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医俏小妹 > 第1585章 易飞云的变化

第1585章 易飞云的变化

  梁成飞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撕裂的悲惨下场,他整个人都似乎变成了小孩子手中的拼图一样稀碎。

  的确,莫瑶告诉他真相后,使之他原本沉重的心更加低沉。

  人活在这个世界,不得不遵从适者生存的原则,而且,还将亘古不变的遵从下去。

  仿佛,自然是一个可怕的杀手,一旦脱离了它所制定的规则,就会被他亲手淘汰掉。

  就如人们追求了上千年的长生,最终不过也只是一场梦。

  对于修炼者来说亦是如此,因为修炼者能打破这种平衡,所以才不会得到善终。

  而梁成飞也不过是凡体肉胎的人,也不过是活在这种规则之下的普通人。

  或许,梁成飞觉得,这就是一直以来修炼者无法打破的魔咒,一旦改变了自己的生命轨迹,这只无情的大手便会像拍死一只蚊子那般,将他淘汰出局,因此,称为天劫。

  想想真是可笑又可悲,上天给了他万中无一的修炼之躯,他更是费劲千辛万苦才打通了一百零八脉,然而,他所面临的却是更可怕的生死挑战。

  所以,他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继续走下去,做一个打破规则的人。

  想明白这些之后,他也不再畏惧自己的噩梦,更不再因为自己寿命问题而惶惶不可终日,毕竟,他是一个生下来本应该在无情的魔咒下来被淘汰下来的人。

  而他的存活已经有了非常不容易的奇遇,所以他又怎么还会奢求上天能给他长命百岁的机会呢?

  梁成飞回到梁家,梁纷雨早就在盼着他的归来。

  出去的时候,梁成飞不愿意带着梁纷雨,然而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两天,所以担心也是必不可免的。

  “事情都办妥了吗?”梁纷雨问。

  梁成飞淡淡的道:“放心吧梁姐姐,梁家的人都不会有事,也包括梁家人的企业,如今解决了梁富金的事,我还要彻底将东城里面属于陈天浩的势力一并拔出。东城风波因我而起,现在也应该由我还它一份安宁。”

  梁纷雨点点头道:“我也听易小姐说了,因此在家里闲着无事,便去探了探,大致将几家企业找了出来,这些企业最大的靠山都是陈天浩。”

  梁成飞惊讶的打量了梁纷雨一眼,接过梁纷雨手中拿着的文件,心下一阵莫名的感动,道:“梁姐姐,你真好!”

  梁纷雨轻轻笑了笑,有如朝阳一般灿烂:“我们都是为了梁家,为了共同的事业而奋斗,哪有什么谢不谢的,重建梁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所有梁家人的事,你说是吗?”

  梁成飞会心一笑,点头道:“梁姐姐说得是!”

  “你吃过饭了吗?我都为你准备好了,正好易小姐也没有吃,要不你和她一起吃吧!”梁纷雨连忙道。

  梁成飞也发现自己有些饿了,便点了点头。

  来到用餐的餐房,菜是梁纷雨亲手烧的,而易飞云也被梁纷雨叫了过来。

  说起来梁成飞这段时间也没有好好和易飞云聊过,梁成飞准备趁着用餐的时间,和她好好聊聊关于陈天浩的事。

  易飞云笑着调侃道:“梁神医是大忙人,来到望海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和你一起吃饭呢!”

  梁成飞显得很客气的道:“怠慢了飞云小姐,还请你不要见谅。”

  易飞云苦笑道:“好歹,我们也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然而直到现在你也这么客气的称呼我,要不我们以后都不要这么客气吧,你叫我飞云,我如梁姐姐一般叫你成飞,我可是记得,在晋都的时候,我就说过呢…………”

  易飞云潜意识里,仍然只当自己二十岁,所以跟着梁成飞叫了梁纷雨一声姐姐,她入乡随俗的能力倒是挺强的,即便梁成飞没有管她,她也不觉得在梁家住着有什么生疏,反而很快就喜欢上了这座繁华的大都市。

  梁成飞笑了笑道:“是啊,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一定记下,以后我就直接叫你飞云!”

  易飞云笑了笑道:“今天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的,因为我查出来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梁成飞惊愕的问道。

  易飞云道:“我查出雪狼和陈天浩发生了矛盾,这时候他们起内讧,却是不知道因为什么。”

  “还有这样的事?”梁成飞吃惊的道,“雪狼不是陈天浩最得力的手下么,他们之间竟然也有矛盾?”

  易飞云道:“正是如此,他们之间矛盾的来源一定是一件大事,所以只要我们顺藤摸瓜的查下去,一定能查到他们的秘密!”

  “也是,这些事你自己安排就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你已经暴露了身份,陈天浩大概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梁成飞叹道。

  易飞云并没有多少反应,道:“这是迟早的事,我在梁家老宅布置的蛊虫,以及我所使用的蛊术,他们不难分辨,但这也没什么,就算他们用整个神蛊家族来防备,我也不怕,我等的就是你的一句话,你什么时候开始反击?”

  梁成飞看了她一眼,顿时也不吃了,显得很纠结的样子,认真的分析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所以才没有擅自动手,可现在还不到好时机。对你我来说,陈天浩当然不足为惧。”

  “可真正可怕的却是孙时问那老匹夫,没有了他,陈天浩一年前就失败了。从无通神宗,到符道,再到玄门,再到十路英雄,这个老家伙曾经是一号人物,因此,他的实力绝非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指不定他正等着我上钩,而他唯一的软肋只有神蛊家族,因为他控制不了神蛊家族。”

  “所以,现在看似平静,在陈天浩和孙时问之间其实有着很微妙的关系,毕竟我实在太了解这两个人了,我从来都不认为孙时问是在帮一个除了血缘什么感情都没有的人。”

  “你想,他连我这样跟了他十多年的人也可以当成工具,怎么会将自己那个儿子当成宝?因此,我还不清楚他到底在筹备什么,此时贸然出击,搞不好会元气大伤,到时候若是再次遇到玄门等人的反扑,那梁家就再也没有机会,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易飞云听见这番话,也不觉皱起了眉头,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她才道:“也就是说孙时问无法控制神蛊家族,即便现在我将神蛊家族夺过来,他也没有办法?”

  梁成飞点头道:“是的,但是他已经开始将陈天浩的财产转向自己,得到一个空壳的神蛊家族,相信这也不是你的初衷。”

  易飞云表现得很爽快,对梁成飞毫不质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此作罢,同你携手,一起打败他们父子,到时候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梁成飞感激的道:“谢谢你的理解。”

  易飞云笑道:“这有什么,只是多等一些时间而已,再说,这梁府住着甚合我意,我还巴不得多住些时日呢!”

  听见这话,梁成飞也不禁笑了笑,想到易飞云的帮助,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感激之情。

  毕竟,有易飞云的存在,梁成飞再也不用担心梁家老宅,现在,陈天浩知道了易飞云的存在,对他来说也会更有利,谅神蛊家族的人也没有胆量来打蛊王的主意,这样对于整个东城来说也是安全的。

  “我梁家现在没有资金,也没有多少人,因此很多地方都劳累了你的手下,那些感激的话我也不再多说。”梁成飞道。

  易飞云绽放出花朵般的笑容,淡然道:“这才好啊,你若是天天感激我,我岂不是也要从你救我开始感谢起,否则,我现在也躺着未能苏醒呢!”

  梁成飞又不禁笑了笑,却在偷偷打量着易飞云,他不经意间发现,其实易飞云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不再是刚刚苏醒那般傲世高冷,那嘴角的笑意也是越来越多了,想必,她是真的习惯了城市的生活环境吧。

  易飞云委婉的吃了一些菜,忽然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梁成飞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本来,我的意思的确和你出入不大,拿下陈天浩,一洗自己的耻辱,这样梁家才有机会建立,然而,那天我见着了杨艺娇,不得不改变这个想法,我总觉得杨艺娇,陈天浩,孙时问这三个人各怀目的,也就是说,我们可能要对付的人还会多一个。”

  “孙时问藏得太深,我也找不到什么他的阴谋,所以目前能做的事也不多。”

  “但是,思路还是有,那就是静观其变,比我们还坐不住的人应该是他们,只要有了机会,陈天浩必死,到时候孙时问在望海会失去靠山,他也许已经筹谋了后路,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断掉他的后路,才能成功杀他。”

  “好在神蛊家族握在陈天浩手里,而不是在孙时问手里,这才是我们能攻克的地方,否则,那老匹夫当真难对付了。”

  易飞云笑了笑道:“你说的我也多少明白,反正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骗我,所以我愿意听你的安排,现在,你应该做的是,尽量不要浪费了梁姐姐的好手艺,毕竟我可也是沾了你的光,才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饭。”

  梁成飞笑了笑,没有再说,吃完饭便准备按照梁纷雨给的名单去寻找那几家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