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第1347章 不惑 (加更)

第1347章 不惑 (加更)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

  在历史上曹操围困吕布三月,导致吕布军上下离心,魏续最后联合了侯成、宋宪将吕布给卖了,其中固然是魏续三人的背叛,但是同样也是说明了吕布陈宫的无能。

  而当下,杨氏只是攻到了谷城,距离雒阳还有些距离,更谈不上围城了,魏续等人自然也没有到考虑背叛的程度。

  吕布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或许在战阵当中,纵马拼杀的时候,吕布是不折不扣的王者,但是在战略层面上,吕布就是一个青铜,就连氪金都没有办法提升半点的那种。

  吕布知道当下有问题,这是属于战场之上的直觉延伸,但是也就是到这里为止了,再往下一步,要寻找到问题的出处,并就这个问题继续求得出路,就超出了吕布的能力范围……

  所以吕布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借酒浇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是吕布同样也不是蠢货,对待他所熟悉的一些事情,也有像是在战场上一样,瞬间抓住破绽的能力,于是魏续照着葫芦画瓢的行为,立刻就被吕布看穿了。

  魏续算是半个自家人,所以吕布见魏续也没有太多的讲究,但是要见周章,就不能太过于随意了,毕竟汉代还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的朝代,甚至因为一顿饭都能翻脸做仇人,如果不修边幅见客,在一般的汉代人眼中其实和当面羞辱是差不多的。

  所以等周章来的时候,吕布已经是大体上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虽然深深的黑眼圈依旧出卖了他这一段时间的颓废,但是至少外表看起来比起之前的乞丐模样要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周章走了近来,不急不缓,向吕布拱手一礼,然后静静的立着,等待吩咐。

  吕布静静的看着周章,见其气度沉稳,沉默了片刻,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坐席,说道“请坐。”

  “谢温侯。”

  周章年龄不大,也就是二十多模样,相貌虽然说不上俊美,但是也算得上是方正。毕竟年轻人,只要不是真的歪瓜裂枣像是杨松一样实在是长不周全了,基本上来说给人的感觉也不会太差。

  吕布开口说道“如今之局,周从事可有良策?不妨直言。”

  周章看了一眼魏续。

  吕布继续说道“魏将军出身戎马,未能言周从事精妙之意。”

  周章拱拱手说道“温侯垂询,属下自然言无不尽。若有得罪唐突之处,望温侯海涵。”

  吕布摆了摆手,说道“但说无妨。”既然决定了要见周章,就是要听一些周章究竟是怎么考虑的,毕竟魏续这个人本质上依旧是个大老粗,传声筒大概可以,但是有没有传漏了一些什么,大概连魏续自己都未必能够清楚。

  周章点点头,开口说道“圣人之道,洋洋者万千,可发育万物,亦峻极于天。故而圣人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

  吕布有些晕,转头看了看魏续,却看见了魏续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咳咳……”吕布打断了周章的话语,眨了眨眼说道,“这个……周从事,魏将军与某皆是粗人,还是请简单说些……”

  “温侯过谦……”都已经是说得这么明白了,吕布居然还是听不懂,这让周章难免有些挫气。

  沉默了片刻之后,周章有些无奈的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简单来说,便是‘明哲保身’四字而已……”

  “明哲保身?”吕布重复说道。

  “温侯,请恕在下不敬……”周章拱手说道,“当下之局,可久战否?温侯武勇,天下无双,若长驱奔袭,自然无往而不利……不过,纵有小胜,亦无法挽回大局……在下原本为于雒阳郊外屯田,如今田地多半损毁,秋获之数,可想而知……故而当下雒阳城中,仓禀恐怕是……”

  吕布默然。

  “且不论兵粮之事,严冬将至,请问温侯,兵将可有御寒之物?若是一场大雪下来,雒阳城中恐怕就是冻死无数!就算是挨得过冬,明年春耕又将如何?有如何挨得到明年的秋获之时?”周章一条条的说着,显然也是目光长远之人。

  吕布听了,拳头攥了起来,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头也开始隐隐作痛。这些问题吕布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是他根本不敢去细想。前路一片黑暗,稍加思索便是无比的恐惧,这也是吕布他这一段时间企图用酒精麻醉自己的最根本的原因。如今被周章全数挑明了出来,吕布就感觉像是暴露在阳光之下,十分的难受。

  “故而,既然进无可进……”周章拱拱手说道,“便不妨退而保身,方可待后起之机也……”

  吕布面沉如水,说道“周从事是要让我将雒阳拱手让人?”

  周章不顾一旁魏续频频送来的眼神,坦然拱手说道“正是!雒阳千万生灵,生死存亡,皆于温侯一念之间!此举一可正声名,二可保自身,何乐而不为之?”

  “周子丰!”魏续忍不住大声呵斥道,“方才明明不是如此说法!你……”

  “呵……”吕布伸手制止了魏续的话语,苦笑着说道,“若某一人,退之易也……然追随某的兄弟又置身于何处?”

  “温侯果然仁义无双。”周章毫无诚意的给出了标准的称赞词语,“温侯若只求退杨氏之兵,倒也不难……杨氏得进谷城,乃以兵胜,非将胜也,故而若温侯派遣勇将,分路轻装长驱弘农之内,搅乱破击,一可截取粮道,二来可袭援军,不出旬月,杨氏必然退却……”

  “不过……”周章看了看一旁兴奋的魏续,继续说道,“雒阳当下乃死地也,纵有小胜,依旧是难逃败亡之局……”

  “你!”魏续刚刚听上半截还是笑容满面,结果转眼之下,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呼……”吕布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吐了出来。“如此说来,雒阳已不可守了?”

  “温侯英明。雒阳绝不可守。”周章没理会魏续,拱手再拜说道,“既然温侯早有退意,何不寻一托身之所?”

  “托身之所?呵呵……天下虽大,然而……”吕布摇了摇头。这些年走过的路难道还不多么?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哪里还有一席可以容身之地?那个地方才是自己最终可以安心的家?

  “征西将军有广纳百川之志,亦有容天下英雄之心……”周章拱手说道,“曾闻温侯与征西有旧,何不于投征西?”

  “征西……”吕布愣了片刻,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说道,“某知矣……你先下去吧……”

  周章也没有强劝,拱手而拜,然后告退。

  魏续见周章走了,往前膝行两步,正待说什么,却见到吕布也朝着他挥了挥手,“你也先回去……某要静一静……”

  “……这……遵令……”魏续无奈,也只得告退。

  大堂当中,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吕布一个人坐在当中,目光有些茫然。

  “雒阳啊……”吕布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这是吕布真正最为接近中央政权的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是如此的短暂,就像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看着要落在了手中,却没想到瞬间破碎。

  就像是好不容易省吃俭用,攒下一笔钱付了首期,找银行贷了款,正憧憬着未来在新家的幸福生活的时候,开发商跑路了,转眼之间不仅是新房遥遥无期,还要继续还款,否则银行就翻脸不认人,大手一挥在信贷记录上写个差评……

  可惜吕布依旧还是没有认识到,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出身低微,是边境一武夫而已,换句话说,就是乡巴佬,外地人,暴发户,然后这样的乡巴佬外地人居然要爬到头上去,这让原本规规矩矩排着队等着坑的本地人怎么忍?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啊……”吕布低下头,摊开了双手,虚张在面前,目光有些呆滞,喃喃的说道,“未曾想某年已至四十,竟然连立锥之地也不可得……呵呵……天下郡县无数,华夏间千万,何处方有吕某片瓦之地?某这十几年,辗转拼杀,却未曾想,到头来,依旧是空的……一场空啊……”

  “一场空啊!”吕布将头埋在了手中,身躯蜷缩起来,颤抖着,哭得就像是一个一百公斤的小孩……

  ………………………………

  相比较吕布而言,徐庶这个外地人就相对来说做的好了不少。

  进到汉中之后,徐庶便召集了张则和黄权,三方坐下来沟通了一下。徐庶表示他只是来负责支持关于南下蜀中的事项的,不是来抢夺汉中权利的,希望和张则、黄权两人一起共同将这一块蛋糕做大……

  汉代当然没有蛋糕,但是意思差不多,至于张则和黄权相信不相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徐庶表了态,身后又有一杆三色旗高高飘着,张则和黄权自然是满口答应,漂亮话不要钱一般往外扔,三人之间的气氛顿时融洽无比。

  至于益州刺史刘诞,在徐庶到来之前就已经跟在马恒的军队后面,向南越过了巴山,往巴西挺进,跨越大洋,走向海外。

  “刘益州……”张则毫不客气的就朝着刘诞的后腰子上捅了一刀,朝着徐庶拱手说道,“某早就派人言明使君前来,令其稍驻……结果刘益州说什么军情紧急,不可耽误……在下也是无法……还望使君见谅……”

  说完,张则微微抬眼,瞄了一下徐庶的表情。

  “无妨,无妨。军事为重。”徐庶点了点头,笑着转换了一个话题,对着黄权说道,“今秋秋赋如何?可归仓禀否?”

  张则和刘诞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也在徐庶的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原本张则和刘诞的利益点就是有分歧的。张则自然是侧重于汉中自身家族的利益发展扩大,而刘诞目标是盯着蜀中,所以张则对于进攻蜀中的事情么,自然是能少花钱就少花钱,反正就算是打下了蜀中,也没有张则的份……

  而对于刘诞来说,自然是恨不得将汉中全数老底子全数掏出来,瞬间打造出一个神挡煞神佛挡杀佛的强大军队,横扫蜀中,将他小弟刘璋踩在脚下,于是没少和张则发生冲突。

  黄权么,自然是处于中间调和的状态,他一面拉拢张则,一边安抚刘诞,加上黄权他自己又领着汉中太守,明面上的汉中的事情还是需要黄权做主的,因此张则和刘诞都对于黄权保持了一定的尊重和配合。

  黄权听闻徐庶问话,不慌不忙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卷书简,呈给了徐庶。钱粮之事向来就是政务的重中之重,黄权当然不会认为徐庶来了汉中,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问都不问,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汉中,确实是一块宝地啊……

  看着黄权的简报,徐庶不免也点点头,内心感叹不已。

  汉中是一个小盆地,有山环抱,有水穿过其中,天生就是适宜耕作的一片地方,再加上黄权在民生政务上也是不弱,今天的收成竟然再创新高,自然是众人都皆大欢喜。

  “公衡辛苦了……”徐庶点点头说道,“汉中军政有此佳绩,皆是二位之功,待某上报征西将军,定然不吝封赏。”当然,具体情况徐庶还要去下去查看查看,不过料想张则皇权也不至于敢做什么手脚欺瞒,因为汉中还有黄成在,这个独立于张则和黄权的系统,就是为了监督制衡而存在的。

  “谢使君。”张则和黄权对望一眼,齐齐离席拱手致谢。

  徐庶也连忙出来,将张则和黄权搀扶起来,三人对视片刻,不由得都笑了起来,氛围好得不得了……

  但是,这样良好的氛围气息,很快就被巴西前线传来的一则消息打破了。

  “巴西太守欲降?刘益州前驱欲受其册绶?”徐庶愣了一下,旋即色变,脱口而出,“不好!刘益州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