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医能狂少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不明白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不明白

  一张笑脸的颜色立刻就沉了下来,生气又生气地喝了一杯。

  随着时间的推迟,五名身穿盔甲的紫色法官来了。很快,他们把一张笑脸的桌子放在外面。

  看到错失良机,微笑的风忍不住抬头仰望天空,欣赏市长:“停下来!也许你和我本该如此命中注定,我为什么要浪费我的精力呢!”

  又一次,五紫甲官桌把手,受伤了,笑风知道很难打破桌子,顿时摔得像一条冰冷的路。

  “还给我!”

  但下一次饮料爆炸时,它飞进了他的耳朵。

  睁开眼睛看,那微笑的风发现,男人的声音其实是骄傲的。

  敖苍生看着那五个脸色黝黑的紫袍评委说:“你不知道这是酒吧吗?我让你辞职听听?”

  五个穿紫色盔甲的大员当然知道圣殿的主人在哪里。那是他们不明白的。

  短暂的休息之后,敖苍生不得不把人群扫地出门,说:“我要见我的主人。如果你不想做什么大事,请尽快理解!”

  “谁想见我?我没按门铃!”

  敖苍生说,院子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一些法官在现场,没有很大的变化,他们的脸。

  这件事震惊了灰色的主人。恐怕他们不能吃东西,不能到处走动!

  听了那声音,连微笑的风也在颤抖。

  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很熟悉,但却是法塘殿统治者金凤的声音。

  既然金凤烈来了,我想救敖苍斯皮里,更别无望了。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人中,只有一个人不害怕,只感到骄傲。

  敖苍生不仅感到害怕,而且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笑。

  既然金凤烈来了,就算是大事,只要没有投球让人好起来,就没有烦恼。

  在十几只眼睛的注视下,一件中年紫袍缓缓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他身后是两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和七个身穿紫色盔甲的法老。

  中年紫衣人不是别人,是第一个上技术课的,金凤烈大师。

  金风的脸很严肃,他的眼睛在人群中显得很冷。

  从金凤烈的出现来看,在场的评委们心里都在发抖。

  来吧,主人,恐怕我不能在这里吃东西!

  金凤烈双臂灵活,缓缓走向五位身穿紫色盔甲的评委。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五个人,冷冷地问:“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一位伟人皱起眉头说:“看师傅,有人闯进技术室,打伤了很多技术人员。我们是来抓他的!”

  “哼,谁有胆量上技术课呢?”

  金风笑得很凶,他的眼睛突然掉进了笑风中。

  “看在上帝的份上,是他!”

  大眼睛的男人指着微笑的风,有时说生气。

  “哦,是他!所以你爬到那个小弟弟跟前想做吗?

  金凤烈突然看了一眼,擦去他那傲慢的眼睛,向那浓眉大眼的伟人喝了一杯。

  “他来了。”

  “我让你走了,你这个聋子?”

  眼看着一个大个子胖胖的眉毛骄傲地戴着篮球,金凤烈气得叫不出声来。

  他又一次被一位灰色统治者公开斥责。大眼睛的男人忍不住发抖。

  右手立刻被释放,傲慢的手腕很快被释放。

  如今,这个大眼睛的男人已经慢慢开始了解敖苍生刚刚说的外语。

  从教主奇怪的行为来看,这些男孩大多和牧师有着深厚的关系。

  否则,他将受到灰色皇帝和二级治安官的斥责。

  想想看,大歌迷们心中不禁一阵郁闷。

  如果你认识师父,你会说:“有必要这样戏弄我吗?如果我知道你认识师父,我会给我十个勇气,我不敢这样对你!”

  心这么想戴,大额头还不傲慢,露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金凤烈被侮辱后,金凤烈死了,严肃地看着风笑了。

  “你是不是闯进了加工技术课?”

  金风的神力不堪重负,眼睛炯炯有神。

  “是我。

  面对金凤的尊严,微笑的风虽然心里害怕,但并不是一个弱指标。

  “哼,快上加工技术课,你还有控制权吗?”

  金凤望着寒风,微笑着,向前看,不生气,不自信。

  “当然,赶去技术课是我的错,但这是做技术的风格吗,指责那些因为个人舞蹈而自欺欺人的人?”

  笑风嘲讽地笑了,直视着金凤,金凤既不自卑,也不高傲。

  “老兄,你好像对接法堂有偏见!这对我来说真的很奇怪。你这么说,但现在有证据了?”

  金凤烈在他的笑语中很容易找到模糊的数据。他笑着轻声说。

  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微笑的风来了。我面带冷色,尖叫着,“难道不足以对付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地被困在技术课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因不必要的指控而迷失方向的人吗?”

  听笑风说,金凤烈已经明白了他的语言的含义。

  随即,他苦笑着看着敖苍生说:“你在说他吗?”

  没有微笑的风。

  看到主人不再跟着他那鲁莽的大眼睛男人的喜悦之心走了,他和另外四个紫色盔甲的治安官悄悄地离开了。

  “老虎,你要去哪里?”

  大眼睛的人还没走两步,金的声音就突然大了起来。

  当声音传来时,赫顿震惊了。突然,她心里痛哭起来。秋后算账真的有必要吗?

  “天哪,你不想让我们忙吗?”

  老虎脸上带着痛苦,有时还会抓伤和担心。

  金凤烈轻轻地笑道:“他们可以走,但你得等着!”

  看到一只老虎被遗弃,另外四名身穿盔甲的紫色评委突然大笑起来,几场灾难性的电影恶作剧。

  哦!

  老虎低下头,傻乎乎地站在一边。

  微笑的风会想戴上它。他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因为采摘法塘的师傅金凤利对他毫不留情。

  但是没有材料,金凤烈把一件事放在了三种语言和两种语言之间。

  有一阵子,一阵充满怀疑的微笑的风。我不知道金凤烈是为了咩咩。

  “老虎刚刚踢了你,现在我把他交给你处理。”

  金风狠狠地看着老虎,笑着对敖苍斯皮里说。

  看着老虎现在的样子,敖苍斯皮里特的怒火才烟消云散。

  但考虑到金凤烈的说法,敖苍生巴虎想吓唬他。

  冷冷哼着小曲的敖苍生故意露出愤怒的表情:“大头,你现在后悔了吗?”

  “不后悔,如果还有时间,我现在就做!”

  老虎冷冷地打鼾,突然表现出厌烦的样子。

  他总是诚实正直,从不在战争时期说谎。

  敖苍生想借一只强壮的金手逼自己低下头,但他做不到。

  看到老虎突然改变了怯懦的样子,他被骄傲和金凤榜震惊了。

  突然敖苍生又说:“你知道如果你说出来,会导致后果吗?”

  老虎的脸没有变,现在他既不谦虚也不高傲。我不做这个治安官是件大事。

  “哼,要是我把你关进监狱怎么办?”

  看到这样的老虎,敖苍生有时会抓挠、欣赏。

  “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我…我没说我能,我…我承认!”

  老虎的大部起伏,但最后他把这样的话关掉了。

  敖苍生知道他在说这个,但他挠了挠。他马上笑了,说:“老虎哥,你不用激动,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别惊讶!”

  突然变脸使老虎很难接受。

  他看着骄傲和震惊许久才结婚,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只是…让我来吧?”

  太大了,不是吗?

  敖苍生自然变色。

  但是-但我不只是…为什么你突然…不惩罚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