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火凌天 > 第1813章 献宝大会

第1813章 献宝大会

  焚天灭世印只是一个恍子,趁他分心,罗昊直接隐身逃走了,那小塔曾是华族之物,与他有血缘上的联系。不然,他也无法驾驭。

  看着自己的小塔无缘无故被顺走,三头天神那只黑狮子头大怒,举手便要拍去,可扬起手却发现,这里阴气森森,茫然一片,可却看不到一个对手。

  那个它擒来的少年就这么不见了。

  吼

  黑狮子头大怒一声。吼声惊动了其他怪兽,这些怪物似的神秘怪兽全都吓得叭在地上不敢动,毕竟,一位天神太强了,几乎可以横推这里。

  三头天神看着幽黑的深渊,冷道,逃进去又如何,自投罗网。

  不过,此时,忽的,又有几个天神境强者出现,他们的神相惊天,虽非立起,只是一个虚影,就压盖半边片。

  “黑狮皇,怎么了,刚捉到一只小虫子就又让他跑了?”

  这几个人全都是各种怪物似的天神,有的更是同时长着三只虎口,更有的长着两颗蛇头,一颗人头,全都吐着信子,很恐怖,全是天神境强者。

  “几位城主,你们越界,这座魔城归我管,你们不请自来,太过了,想打一架么?”

  他们好像并不合谐,出言带着杀气。

  “报谦黑城主,我们只是想帮个小忙”

  “哼,一个小子是我故意放走的,反正,他又跑不了,不如陪他玩玩”当时,那金发人头戏笑,竟然又是出奇的美,和另外两颗头颅,很难想像,它们可以长在一起。

  “好,我们多管闲事了”当时,这几人全都退了回去。

  三头天神那金发女头盯着深渊,道“小家伙,你想玩,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当时,它的身影一闪不见了。

  一双巨翼拍动间,疾速朝深渊中而去。

  罗昊进入这座深渊才发现,自己原来想错了。这里说是一座深渊,其实还不如说是一个小世界。

  他一进入这里就看到了一幕奇景。

  只见这里分成了十数个大小几乎相同的区域,而他所在的这个区域,此时,正开展着一件赛事。

  这里的天空上,乌云翻滚,战鼓震天,旌旗招展,古战车隆隆作响,压塌天穹,寒光照铁衣。

  一座巨大的广场中,一座座神牢一座接一座,一眼望不到边,也不知道封禁了多少强者。很可能全都是天元的神境,而今身处牢中,一个个披头散发,浑身的衣物有的都破得片缕不存了。

  这些曾经的无敌强者们,此时无限的低落,被关在笼中,一条条神链,从他们的后颈后穿出,在他们的心脏处穿入,眉心上更是被钉上一符寒铁打造的定魂钉,这是一种酷刑,根本不可能逃走,因为上到他们身体,下到他们的神魂全被封禁。

  这是一个很大的广场,隐在原始山脉中,原本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是今日这些牢中人可能要大祸临头了。

  只见一位极美丽的女子坐在一座高台的宝座上,正是那三头天神的金发女身,另外一只黑狮皇坐在另一边的宝座上。

  那位银象皇坐在另一方位的宝座上,它们分别镇住了这片时空,哪怕这些神犯想逃走都不可能。

  “诸位,百年一次的现宝大会就要开始了,你们可是想好了,是献出自己家族的至宝,以免受抽取本源一年时间,还是为了活命,必须击毙一位曾经的狱友?”

  金发女天神淡淡道“要知道,要亲手结束一位狱友的生命,是很残酷的,你们相处了几千年,彼此都很熟悉了”

  “可是,我们的宝物已经都被搜去了,连本源都几乎被榨干,我们要用什么东西来交?”

  此时,一位在牢中的白发老者说话,他的神色还算精神,但是现在皮包骨头,连站起来都难。

  “这个我管不了,因为,献宝会的规矩,交不出宝物就得杀死一个人才能活下去,如果即交不出宝物,又不是身边人的对手,那就死去好了,反正这里万年来死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不要以为化神之后寿无期,在这里,我就是主宰,你们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

  黑狮皇冷哼,站了起来,一指点开了座牢笼,将那位白发老者放出来。

  “老家伙,亏你曾经还是天元一个古国的古皇,坐拥亿万江山,如果没点宝贝谁会信,每次你都说没东西,可总能交出来一些不错的东西,真不知你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这次就由你先来吧,交不出宝物,你就将自己的儿子杀死,或者你死在你儿子的剑下”

  哐当,旁边,另一个牢笼被打开了,这也是一位白发者,岁月太久,两人虽为父亲,但现实中根本看不出来,几如同年。全都白发苍苍。

  “父亲,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魔狱中,我一天都不想活了,还不如死去,变成白骨,随他们折腾也不知羞辱了”

  这位白发老者当时跪了下来。

  原来的那位白发老人摇头道“孩子,我们是父子,你怎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我先走吧,你还年轻,或许还有机会出去”

  “不会了,一万多年了,除了当年逃出一两个人,多半也死在半路上,我们没有机会了”

  当时,一座座铁笼中,这些曾经的强者全都唏嘘,这是一个什么时道呀,竟要父子相残,这真是神境的悲哀,还不如平凡人,百年后化成白骨一切都结束了。

  “真是父子情深呀,但是,交不出宝物,你们就必须死一个人,另一个人才能活下去,不然,如果不以规则交手,两个人都得被处死”

  银象皇开口,大鼻子卷起,对着虚无一吸,一道道光符从两个白发人头顶吸出,被它吸入口中。

  “神境本源真好吃”它舔舔口唇,很满足的样子。

  “我们宁愿一起死,不想再受这种羞辱”当时,两个人都不动手。想一起死去,免得父子相残的悲剧发生。

  “是吗,那就将他的孙子再拉出来,如果不交出宝物,就先将他的孙子的本源抽尽了,丢进乱骨塔中焚成灰烬了”

  二人大吼“畜牲”

  “哼,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万载以来,多来人就是这样死去或者活下来的,这是规则,谁也别想逃脱”

  当时,白象皇伸手间将另一个白发人放出来,直接驾在一座阵台上,那上面神光跳动,那人还没发上去,就开始嘶吼,只见一道道符光从他眉心被抽出,那是神境本源,正在被抽取出来。

  “啊,畜牲我们和你拼了”

  而今惨到这些曾时的无敌神者都要发疯了,但根本没用,因为,他们身上的神链一动,他们就痛得跪在地上,根本不能动禅。

  “别浪费时间了,交出宝物,或者看着你们最后的一个后人被抽尽本源”

  当时,容不得他们反对,这便是铁令。

  两人痛叫。

  “可我们真的没有宝物了,万载来,我们有多少宝物都被掏空了,这次真的没有了”

  可是,白象皇不信他,一挥手,他们后人的身上爆发光芒,本源被抽得更历害,他的身体一直在缩小,将成人干。

  “不,我们愿以一个消息来换我们后人的命”

  此时,白发老人痛叫,眼睛都红了。

  “哦,什么消息能抵得上一尊神的命?”此时,金发女天神叫道。

  那老者叹息,看了一眼旁边一座牢笼中的一个老妇一眼,道“对不起了阿姝,为了活命,只好出卖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