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二十一章 强制接入

第两千七百二十一章 强制接入

  这种巨大的改变,直接将这一方天地对其他天地的排斥效果凸显出来,使得罗帆一眼便从那无数的排斥效果之中将其锁定!

  这还只是单纯的变化所产生的效果。那一方天地现如今的变化趋势乃是从星星点点的星光模样化作明月的模样,这显然是使得其对于其他天地的排斥效果在每时每刻的增长。

  如此增长之下,罗帆想要确定其特征,想要知道这种排斥效果的本质,却就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根据那种排斥效果做出相应的调整,让自身的则之天地模拟混沌层之中的一切天地对其他天地的排斥效果都根据这种特质而做出相对应的改变……

  随着这种改变,那从其他天地看过去已经化作明月一般的那一方天地表面开始有着点点奇异的黑点出现。

  这些黑点不是其他,正是那天地所出现的破坏!

  要知道,从其他天地看过去的星光还是明月,其实本质都只不过是某一方天地对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其他天地的感应而已。

  之所以表现出星光与明月一般的形态,不过是与周围那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无边黑幕进行对比而成。事实上,它们在本质上却是并不存在的。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一轮明月之中忽然出现的黑点,显然就代表着,那一方天地之上有着某些区域已经是脱离了那天地,至少在形式上,脱离了那一方天地,不再共享那一方天地的感应了……

  再根据罗帆方才所做出的调整,自然便能够知道,这些黑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在这时候,那些黑点却又很快的不断的湮灭起来。

  被明月的光芒快速的取代。

  不过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里面,所有的黑点便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显然,这乃是那一方天地的开辟者及时作出调整,消除了这种破坏。

  不过,这种调整当然只是暂时的而已。

  要知道,排斥效果可是一直存在着的。

  没有斩断源头,只是对自身进行调整,却是不可能让那种排斥效果消失的。而排斥效果不消失,那种因为排斥效果而生的负面程序,自然也就不会消失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时候那天地的开辟者将那负面程序所造成的一切破坏完全消除,却也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等他的消除过去,那些负面程序便会重新滋生,重新对那一方天地进行破坏!

  而现实也正是如此。那些黑点在消失了一瞬间之后,很快的就再度冒出头出来,重新在那一轮明月的表面浮现出来,并开始快速的增大,渐渐变成黑斑,甚至彼此勾连在一起……

  “很快就可以了……”在这时候,在则之天地之外,在那一处道场之中,罗帆心中暗自想着,眼中显现出期待之色。

  有了这么多的资源,他对于那排斥效果的运用方式已经是变得愈发的丰富起来。

  现如今,却已经是能够勉强做到以前所完全无法做到的许多事情了。

  比如,强制改变那天地的本质,使得某一方天地自主的与某种存在产生共鸣……

  而在这时候,这样的意义便在于,他,足以打破模拟混沌状态的阻碍,直接接触那一方天地!

  那一轮明月的变化不断的继续着。

  不过,这一次却已经是从原本不断扩大,不断变亮转而化作不断的出现黑斑又不断的消失这种变化方式了。

  在这种变化方式之下,那一轮明月的增大与变亮已经是完全停止了下来。

  在那交通中,更是有着某一处空白在这时候隐隐间有着莫名的变化,似乎有着一些道路要从虚无之中挣扎出来,却又因为力度不足,暂时只能够模模糊糊的展现出来一般。

  不过,这种情况,在这时候除了罗帆却并没有任何天地开辟者注意到。

  毕竟,这时候对于众多天地开辟者来说,最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却是那黑幕之上点缀着的那些星辰之中的那一轮明月!

  虽然不知道那一轮明月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却都能够预感到,那一轮明月的变化,怕是足以某种剧变,某种甚至改变他们现在的处境的一种剧变!

  在这样的情况,他么是吃撑了才会去关注他们本身只是被强制才不得不加入的这一处交通

  这种变化不断的持续着,不知不觉间,在众多天地开辟者的感应之中,时光已经是度过了数年之久。

  某一刻,那无边的模拟混沌状态忽然微微一颤。

  随着这么一颤,那一轮明月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怎么回事?!”这是那众多天地开辟者心中所冒出的疑惑。

  要知道,他们一直盯着那一轮明月,等待着那一轮明月引动某种他们所期待的变化,但最终却发现,那一轮明月最终居然无声无息的消失,根本没有引发任何可以感应到的变化,这让他们怎能不感到惊疑不定?!

  “是谁成功了?是那天地,还是那人?”紧接着,这样的疑惑开始在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心中回荡着。

  那天地,自然便是那一轮化作明月一般的天地。而那人,当然便是指罗帆了……

  也唯有他,方才能够以自身单独一个与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方天地相提并论……

  “居然是这样……”某一刻,一名天地开辟者苦笑着,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那交通中的某处。

  在那里,有着一方他们极为熟悉的天地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无数道路从其他天地冒出来,直直透入那一方天地,感觉上就像是那一方天地成为了这整个交通中的一个重要的中转枢纽一般!

  而那一方天地,不是其他,正是他们之前抬头看向天空才能够看到的,那一轮明月……

  这种模样,这天地开辟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分明是那人取得了胜利,硬生生的将那原本要引动某种不可思议变化的天地从那种变化之中拉扯出来,硬生生的接入这交通中!

  随着这天地开辟者发现这一点,越来越多的天地开辟者随着发现这一点。声声感慨从这交通处冒出来。

  一道道目光从各处汇聚向那一方天地。

  有了交通后,那一方天地的神秘性就已经是彻底消失了。

  此时此刻,不光是那些天地开辟者能够直接感知到,接触到那一方天地,便是那些天地开辟者所开辟的天地之中的生灵,怕都能够直接感知到与接触到那一方天地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天地开辟者怎么可能忍得住心中的好奇,不去感应那一方天地?

  在这时候,罗帆的身形已经是出现在那一方天地之外了。

  这一方天地从这里看上去似乎与其他天地一般无二。

  但作为这交通主宰的罗帆却清楚的感觉到,那是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依然是在极力的挣扎,快速的变动着,想要脱离那种被负面程序所强制改变的共鸣,脱离这交通晋入另一个层面……

  “天地开辟者,不见了?”这时候,罗帆眉头一皱。

  他却是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原本应该极为明显的,那天地开辟者的存在!

  要知道,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切天地,最开始的诞生,都是为了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护住这天地的开辟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的存在却只不过是一种附庸而已。哪怕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完整,但也无法改变其作为附庸的地位。

  如此这般一来,任何人若是能够感应到这一方天地的话,必然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其中极为特殊的一部分,那属于天地开辟者的那一部分!

  当然,也唯有像是罗帆这样的天地开辟者才能够确认那乃是天地开辟者,对于一般生灵来说,他们即便是感应到那极为特殊的一部分,也只能够知道那一处位置与其他位置有所不同,相当的特殊而已,却也是无法确定那乃是天地开辟者的。

  而这时候,在这里,在这一方天地之外,以前所未有的直观方式感应那一方天地的罗帆,却就发现,那原本应该被极度凸显出来的那天地开辟者,居然并不存在!

  整方天地浑圆无暇,根本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感觉上简直就像是一方自然而生的,完整的天地一般!

  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讶万分?

  这种情况,与此时此刻那一方天地的表现却是有着极大的矛盾。

  要知道,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依然是在时时刻刻的与他灌入其中的,那无数负面程序对抗着。那些负面程序所造成的破坏,依然是在每时每刻的被消抹掉……这明显是那天地开辟者正在时时刻刻的调整自身的天地,时时刻刻的消抹这些负面程序的表现啊……

  “这便是变化之一吗?”种种想法闪过,罗帆最终变得冷静下来。

  他原本便已经知道,这一方天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不理会的话甚至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现在这种与其他天地的不同之处的出现,或许才是正常的。

  在不知道那一方天地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罗帆显然是不可能踏入那天地之中的。

  毕竟,他虽然号称单独一人便能够与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任何一方天地相提并论,但也并不代表着,他能够在那天地的绝对碾压之下依然不受影响。

  若是直接进入那一方天地之中,直接承受那一方天地无处不在,无所不至的攻击,他或许耗费许多功夫能够逃脱出来,但想要达到他找到这天地变化的本质与变化的根源这个目的,显然就不太可能了。

  再说,即便是能够做到,又何必呢?

  自身原本处于绝对主动的地位,却要自己撇开自己的优势,反而是孤身一人踏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去寻找真相,这岂是聪明人回去做的事情?

  不过,并不亲身踏入其中,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办法清楚知道那天地内部的情况。

  别忘了,此时此刻,在那天地内部可是有着无数的负面程序存在的!

  那些负面程序之中,有着不知多少是具有智能的程序。

  其中,拥有通讯能力的智能更是数不胜数。若不是那模拟混沌状态的隔绝效果实在是太强太强,强到哪怕是罗帆都无法突破的地步的话,说不定在之前这一方天地尚且没有接入这交通前就已经足以直接与罗帆进行通讯了而一旦能够进行通讯,这也就代表着,罗帆甚至能够将他们化作化身甚至分身这一类的存在……

  显然的,在接入这交通后,之前那模拟混沌状态的阻碍就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这时候,那些拥有智能的负面程序,对于罗帆来说,却就已经是一种种的化身,一种种的分身!

  心中微动,他微微调整一下那众多天地与这一方天地的排斥效果,使得在那天地之中猛然有着某种奇特的程序诞生出来。

  这程序极尽复杂之能事,整个程序内部的结构模块怕是要亿兆来计算。

  在出现之后,便极力的篡夺整方天地的力量,瞬间在那虚空之上凝聚出一个人形身影出来。

  这个人形身影出现之后,自主的开始接引外界的特定意志。

  一番极尽复杂的变化之后,罗帆的意志,直接入驻这程序内部,掌控了这程序。

  “这便是这一方天地内部?”看着眼前空旷的宇宙星空,罗帆皱皱眉。

  这时候,这程序,已经是成为了他的一具化身了……

  这种程序化身本身并没有任何力量,只能够借助外界的力量,入驻这化身,让罗帆本身却是颇为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