死士。竖起前爪中指指向他们。一众死士见到她伸爪,以为她又要出手,一顿挠脸。一个个连忙后退三丈,有几个抖得筛糠,冷汗直流。其余好点的也是浑身颤抖,不断擦汗。一时间内殿之中,落针可闻。时不时只听到咽口水的声音。狐无月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半柱香刚刚烧尽,香上的的香灰掉了下来。

  ”贼子敢尔!竟敢擅闯王府!行刺太子,还不速速就擒!“离着内殿三十丈外的清泉,运足功力,吐气开声,大声吼道。

  一群死士耳朵嗡嗡作响,心想:一位狐仙不够,这又是来了哪位大仙!我们不就杀个太子吗!又不是玉皇大帝!这怎么各路神仙都来了!怎么不直接来勾魂使者,牛头马面!不带这么玩人啊!狐无月也是瞪大了双眼,心想:半柱香,不多不少,救兵就到,修罗王大人说的真准!

  这时,清泉赶到了众死士不足十丈,拔出清风剑,杀气腾腾。死士们看到这儿,瑟瑟发抖。一个死士大喊:”前有狐仙,后有道仙。反正都是一死!拼了!杀太子!“众人听到觉得有理,反正都是一死,于是把心一横,一拥而上冲向内殿之中。

  狐无月大急:”叽叽叽!。(你们不要激动,我们不杀你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我说,别过来!………喂,你还往这儿走,你怎么听不懂人话啊!)“激动的小狐狸儿都忘了自己不是人,可见学好一门外语多么重要啊!

  无奈,狐无月只得咬了咬牙,拼了!跳了起来,不断在人群中左挠一下,右爪一下,人群一片混乱,谁都没冲进内室。我们的太子殿下还在拍着小手,咯咯笑着。

  清泉赶到内殿之中,看到二百死士齐齐欲要冲进内室。又是一声大吼,蕴含道家九字真言,室外的几人直接被震倒,前方也是一片东倒西歪。清泉运起阴阳一元剑法,大开大合,剑下无情,招招刺喉、指心。瞬间室外倒了一片。小狐狸儿在室内堵住入口,一顿抓挠,不求杀人,只求骚扰,不放一个人进来,有时机偷袭朱翊晟。

  清泉阴阳刺剑式、撩剑式、崩剑式轮番挥舞,夹在内室大门中央的死士哭爹喊娘,进退不得。盏茶功夫儿,只剩下一个死士。抱着头,捂着脸,趴在地上,不断喊着:”别挠了,别挠了!我招!我都招了!“

  清泉看到这支撑到自己到来的”护卫“竟然是一只狐狸,心下暗惊,他还以为是几名大内侍卫呢!收回目光。上前抱住圣子-朱翊晟。抱到怀里,不禁老泪流了下来:”圣子,您受苦了,是我来晚了,差点害得您重生之躯命丧黄泉,清泉该死啊!“狐无月擦着爪子,抬头凝重的看着老道士,心想:”牛鼻子老头,功力深厚啊,这修为起码元婴了,这是在人间看到第一个修为这么高的人类,当然修罗王大人不算。“

  清泉上前望向最后一名死士,语气极为不善的说:”幕后主使是谁,如何混入王府。把你知道的。全部从实招来!饶你一命,若有半句虚言!无极元尊,贫道也不介意再沾染上一点杀孽!“死士趴在地上抖得如同筛糠:”狐仙饶命啊!大仙饶命啊!小的全招了。是当今圣上派我们潜入王府,埋伏于偏殿,以三声烟花为号,杀入淑良殿,杀了太子殿下,事成之后,三声烟花为号。事若不成,没能杀了太子殿下。就四声烟花!”清泉大惊,竟然是当今圣上!这怎么可能!不过转念一想,这王府戒备森严,这二百名死士若无内应,如何能悄无声息的潜入王府!听闻清玄师兄曾说,先皇坐化前,曾对陛下说,让他待圣子二十年冠礼,便退位。传位于圣子!如此的话…………………陛下为了那十几年的帝君之位,还真有可能啊!

  清泉没有说话,左手抱着圣子,右手提剑向下一刺,死士睁大双目,气息微弱的道:“牛鼻子,不守信用,你。。“清泉喊了一声道号:”无极元尊,留你不得,即使违背所言,生出心魔,贫道也无怨无悔,事关我教圣子安危,就算贫道死了,又有何妨!“

  清泉弯腰右手在死士怀里摸了摸。拿出三支烟花。起身,转头看向狐无月,微笑说道:”请恕贫道,无法行礼。今日多亏灵狐小姐拼死相搏,圣子方才安然无恙。清泉代阴阳家全教、九宗向小姐鞠躬,大恩大德,阴阳家永远铭记!“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狐无月听老道喊了一句灵狐小姐,极为高兴。两只骨碌碌的大眼,眯成了月牙儿,极为受用。

  清泉看到狐无月如此人性化的样子,也是欣喜得很。转而凝重一肃:“小姐,此地不宜久留,既然是当今圣上,那必须快走,迟则生变。如今之计,只能回我阴阳家在京都的道观之中了。小姐,你可愿与贫道一同?”

  狐无月竖起尾巴,重重的点了点头。清泉也没有废话,快步出了殿门。拿出烟花,取出火折子,三支齐放。三朵徇烂的烟花在夜空再次绽放。。清泉运起身法,一个梯云纵蹭、蹭、蹭跳到了大殿屋顶,狐无月也是四爪并用,绕着柱子上了屋顶。清泉点了点头,凝声说:“王府地形复杂,岗哨,侍卫,禁军、暗哨极多,小姐,可要跟紧了!”狐无月听到这话,直接一个抱团筋斗跳到了清泉身上,迈开四爪,趴在清泉背上,死死抓住清泉的道袍。清泉一笑:“如此也好,小姐抓紧了!”右手清风剑归鞘。双手把怀中朱翊晟的金丝被扯下外层,扔了下去。内层裹着圣子,小心翼翼的抱着置入怀里。轻声说:“圣子您小心。清泉带您出去。我们回、家!”当下不再犹豫。运起步法,踏步斗罡。在殿顶急速的七拐八拐。向王府外奔去。

  养心殿殿外的侍女看到三道烟花之后,立刻进到殿内,踮着脚尖走到李贵妃身旁,跪下。李贵妃缓缓睁开双眼,侍女伸手,竖起三根。李贵妃咧嘴无声笑着,扭头看向身边的陈皇后虔诚的闭目礼佛。心下恶毒的说:“陈淑贤,你儿子已经死了!我儿子就要是太子!等我当了皇后,看我怎么折磨你!

  回头,挥手让侍女下去,双手合十,闭上双目。内心无比雀跃,极为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