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恶女升职记 > 1171.第1170章 第1199

1171.第1170章 第1199

  “大长老曾经给我讲过,人这一辈子就像是驾着车出去远行一回,一路上会遇见各样的人或者是事,总不能人家要你东西你就施舍,喜欢你的人多你就都拉着,恐怕这样也不会走的很远的,因为这车是有限的,同样一个人的福分也是有限的,为夫不贪心,没得她们对为夫喜欢,为夫就应该喜欢她们吧,”

  “再者那都是利益,如果我是寒门子弟大字不识一箩筐,家境连饭都吃不上,连田地都没有,她们还会喜欢我吗?就算是为夫长得在英俊那也不能当成饭吃不是?所以重利益的女子能有什么真心?这事情杜睿我们几个小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白了。”

  清漪笑呵呵道:“我知道,这些也明白,只是那些人不懂,不过也没关系,早晚有一天是要明白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付出什么代价,当然这也是我们不能管得,我们管好的就是我们自己,夫妻和睦,家庭温馨幸福,这就挺好的。”

  “不过这人还是贵在有自知之明,婚姻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过高或者过低都有一定的难度,但是相差不是很大的人家一般都会很不错,重要的是不能差距太悬殊了,婚姻要是重利最后肯定在情上就会差了很多,你看很多平头夫妻一起努力讨生活的过的也挺好,主要是有一颗知足常乐的心。”

  元宇熙发现清漪的见解与很多女子都是不同的,要说以前是喜欢清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的感觉,那么现在就是在慢慢的一步步的了解中爱的更加的结实,厚重!

  清漪和元宇熙这一下午的时间都在放慢了节奏,去享受这午后两个人相依相偎的美好生活,下人们也尽量不去打扰,有什事情比如那几房出什么幺蛾子了,都简单的处理了。

  她们的主子是凡人也不是神仙,也需要有这样安静的时光享受一下温馨的生活,至于那些破坏者,谁来给谁踢出去就是了。

  九城冷氏宗族

  冷家的冷冰儿和冷静儿经过上次被元宇熙给说的不知廉耻,一无是处,在祠堂跪了半个月,差点给膝盖都跪坏了,这会子冷静儿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这九城因为城主没有回来,这个年估计都冰冷了很多。

  冷静儿想起城主那俊美的容貌,如天神一样的神资就倾慕不已,明年她就要十七岁了,九城不少人家都去求娶她,可是她不喜欢,就想要和城主在一起。

  冷静儿看着冷冰儿道:“我说妹妹,族父的信件送出去这么久了,缘何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回来呢?”

  这冷冰儿看起来就是一个冷若冰霜的人,只是骨子里是不是这样就不好说了,所以淡淡的道:“姐姐着什么急呢?慢慢等候就是了。”

  冷静儿也开始想自己的事情了,这个最大的梦想何时能实现,冷静儿道:“听说城主现在在天阳国,已经成亲了,对方只是个小商户的女子,妹妹你说什么样的女子能配得上我们城主?”

  冷冰儿提起这个话题不悦的道:“这个我也不清楚,难不成姐姐想去看看?”

  想去吗?不可否认这个主意的确不错,很快冷静儿就反应过来,这个冷冰儿给自己出坏主意呢,九城主有多么不想外界知道他的身份,她的出现不就是坐实了一些事情吗?

  果然是好心思,自己的得罪了城主再无希望,她冷冰儿就是自己一个,怎么着都有机会,自己凭什么那么傻!

  所以冷静儿笑笑道:“妹妹,咱们九城有规定,是不可以随便出城的,即使是去其他的城也是也需要路引的,现在的我可没有本事出城还去天阳国,没的让城主膈应我,某个人捡个天大的便宜,你这屋子里面味道不好闻我先回去了。”

  冷冰儿气的脸颊通红,这个姐姐只不过大了两三月罢了从小到大处处和自己争,自己抢的,哼凭什么!

  这对姐妹花在九城酝酿新的计划,可是当元宇熙的指令下达的时候,冷氏的族府这个年过的是哭天抹泪的,完了祖产有没有了,三分之一,现在只剩下一点了。

  哪里还有往日的铺张和排场,所有的人都要节衣缩食了,这样整个宗族都是战战兢兢的,冷渊做起事情来一点不手软,将那些赚钱的庄子土地,铺面全部划在这收走的三分之一里面。

  那个族长按手印的时候,手都在不停的颤抖,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哪都疼?

  当然冷渊也是看着很解气的,这会子谁算计主子,谁就活该,这族府也太托大了一些,再厉害不过是个奴才,整个冷家都是奴才,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爷了,竟然胆敢破坏主子和夫人那么完美的一对,不宰了他们就不错了。

  别说主子不高兴,就是他冷渊都不待见,什么东西,没有个分寸,主子和夫人多好,他们看着都幸福,这些人就应该好好的敲打,活该!

  这个时候清漪和元宇熙温馨的用晚膳,清漪今个是亲自下厨,元宇熙看着桌子上面的荤素皆宜的吃食,胃口大开红烧茄子,西红柿牛腩,黄瓜炒木耳,香菇油菜,米饭是珍珠米,还有一个冬瓜汤,四菜一汤,都是家常便饭,但是两个人你给五布菜,我给你布菜,吃的呗温馨!

  元宇熙大口吃饭还不忘了赞美清漪的厨艺道:“娘子做的菜就是好吃,为夫吃上一辈子也不腻!”

  清漪看元宇熙吃的开心,自己也开心起来,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茶米油盐吗?他们无非就是多了一些产业罢了,那也是生存的根本,和这个一样都是必需品。

  清漪不太喜欢这里一天弄上几十盘,最后都扔掉了可惜,或者是给奴才们吃了,但是那样开销很大,也没有必要,要是哪个妻子每天坚持弄上36道菜,估计这一天什么事情不做,就在厨房还肯定忙不完,那哪是妻子,就是一标准的厨娘。

  所以吃的东西够吃就好宴请之类的不好办,但是这自己房里的事情还是好办的,偶尔下下厨房,做饭也是增进夫妻感情很重要的一环,这山盟海誓是要有,但是更重要的也要生活不是吗,吃饭睡觉也是人生的必需品。

  清漪可不相信光说我爱你,这饭菜就自己全跑出来了,当然这些在奴才的帮忙下是可以实现的,但是要是没有人帮助你要怎么办?光喊口号,两个人饿的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良策。

  一句我很爱你,银子自动就蹦跶到你的口袋里了,这些都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所以维系婚姻还需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饭后两个人将内室的换下来的床单和小衣都自己动手洗了,这些贴身的衣物,清漪和元宇熙都不喜欢别人动,左右都是经常换,每天都沐浴也脏不到哪里去。

  元宇熙喜滋滋的对清漪道:“宝贝,我想我要比我父王幸福,虽然母妃会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但不会做到这样的程度的,为夫虽然有些地方感觉还有些不适应,但是不可否认的就是为夫很喜欢,这才是两个人在一起最真实的感觉。”

  清漪心里在偷偷的笑,其实好男人是可以慢慢改造的,虽然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只要你为了爱坚持下去,两个人每天生活在一起,终会有些变化的,而且是往着好的方向变化。

  过了一会若嬷嬷进来报:“主子那个二夫人明个要参加古家的婚宴,说是要给古家撑门面去,我们要怎么做?”

  清漪眼睛一亮,这个好正愁着怎么收拾古家更好呢,清漪吩咐道:“将这个消息明个告诉姑母,既然这么多人都登场了我们也去砸砸场子去!”

  第二天一早,元宇熙就先去了皇宫,这几天御史言官的风向开始变了,有些传言已经对太子不利,估计是太后一族的动作,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元宇熙亲亲清漪的额头道:“宝贝,今个去古家看什么不顺眼就砸了,为夫支持你,不过不要伤到自己知道吗?”

  “知道知道,放心吧,那个古家还没有伤害我的本事,不用担心的。”清漪连忙点头保证。

  元宇熙这才大步的离开,去了皇宫,清漪这边则是穿上简洁的衣物,今个需要砸场子,不适合穿太过繁杂的衣饰,所以今个穿戴比较简单,不过为了震慑场子,还是王妃的服制,就不怕那些人镇不住。

  清漪顺便接了叶夫人和叶大人还有两个哥嫂,叶家今个是都出动了,就准备给古家好看,清漪还带了不少王府的侍卫,其实都是福熙院的暗卫,这样砸起来才更加过瘾。

  今个早上清漪在门口的时候,碰见了二夫人,这个家伙提前抄好了女诫一万遍,递到了宫里去,也不知道怎么拍的马屁,虽然没有完全解除禁足,但是亲戚类的家宴还是可以参加的。

  一个多月二夫人差点给憋死,这不自从上次王府门前闹砸了之后,第一次出了王府的大门,二夫人刁楠忽然感觉这门外的空气都清新很多。

  不过这二夫人好心情还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清漪头上的那支王妃服制的凤簪子给晃住了,二夫人竟然直接抬起手就要拿起清漪的凤簪子道:“侄媳这支簪子很喜庆,今个你婶婶我要去参加一个宴席,不如就借给婶婶戴着吧。”

  说完这手就上来了,清漪偏头躲开,眼神冷冰冰的道:“二婶请自重,这是宇熙特意给本王妃定制的王妃服制的凤簪子,没有朝廷的诰命者是不可以佩戴的,敢为二婶子是几品诰命?”

  问到了诰命这个问题就是二夫人的硬伤,已经伪装的温婉贤良的二夫人差点破了功,二夫人眼神如啐了毒箭一般,恨不得清漪立刻从她的眼前消失,不在胡说八道。

  二夫人贤惠的笑道:“侄媳妇,这个事情那是天家的事情,不能妄议的,现在你二叔都是九品官了,婶子哪里来的这么好的命,你这孩子说笑了。”

  二夫人说完还用帕子捂着嘴巴偷偷的笑,装纯洁的小姑娘呢,清漪压根就没有理会道:“既然是这样,想必二婶子还有事情,不打扰了,我要先走一步了。”

  清漪看都没看自顾的上了马车,马车扬长而去,看的二夫人差点追上去骂清漪一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蹄子,给老娘等着,这平元王妃的位置早晚是老娘的,呸!

  二夫人随后上了马车,为了参加今个枫言的喜宴,二夫人特意穿了一身枣红的衣衫,寓意长辈祝愿小辈早日生子。

  二夫人从王府直接出发,要快一些到了古家,经过了几天的休整之后,刁枫言和古家大夫人已经大战了好几场。

  水嬷嬷在车里对主子,和叶夫人还有两个夫人道:“主子,古家这回还真是有些踢到了铁板上了,虽然这刁枫言无论是闺誉还是身子都是严重的有污点,但是古家忍下了不说,竟然还大摆筵席,承认这个刁枫言的平妻之位。”

  叶家大奶奶道:“这个刁家和古家算是半斤对八两,看看谁能脸皮够厚,谁就能取胜了,不像是我们家玥妍,打小就被公公婆婆教育知礼仪懂进退,这刁家就依靠没有脸没有皮的活着呢。”

  叶家二奶奶快人快语道:“今个咱们来个全挂子武艺,告诉古海波那个混球已经被我们玥妍给休弃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然将刁家的人娶了回去就是噩梦的开始。”

  若嬷嬷笑着道:“主子,几位夫人,这刁家的姑娘实在是很厉害,回来了几天之后,不但是将古海波给绑的牢牢的,而且还不许古海波见到古家大夫人,之前古家古海波从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休息之前都是在古家大夫人的屋子里面,就是读书也是如此,甚至是午休也在古家大夫人的暖阁休息,”

  “现在古家大夫人和刁枫言每天上演争人大战,每天古家大夫人都会失败,因为她没有刁枫言那么野蛮,什么都说,什么都做得出来,什么恶心的话,不符合规矩的话都往外扔,但是因为刁枫言的娘家,古家大夫人只能是忍气吞声的,古家的宅院里面精彩极了!”

  “痛快!一个不知廉耻的老妖怪,这会子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真好,娘这老天都是公平的,你瞧那个老太婆对我们家玥妍这么着那么着,这个刁枫言就将古家大夫人收拾成了这样,真是解气!”叶家二奶奶激动的不成,这古家欺人太甚,但是古家还不算脸皮最厚的,有安昌伯府的刁家垫底呢。

  叶夫人的眼圈红红的,清漪在想可能是想起来表姐了,这会子表姐肯定在等着消息,其实清漪知道这叶玥妍还是像亲自将休书送到了古海波的手上,彻底的恩断义绝。

  清漪握着姑母的手道:“姑母,不要着急,好戏还在后头呢,这古家的戏才刚刚的开始,其实一个坏人不见得打杀了就是好事,最重要的就是将这个坏人谋算别人害别人的一切都在她自己的身上演一回,遭大罪,这才是最重要的,”

  “眼下这个古家大夫人就知道厉害了不是,可见老天都是公平的,换个角度来说,这对表姐也许是好事,这样的家族表姐最后能坚持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所以姑母且放宽心些。”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