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极限调教港女人妻 > (95)
  ************95断头台上的高潮小喵的苦衷回到洞穴把饮水器装好后,我便解开她们的手铐并坐到一旁休息,心中却想像小喵的事,诗雅看出我有心事,便说:“主人你有心事吗?”

  我点了根烟便把小喵的事说了出来,这时紫琪也刚好醒来了,紫琪听后便说:“那要是她真的认识了新男朋友!你打算怎样啊?”

  我想了想便说:“要是真的话!而那男生又是真心待她的,我会祝福她的!”

  但诗雅却说:“主人这有点不对啊!你要知道小喵连那两只猫咪的名字,也是用你跟她的名字改的呢!而且我跟她交谈的时候,话题总是围绕着你啊!她又怎会突然认识了新男朋友呢?再说之前你母亲让我们离开你,她也没有答应啊!

  她又怎会突然之间说变就变呢!”

  紫琪听后便说:“也对啊!会不会是被人要胁啊?”

  我说:“但要是被人要胁,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诗雅和紫琪也不知怎么回答,我想了想便致电给智敏,让他留意那个男生,看来一切都只能等智敏的调查结果了,我边休息着边聊了起来,聊了一会紫琪突然正经的说:“诗雅你真的很爱文轩吗?”

  诗雅面红的点了点头,紫琪说:“那要是我让你为文轩牺牲生命你也愿意吗?”

  诗雅想也不想便说:“我愿意!”

  我正感到奇怪,紫琪便继续说:“不要答得这么轻松啊!我是认真的!”

  诗雅认真的说:“紫琪姐可能你一直也以为我是喜欢文轩的金钱,但其实我是真心爱着文轩的!所以我当然愿意为文轩犠牲生命啊!要是没有文轩这世界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啊!”

  紫琪说:“好!那你过去躺到那断头台上吧!”

  诗雅害怕的说:“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也说道:“对啊!怎么突然这样啊?”

  紫琪说:“文轩你先不要说话!诗雅你连躺在那断头台也不敢!我怎相信你会愿意为文轩犠牲生命啊!”

  诗雅听后便说:“这……我躺便是!”

  说着竟真的推开笼子走向断头台,我马上拉着诗雅说:“不用证明什么啊!我相信你便是!紫琪不要太过分好吗!”

  紫琪笑着向我打了个眼色,并说:“文轩你不要多事啊!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呢!”

  我虽然不知道紫琪又有什么计算,但我相信紫琪,这时诗雅也说:“紫琪说得对啊!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呢!”

  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走到断头台,走到断头台前诗雅害怕得腿也软了起来,紫琪说:“要是真的害怕便算了吧!但这也证实了!你不够爱文轩啊!”

  诗雅听后双眼流着泪说:“我是爱文轩的!”

  说着便咬紧牙关躺了下去,紫琪见这样便说:“这样还不够呢!你要把头放到那刑具中锁着,这才算真的躺了上去呢!”

  诗雅内心挣扎了一会,便颤抖着慢慢把头放到断头台前方的凹位中,躺好后诗雅便把枷关上,并说:“这样……可以了吗?”

  紫琪说:“这还不够呢!”

  紫琪推开笼子走到诗雅身边,诗雅不安的想转头去看,但木枷却阻挡了诗雅的视线,诗雅只听到一些叮叮噹噹的铁链声,我在旁边看着,只见紫琪竟拉起断头台的刀子,我马上过去拉着铁链并摇了摇头,紫琪笑着细声的说:“你相信我的话,照我的话做便是!我不会伤害诗雅的!”

  我听后便放手站到旁边,但还是胆心的看着,不一会刀子便升到诗雅的颈上,紫琪把铁链固定好,便说:“诗雅你头上刀子只要一跌下来,你颈上那美丽的人头便会掉在这桶子里啊!”

  诗雅听后马上挣扎着说:“紫琪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紫琪笑着说:“我也想看看文轩有多爱你呢!文轩你来把这铁链拿着,只要你一放手刀子便会掉下来啊!”

  紫琪故意弄出一些声响,我也佩合着假装接过铁链,紫琪笑了笑便说:“好啊!那现在你就握着铁链去干诗雅吧!”

  我假装生气的说:“紫琪这样会出人命的!”

  紫琪笑着说:“这也是在考验你啊!要是你只是顾着造爱而脱手了,那就证明你只是喜欢诗雅的肉体啊!但要是你们这样也能达到高潮,而手中的铁链又没有脱手,我可是有份大礼送给你们呢!”

  诗雅听后便说:“主人你可千万不要脱手啊!”

  想不到诗雅竟然同意了呢!

  紫琪听后便马上脱下我的裤子,并用手套弄我的鸡巴,并说:“文轩还不开始吗?”

  我没有说什么便走到诗雅身后,紫琪故意把一条铁链放到我的手上,并说:“记着千万不要放手啊!”

  我说:“诗雅你准备好了吗?”

  诗雅说:“主人……我准备好了!”

  我见这样便提着鸡巴干进诗雅的小穴,很明显诗雅现在是十分紧张,不单小穴比平时紧了不小,就是淫水也比平时多出数倍呢!

  我抽插了一会,紫琪竟走到旁边把刀子的铁链放下一点,诗雅听到刀子下降的声音,马上叫道:“主人……铁链啊!”

  我马上假装收紧铁链,紫琪也佩合着拉着刀子,诗雅虽知道刀子已停下,但还是十分紧张,小穴更收缩起来,诗雅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吸一口,但小穴传来的快感却不停冲击着,在害怕和快感的双重刺激下,诗雅不一会便达到高潮呻吟起来,紫琪见这样马上再次放开铁链,刀子马上快速的落下,诗雅听到刀子的声音,马上边呻吟边说:“主人……铁链……啊!要……到了……啊啊啊啊!”

  我马上看向紫琪,就在刀子快碰到诗雅颈子的时候,刀子却突然停住,我紧张得把精液也射了,诗雅也是极度害怕,马上发出尖叫,我看了看铁链的位置,原来紫琪早已把铁链尾段固定住了,刚刚就算是紫琪不拉着,刀子也只会落下到这个位置,我松了口气并说:“紫琪这样够了吧?”

  紫琪笑了笑便说:“想不到诗雅竟这样也能高潮呢!”

  诗雅说:“那现在你相信了吗?”

  紫琪笑着解开诗雅并说:“你以后别叫我紫琪了,你跟着小翠一样叫我姐姐吧!”

  诗雅有点奇怪的说:“紫琪这是什么意思啊?”

  紫琪说:“你对文轩的心意我早已知道了,我现在正式说,我准许你做文轩的第三名妻子!”

  诗雅听后竟高兴得昏了过去,我马上抱她回笼子休息,安顿好诗雅后,我便问紫琪:“紫琪怎么这么突然啊!”

  紫琪说:“诗雅有多爱你,我是一直知道的,但这次我答应让她进门,可不是因为她有多爱你,而是我知道你很喜欢她呢?”

  我好奇的看着紫琪,紫琪笑了笑便说:“难道系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她拍过婚纱照吗?你这么多的奴隶,你只和她拍过婚纱照而已!再说你和她不是有一对情侣戒指吗?你没有把戒指戴着,但诗雅却是常常戴着啊!”

  说着便指了指诗雅的手指,果然诗雅真的戴着呢!

  紫琪继续说:“再说你戴她来这的时候,我已知道你的心意了!难道你敢说你不想吗?”

  紫琪说得没错,虽说是用骰子决定,但其实我一早便决定会带诗雅来这了,我抱着紫琪说:“老婆你对我真好啊!”

  紫琪笑着说:“好了你就不用说这些吧!

  你去处理小喵的事吧!一会我想和诗雅倾谈一下,顺便把这地方的故事告诉诗雅!“我说:“好吧!晚点我再拿晚饭给你们吃!”

  紫琪笑着点了点头并说:“顺便拿些樽装水下来吧!这个饮水器我喝得嘴也酸了!”

  我笑着说:“你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了吗?不可以啊!你再多忍耐一天吧!”

  紫琪嘟着小嘴便走回笼子休息,我回到书房便致电给智敏,智敏马上向我报告一下,原来那男生真的是蓝球队长呢!

  而且一放学小喵便和他一起走到体育室,小柔正在跟着他们,智敏则因不能进入学校,所以只留在校外观察,我想了想便致电给阿坚,我情况告诉给阿坚后,阿坚便说:“文轩你让智敏进来吧!我陪她们到体育室看看!”

  我说:“麻烦你了阿坚!对了要是一会看到什么也好,你千万不要现身啊!

  我不想为你带来麻烦呢!”

  阿坚说:“放心吧文轩!我会处理的!”

  挂了线我便马上致电给智敏,我让智敏戴着蓝芽耳机走进学校,智敏一进学校,阿坚便出来迎接,阿坚带着智敏走到体育馆旁边的花槽,小柔也正躲在这偷看呢!

  她们三人偷偷从窗边看着体育室的情况,只见那蓝球队长用绳子把小喵绑着并戴上眼罩,然后便拿出电话不知在致电给谁!

  智敏见这样便问我是不是需要出手阻止,我想了想便说:“先看着吧!你先用摄影机把情况拍下!”

  智敏答应了声便拿出摄影机拍着,不一会便两名男生走进体育馆,小柔一看便说:“这不是阿俊和阿强吗!怎么会在这啊?”

  智敏让她先不要说话并继续拍摄,那几名男生谈了一会,阿俊便静静的走到小喵身旁,并伸手开始脱掉小喵校服,小喵只挣扎一下便没有挣扎,任由阿俊对她上下其手,小柔着急的说:“智敏姐,校长,你们快去救小喵吧!”

  说着便正想冲出去,智敏却拉着小柔说:“先看清楚吧!”

  小柔却说:“还看什么啊!再这样下去小喵要被侵犯了!”

  我听后让智敏把蓝芽递给小柔,我说:“小柔你先冷静一点吧!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小喵是不是自愿的呢?”

  小柔马上说:“小喵这么爱你怎可能是自愿的啊!”

  我说:“那更不能现在出手啊!他们一定是拿什么要胁小喵,小喵才会屈服,小柔我知你紧张小喵,但我比你更紧张呢!但你现在出去,他们要是把你也要胁了,那怎么办啊?”

  小柔哭着说:“文轩那现在怎么办啊?”

  我想了想便说:“你和阿坚先到校长室等着,智敏则继续拍摄,我会让私家侦探马上查查那蓝球队长的背景,并马上赶来!”

  小柔说:“文轩我想留下啊!我不放心!”

  我温柔的说:“小柔乖!听主人的话吧!到校长室休息一下,我和智敏姐姐会想办法的!”

  小柔听后便说:“那好吧!但你要快点来啊!”

  小柔把蓝芽交回给智敏后,便和阿坚到校长室等着,我马上致电给侦探们,并把蓝球队长的相片传了过去,我自己则马上上了我林宝,开车全速驶往元朗。

  ============================================================到了学校后,我便走进校园,校工认得我是校董,所以没有阻止我进校,我走到校长室,小柔已哭成泪人了,燕姿则在旁边安慰着,阿坚马上带我到体育馆,走到花槽处,智敏便跟我说:“主人你终於来了啊!我观察了一会,我看小喵不是自愿的,主人要我出去救他吗?”

  我想了想便说:“里面现在什么情况啊?”

  智敏说:“那三个男生正在休息着,小喵则仍被他们绑着,只是……”

  我说:“只是什么?”

  智敏不敢说话只摇了摇头,我马上抢过摄影机来看,我打开之前拍摄的画面,只见小喵被他们三个不停轮流干着,而且他们更不戴避孕套,把精液真接射进小喵的小穴呢!

  我虽有心理准备,但内心的怒火还是烧了起来,但理智告诉我一定要冷静,我说:“阿坚你先离开吧!我不想你牵涉其中!”

  阿坚笑着说:“你把我当什么人啊?再说小喵也是我的学生,要是你打算救人,怎能不算我一份呢?”

  我感激的拍了拍阿坚,我想了想便说:“阿坚你们学校有面具吗?”

  阿坚想了想便说:“在美术室应该有啊!”

  我说:“那你帮我拿三个过来,对了你的泰拳有退步吗?”

  阿坚笑着说:“一点也没有呢!”

  说着便走到美术室拿面具,智敏好奇的说:“主人你打算怎样啊?”

  我说:“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拿什么来要胁小喵,所以我们只好先救小喵出来,要是我们就这样走进去,要是要胁内容牵涉到我或小柔,那我们不是也会给他们要胁吗?所以只有蒙着面进去先救了小喵再说!”

  智敏听后便说:“好啊!让我好好教训他们吧!”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我们只能轻伤他们,而且不能打到脸,因为要是被其他人发现报警就麻烦了!”

  智敏点了点头,这时阿坚也走了回来,我把计划告诉阿坚,阿坚马上同意了,我们戴上面具便走进体育室内,他们三人看到我们先是一呆,随即阿俊便说:“你们是什么人啊?”

  我们没有说话便分别向他们三人打去,他们虽然也是运动健将,但又怎能低抗我们三个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人的攻击呢!

  不到三四招他们便被我们打倒在地,我马上跑去解开小喵的绳子和眼罩,小喵看见我后马上挣扎着说:“你是谁啊!快放开我啊!救命啊!”

  我马上把小喵打昏,并抱起他离开,阿坚则跟拿起小喵的书包跟在后面,我们正在离开的时候,阿俊和阿达还想冲上救小喵,智敏也没多说,便一个侧踢,把他俩再次踢倒在地,离开体育馆后,我们便一口气跑到校长室,我把小喵放在梳化上,小柔和燕姿则马上拿湿纸巾清洁下体,不一会小喵便醒过来了,小喵一看到我们,什么也没说便哭了起来,我抱着小喵说:“不要哭啊!我知你是被迫的,但我想知道他们拿什么要胁你啊?”

  怎料小喵却哭着说:“主人他没有迫我!我是自愿的!”

  我听后气得面也红了,小柔见这样便说:“小喵你想清楚再说啊!”

  小喵哭着说:“我是自愿的!他没有迫我!”

  我生气得一巴打到小喵脸上,小喵被我打得跌倒在地上,小柔马上挡在小喵身前并说:“主人不要生气啊!先问清楚吧!我看小喵是有苦衷的!”

  这时阿坚和智敏也过来把拉着,我冷静了一下便说:“算了我不理你了!”

  说着便离开校长室,小喵见这样马上抱着我的脚说:“主人不要走啊!是我不对!呜呜!”

  我冷冷的说:“不要紧啊!你没有错啊!是我这做主人的不对!以后希望你能找到幸福吧!”

  说着便推开小喵离开校长室,阿坚马上追了出来并说:“文轩有话好说,先来陪我抽跟烟吧!”

  说着便拉着我到学校的顶楼,阿坚递了根烟给我,我抽了数口便说:“想不到小喵竟是自愿的呢!”

  阿坚歎了口气并说:“我看未必,但小喵为什么要说谎呢?”

  我说:“这怎可能啊!她都说她自愿了,还会有假?”

  阿坚笑着说:“文轩这年龄的女孩你是不太懂啦!你想想看要是她不是被迫的,又怎会戴上眼罩啊!而且以小喵的性格,不太可能会喜欢那蓝球队长啊!”

  我想了想也是,但小喵为什么要说谎呢?

  我问阿坚有没有什么头绪,阿坚只是摇了摇头,正当我们想得入神之际,智敏竟传致电给我并让我仔细听着,开始我听到小柔和燕姿在安慰着小喵,安慰了一会便听到小喵说:“小柔!主人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啊?”

  小柔说:“那你为什么自愿让他们这样对你啊?”

  小喵哭着说:“这……我当然不是自愿的啊!但是我怕……主人会把他们杀了,我不想主人再为我杀任何人啊!所以才这样说!”

  我听后心中一痛,原来小喵是怕我再为她杀人,所以才说谎呢!

  这时电话再次传来小柔的声音:“小喵那你为什么会被他们那个啊?”

  小喵哭着说:“这都是我不好……呜呜!那天我小息的时候,躲在体育馆……跟自己……玩,怎料却被阿健(阿健就是蓝球队队长)发现了,他还拍了照片,他说要是我不听他的话,他便把照片发到学校的联网上!”

  燕姿马上插口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文轩啊?”

  小喵说:“文轩正忙着筹备婚礼,我不想打扰他啊!我原以为他只是想干我一两次而已!怎料………呜呜!”

  小柔听后生气的说:“他们……小喵你告诉主人吧!不然主人真的会不理你啊!”

  小喵只不停在哭,听到这里阿坚便说:“文轩你打算怎样啊?”

  我想了想便说:“我想只好让小喵暂时停学好了,我聘请一些补习老师让她在家学习吧!就说是因为健康问题吧!”

  阿坚说:“就这么定吧!但是那些照片你打算怎样啊?”

  我致电给侦探,把情况告诉给他们,他们想了想便说:“李生你放心!我们有方法可把所有资料拿回来,而且不会让他们发现!晚点我们再向你报告吧!”

  我挂了线便说:“照片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回校长室看看小喵吧!”

  说着便走回校长室,进到校长室小喵还是坐在地上哭着,我走到小喵面前便一巴打在小喵面上,并抱着小喵说:“你怎么这么笨!你就是告诉我,我也有很多方法处理啊!

  何必要自己受苦呢!”

  小喵着急的说:“主人你都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并说:“放心吧!他们不能再伤害你了!”

  小喵说:“主人你不要伤害他们啊!这都是我的错!……呜呜!”

  我说:“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们的!我们先回家再说吧!”

  小喵点了点头,我向阿坚和燕姿道谢后,便驾车回家,还好智敏选了辆四门的轿车,於是我便让智敏开我的车子回别墅,我则载着小喵和小柔。

  ========================================一路上小柔不停安慰小喵,我则没有说话,其实我内心也是充满矛盾,一方便是心痛小喵为我的牺牲,而另一方我则生气小喵对我的不信任!想着想着车子已驶到别墅,我让小柔陪小喵先进去,我则拿了点食物走到洞穴中,进到洞穴诗雅便走过来抱着我说:“老公你终於回来了啊!”

  紫琪也笑着走了过来并说:“老公!小喵的事情怎样啊?”

  我说:“算是处理好吧!对了,我给你们带来了晚餐呢!”

  说着便把食物放到木箱上,她们坐下吃着,边吃边问小喵的情况,我把情况跟她们说了,诗雅马上说:“那你打算怎对付阿健啊?”

  我想了想便说:“我也没什么打算,再说小喵已说了不可伤害他们,你叫我又能有什么打算呢?”

  紫琪说:“你才是主人啊!你的奴隶被侵犯了!你怎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呢?”

  我说:“这我知道!但是小喵既然这样说了!我想尊重她的决定!”

  紫琪笑了笑便说:“那不伤害他们就可以了是吧?”

  我点了点头,紫琪笑着说:“那这很简单,让阿坚找个借口把他们退学便是啊!一来可惩罚他们!二来不会伤害他们!”

  我想了想也是,但是找什么借口呢?

  紫琪见我想得入神便说:“你到学校随便找个借口跟他们吵架,再引他们出手打你,这不就行了吗?反正你已找侦探把相片拿回是吧?”

  我点了点头便说:“但他们刚要考大学入学试,要是现在被退学,他们的前途……”

  紫琪和诗雅没有再说话,我想了想便说:“这事迟点再说吧!对了吃饱便早点休息吧!明天可是监禁的最后一天呢!我可是准备了不少节目和你们玩的啊!”

  紫琪马上说:“我不要再搬泥啊!”

  诗雅也点了点头!

  我说:“放心吧!这儿也清洁得差不多了!明天可是会和你们好好玩玩呢!”

  他们笑了笑便继续吃着,我离开洞穴走到大厅,只见只有智敏在这,智敏一见到我便说:“主人!小喵自己走到密室中,说要等你去惩罚她呢!”

  我吸了口气便向密室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