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魏能臣 > 第1334章 双雄不并立,一战决死生(二)

第1334章 双雄不并立,一战决死生(二)

  豪杰心有灵犀,英雄所见略同,就在周瑜殚精竭虑的、谋划夺粮大计之时,萧逸也把贪婪目光,投向了汉水两岸的万倾稻田--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不同的是,周瑜面对大事,喜欢一个人清静思考;而萧逸谋划之时,需要身边有人陪伴,最好是国色天香的美人!

  “岭南荔枝甜嫩多汁,夫君大人吃一颗吧!”

  “啊--荔枝再是好吃,也没小乖乖美味,晚上我还要吃荔枝!”

  “夫君真是坏死了……越坏你不是越喜欢吗!”

  玄甲大营-中军帐内,萧逸躺在软榻上、头枕孙尚香的玉腿,一边轻嗅美人体香,一边品尝鲜嫩水果,还不时附耳调笑几句,快活的犹如神仙眷侣!

  萧逸手中有一株稻穗,颜色黄中泛青,颗粒极为饱满,是刚从营外田地摘来的,此时不停转看着,显然在思索大事!

  荆州土地肥沃、河流密集,非常合适种植水稻,亩产都在三石左右(汉代1石=120斤),加之气温比较高,可以一年两熟、甚至一年三熟呢!

  刘表执掌荆州期间,虽然军事、外交均无建树,可是内政发展不错,兴修水利、勤劝农桑,加之风调雨顺,庄稼连年丰收,尤其是襄阳、江陵的府库中,稻谷堆积如山!

  可是曹军东征期间,以江陵城为大本营的,半年多征战下来、把府库给消耗一空了,而曹军主力北撤之时,把襄阳城内的存粮,也一并装车运走了!

  一方面:曹操担心荆州守不住,粮草如果留下来,只会白白便宜孙、刘联军,还不如自己带走呢!

  另一方面:因为连年征战,中原民生凋敝,曹操需要大量的粮食,来安抚饥饿的百姓们,否则饥民就要造反了!

  结果就是:萧逸刚到襄阳城,就面临缺粮的大问题,麾下十几万将士、城内三十万百姓,还有南郡、南阳郡、章陵郡、襄阳郡的百姓……这就是一个无底洞呀!

  如果喂不饱这些嘴巴,必然会激起民变的,届时萧逸本领再大,也只能滚回中原去了,之前放弃南部三郡,固然是牵制住刘备一方,也是给自己甩包袱呢,否则吃饭的人更多了!

  万幸的是,秋风阵阵、稻花飘香,汉水两岸的无数稻田,再有十几天就成熟了,如果能把稻谷收入手中,或者说抢到手中,就能解燃眉之急了。

  问题是,江东大军驻扎汉水边上,也严重的缺乏粮草,如果自己派兵收割稻谷、人马分散田野之间,周瑜必然出兵攻击,届时如何抵抗呢?

  如果不出兵抢粮食,以襄阳城内的库存、最多再支撑一个月,而后十几万人马、三十几万百姓吃什么呢?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将士们随我出生入死,已经很是幸苦了,岂能再忍饥挨饿呢?

  还有襄阳的百姓们,近年饱受刀兵之苦,要是连饭都吃不上,就会人心尽失--汉水两岸的粮食,老子这次抢定了!”

  ………………………

  反复斟酌之后,萧逸决定出兵抢粮,虽然此举很冒险,总比活活饿死强吧,不过要想抢到粮食,有两个难题要面对:

  一是收割稻谷之时,必须牢牢的看住周瑜,让江东大军出不了营地,既不能抢粮食、更加不能毁粮食,否则只要一把大火,汉水两岸皆为灰烬!

  二是在最短时间内,把稻谷给抢回来,汉水两岸良田万倾,地势有高有低、土壤有粘有沙,因此稻谷成熟时间也不一致!

  先收割那一块,后收割那一块,如何来安排人手,割完又如何运回大营,怎么晾晒、脱壳、装袋……这不是一件简单事!

  前一个难题,萧逸谋划数日、已经有了解决办法,后一个难题吗,则要找高人帮忙了!

  这也是周瑜、萧逸另一个不同处,遇到难题之时,前者总是亲力亲为,后者则善于用人,因此周瑜活的更累、寿命也必然更短!

  “末将拜见大司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仲业将军请起,落座品尝香茗!”

  “末将多谢大司马,不知传唤所谓何事?”

  “呵呵--将军不必太拘束了,今日请来中军帐,乃是有大事相托!”

  ……………………

  大帐门帘分开,走进一名中年人来,身高八尺、相貌堂堂,单膝跪地行礼,正是荆州降将-文聘!

  萧逸一跃而起,伸出双手搀扶,孙尚香更如主妇一般,亲自斟茶待客,二人如此热情,文聘反而浑身不自在了,端茶的手都哆嗦起来!

  文聘、字仲业-性格刚勇,弓马娴熟,本为刘表部下战将,当初荆襄大战之时,他坐镇西部章陵郡,死死挡住了曹军的进攻,一连几个月僵持不下!

  后来刘表病逝、刘琮被俘,襄阳城也失陷了,文聘走投无路、只好开城门投降了,曹操感其忠勇过人,加封为讨寇将军,依旧统领本部人马!

  可是乌林大战期间,文聘带人巡视江防,恰巧遇到了黄盖的使者,进而引入中军大帐,这才有了黄盖诈降、传播疟疾,曹军将士死伤无数,狼狈逃回江陵的事情!

  事后有将领认为:‘文聘勾结江东、毒害将士,应该斩首示众’,好在曹操并不糊涂,只是收了文聘的兵权,让他坐冷板凳去了!

  这段时间,文聘枯坐家中、每日长吁短叹,认为自己再无出头之日了,没想突然接到大司马传召,立刻来到中军拜见了,却不知是吉是凶?

  “仲业将军久居荆州,对汉水两岸的风土熟悉吗?”

  “末将的祖籍地,就在汉水北岸,故而非常熟悉!”

  “如此最好不过了,本大司马遇到一件难事,将军可愿相助否?”

  “只要大司马一声令下,末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

  文聘从谈话中感觉到了,自己遇到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抓住了飞黄腾达,失去了悔恨终生,顿时提起精神来了!

  萧逸满意点点头,又轻拍了三下手掌,从外面走进两名亲兵,手中托着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大的里放着战袍、盔甲、宝剑,小的只有一枚官印,襄阳郡太守之印!

  “从即日起,将军就是襄阳郡太守,给本大司马竭尽全力,把汉水两岸的粮食抢回来,如果没有敌军干扰,收割需要多久?”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要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固然是一名降将,萧逸也敢委以重任!

  当然了,这也跟原来历史上,文聘的忠义之名分不开,自从投靠曹营以后,他可是南天一柱呢!

  “多谢大司马信任提拔,末将一定尽心竭力,汉水两岸良田万倾,起码要十天才能收割完,若是末将指挥的话,六天可以完工!”

  “没有六天时间,最多就是三四天,把粮食抢回来了,我保你荣华富贵、封妻荫子!”

  “只有三四天吗……末将尊命!”

  文聘之前猜测过,如今荆州战局吃紧,大司马正是用人之际,可能想启用自己、给个偏将的职位,到战场上浴血厮杀去!

  没想到萧逸如此大方,直接给了襄阳郡太守,荆州有九郡、郡郡皆有太守,而襄阳太守是最重要的,以前刘表执政之时,非亲族不得任之!

  从坐冷板凳的闲人,到襄阳郡的太守,文聘可谓一步登天了,可是抢割粮食的事太难了,就算自己动员全部百姓出城,三四天内也难成功呢?

  而且他听出来了,萧逸的话只说了一半,自己抢回粮食了,固然是荣华富贵,如果抢不回来呢……恐怕就要人头落地了?

  这是一场惊天豪赌,堵的是身家性命,可文聘略加考虑、还是点头答应下了,与其生不如死的坐冷板凳,不如豁出性命赌一把,自古荣华富贵险中求!

  “时间紧、任务重、敌人多……要想抢回粮食,还需多用谋略,将军随我来吧!”

  “一切听大司马吩咐!”

  ……………………

  萧逸、文聘走进后帐,详细的商议计划,一直到午夜才结束,而后各自准备去了!

  没人知道二人商议什么,只看到文聘离开之时,手中多了一大卷图纸,宝贝似的紧紧抱着,原本忐忑不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自信!

  接下来几天,萧逸频频召开会议,与麾下文武官员们、商议抢夺粮食的计划,之中会遇到什么困难,以及应对的办法!

  与此同时,后营也忙活开了,铁匠们日以继夜的,打造各种奇怪东西,有农具、也有兵器……一场抢粮大战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