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医能狂少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困惑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困惑

  “刘大哥刚锻九次,这个年轻人也能锻九次!真的是我老爸的头晕让他把目光移开了吗?”

  老他震惊了傲慢的苍生,好像被磁铁吸引了似的,但他的心,像飓风中的大海,开始汹涌。

  站在他身后的五个大块头,这时已经完全看清了他们的困惑。他们第一次不算傲慢的苍生。他们被苍生傲慢的沉默和无色所散发出的气势所深深征服。

  现在这五个人就像五个幸运儿的雕塑,站在这里,拿着一块木头和一个傻子,眼睛和一个对大哥,他们可以是一个大的!

  就在他老以为奥苍生已经锻好的时候,一个更骇人听闻的样子出现了。

  奥沧生完成第九次锻造后,没有将已经开始形成的钢坯浸入冷却液中,而是将它们再次放入炉火中。

  这一动作放大了老眼光,什么东西正在合上缝隙,像两个铜铃,惊恐地盯着奥沧生:“我们怎么能做十个烧成呢?”

  “封锁!”

  那一年的锤击声仍在快速地哭泣。虽然奥苍生脸上有汗,嘴角却一直带着微笑。

  何老的震惊早就在脸上凝固了。他红红的眼睛,眨不眨,看着奥苍生,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这时,简完全怀疑他的判断。他以为奥苍生根本不适合做一个炼厂的孩子,但在看了奥苍生炼厂这么久之后,他老发现自己的主观假设有多荒谬。

  更不用说奥沧生的汉兵素质了,他在纯粹的炼制技术上一点都不是新手。

  另外,奥苍生的扫风速度显然是一根浸在炼油厂几十年的老油棍。至少正如老人所想,如果他和奥苍生结合在一起,他就没有足够的骄傲。

  这样,他开始怀疑奥苍生刚才说的话,他不相信奥苍生已经学了一年了。

  但是,如果奥沧生不仅学了炼金一年,而且在他这个年纪,即使他从母亲的子宫里开始学炼金,他也只能学十年多,我们两个都不可能。

  压下心中的震惊和莫名其妙,老天爷多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奥苍生。现在,敖沧胜是第十三次伪造空白了。

  “十三个煅烧炉!”当我想到这一点时,何老的微调似乎并不高,我禁不住颤抖起来:“他都是人吗?”

  第十三次锻造后,奥沧生擦去额头上的一点汗,把成形的剑浸入冷却液中。

  “叹气”!

  一个局里的白人精神开始淹没在公众的耳朵里,因为它戴着它最小的儿子夏普。当人们再次看到长剑盒时,长剑已经从红色变成了银色。

  白棋散去了,虽然火势还存在,但剑上的情况是如此的冷,它立刻袭击了人民的心。

  此时此刻,人们不禁产生了一种错觉。目前,这把剑,好像已经变成了一条带毒信的毒蛇,或者变成了一只舞动着恶魔的血爪,人们不寒而栗地看到。

  如此自然的意思,刘庆浩刚做了一盒剑,而且强冷了好几次。

  在人阿民心中颤抖的那一刻,一股沉重的压力突然从人阿民的头上厚颜无耻地平息下来。在这种压力下,夹杂着强烈的破坏感,这是错误的,还是必须在人阿民中窒息?

  感觉到恐惧的压力,每个人都感觉到黑光在他们面前闪烁。下一刻,黑漆漆的火焰一燃,顿时平顺地佩带着傲慢的苍生右手燃烧起来,跳了起来。

  黑色的火焰就像一只眼睛,在骄傲的人的右手和小男孩的眼睛里跳舞。看起来像六个阿尼姆。

  正当我自寻烦恼的时候,我看见奥苍生的哥哥,那盒银剑,慢慢地向自己走来。

  此时此刻,剑的颜色似乎又一样了,从最有钱的白到晶莹剔透的白。

  他像一块高贵而傲慢的梦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像世界上一个九天的分子,他唱着一首醉酒的歌。

  “什么,我已经完成了精炼,请帮我看看!”奥沧生笑得像个样子,漠不关心地看着老说的话。

  刘庆浩看着那盒像冰水和雪一样的剑。他的眼睛因激动而闪闪发光,嘴里充满了激动人心的微笑。

  至于那五个大男人,那盒扭动着灵的汉兵,僵硬地看着骄傲的盛手,几乎没有把下巴掉到脚趾上。

  “安!”听到奥苍生的声音,老何如梦般醒来。他惊讶地看着奥沧生,看到时间很快地从长剑的盒子里过去了。

  他用手指轻轻地碰了碰那盒雪似的剑,冰凉的水就在剑上,呼吸着寒冷阴沉的空气,使他那浩瀚的心儿猛地一跳,开始慢慢地平静下来。

  他老用一只手碰剑,总是兴奋地和我说话,仿佛他碰了一个新绅士的儿子,过着一种生活。

  “好剑……太完美了!非常的剑…真是把剑!”随着旧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他的眼睛逐渐燃烧起来。

  “虽然是一名二等自然汉兵,但制作这盒剑的标准早于三等汉兵!当然,还有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是,灌输汉魂的方法,可以说是完美的,就是……!

  在这里,在他幸运的眼睛里,他突然闪现出一条羞耻的道路?这时,他突然想到了自己。

  几十年来,唐朝只有不到20个人认为他们会给他一层炼油厂。

  但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短短的两个半小时内,已经生产出一盒二等人才的汉兵。

  当然,这不是最古老的颤抖恐惧。最古老的战栗恐惧是纯粹炼制的鬼魂思想,罕见的汉魂印记,以及汉魂印记像鬼斧神一样工作的方法。

  这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就像雷电一样,抛在何老的眼前,他的问题是有点头晕。

  何老把这整件事总结起来,一共10分。这就是天赋。

  天才的东西根本不能依靠,更糟的是更糟。这就相当于一个小和尚,他一生都在刻苦练习,成为一个聚会,成为一个喋喋不休的人物。

  但有些僧侣已经练了一辈子了。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个子男人。最多,他比以前强壮。他一定比以前强壮。

  长而有益的静脉需要呼吸。这一次,他郑重地把目光转向那个骄傲的老人。在他眼里,他既不震惊也不羞耻。相反,他做了很多钦佩和深深的喜悦。

  “兄弟,你今年多大了?”他平静地问道,用慈祥的眼神看着奥苍生。

  傲慢的苍生是漠不关心什么老眼光,不谦虚,不傲慢,不无声。

  “今年15岁!”骄傲而苍白地说,嘴角带着微笑,就像最灿烂的阳光,让人感到轻松。

  “你叫什么名字?”他又问了。

  当他说这句话时,他笑了,眼里闪现出一个很快的胜利者。刚才,他太懒了,不肯听他的名字,因为他不看重自己的傲慢。不管怎样,他都会被韩天富踢出家门,问他是否没有问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