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翻脸无情

第二百九十三章 翻脸无情

  余飞从来都不愿意受到威胁,他的原则是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由不得任何人指手画脚,袁家看上了自己治病救人的能力,觉得自己可能有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医书古籍,所以想要通过袁心怡将自己拿下。

  却不想他们彻底失算,他们觉得天之骄女一般的袁心怡,不可能和其他的女人一起跟着自己,只要自己和袁心怡在一起,便可以慢慢的掌控自己,最终却发现失算了。

  袁家老爷子,这是急了,打算直接逼迫,没想到余飞态度强硬的可怕,一步都不退让,所谓的交锋,变成了单方面的打擂,还是打不下来的那一种。

  在感受到背后的杀气之时,余飞动都没动,依旧将香烟送到嘴边,吸了一口,眼睛和老爷子继续对视。

  “我们袁家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只要你入赘进来,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而且你在袁家可以做二当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回去你们那穷乡僻壤刨地去呢?”

  老爷子和余飞对视了好一会,他还是没忍住劝道。

  “自己挣的钱花起来心里踏实,而且我还年轻,不像你垂垂老矣,当然图个稳当,我还能拼,为什么不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帝国。”

  余飞摇摇头,就算让自己去当省长他都不会同意,只有自己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房子,睡起来才踏实,别人赠与的,人家一旦收回去,你就会立马一无所有。

  “孺子不可教也!”

  看到余飞仿佛一块榆木疙瘩,怎么敲打都不顺着心意来,老爷子简直要抓狂了。

  “为什么就不试着放手呢?人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有自己的选择,你又不是上帝,不要总觉得自己在普度众生。”

  余飞摊摊手,反将一军,开始给老爷子洗脑。

  “放你的狗屁,我每天一睁眼,你知道多少嘴巴在等着吃饭吗?”

  老爷子破口大骂。

  “你万一一闭眼再不睁开,我保证没一个饿死的人。”

  余飞伸手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放凉了也可惜了,还不如自己润润口。

  老人家一把抓起自己的茶杯,向余飞丢了过来。

  余飞微微偏头,茶杯从自己的耳边飞过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不要逼我!”

  袁世泓觉得这场谈话,已经没有继续下去了必要了,觉得他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这是在发出最后的警告。

  “你最好也别逼我!”

  余飞喝完一杯车,将茶杯慢慢放回桌上,淡淡的说到。

  话音刚落,背后的杀气猛然爆发,余飞在地上重重的点了一下,整个人如同踩着弹簧一般从原地飞起,他刚刚落座的凳子下一刻便崩碎了。

  一个浑身被黑衣包裹的男子出现,手里提着一把长剑。

  余飞一个空翻拉开距离,落在了四五米之外。

  “好一个翻脸不认人。”

  余飞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原本觉得老家伙就是想要逼迫一番,没想到真的敢让人动手。

  “是你不识好歹。”

  袁世泓站起来丢下一句话,转身向自己的小院子走了过去。

  这时黑衣男子已经冲了上来,动作快如闪电,手里的长剑翻飞,一刀冷光袭来,余飞没有兵器,只能不断闪避。

  可是对方身手高强,招招致命,而且一招比一招可怕,余飞立马陷入险境。

  此时就算手里有一块板砖也好,可是自己赤手空拳,根本挡不住对方的利刃,加上被对方占据了主动权,他的龙虎拳毫无发挥的余地,幸好刀疤教了他一些配合龙虎拳的腿脚之法,所以他才能够每次险而又险的避开对方的长剑。

  “兄弟,有本事也给我一件武器,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余飞气的吐血,只能用激将法,试试对方能不能给自己一个家伙,好让自己有反击的可能。

  “想得美!”

  对方蒙面黑布之后,丢出三个讥讽的字来,手底下更加的果断狠辣了。

  “英雄不吃眼前亏,你给我等着!”

  余飞咬咬牙,闪开对方一招仙人指路之后,转身就跑。

  对方显然没想到余飞这么果断,发现打不过立马就跑,与之前宁折不弯的气势截然不同,急忙提剑就追。

  余飞逃跑的功夫绝对一流,别人跑起来需要运气,防止岔气和内功絮乱,可是自己哪怕闭着嘴巴不呼吸,都能在水下坚持一两个小时,所以还可以一边跑一边骂,跑起来当然占据了优势。

  可是他想跑也没那么容易,很快周围冒出来很多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我去你奶奶个腿的!不要脸竟然玩群殴!”

  余飞要哭了,但还是扯开嗓子骂道,一遍骂一边找空隙继续跑。

  “你们袁家还要不要点脸了,有本事出来一个单挑!”

  好不容易冲出了包围,可是余飞已经蓬头垢面,他咬着牙大声骂道。

  但是没有人理会他,身后一帮黑衣人还在追,甚至于袁家祖宅之中四面八方的安保人员也加入了进来,开始对他围追堵截。

  不过那些安保人员都是普通人,根本碰都碰不到余飞,甚至于还在添乱,余飞冲不出去,顿时将袁家闹的鸡飞狗跳。

  此时在袁世泓的小院里面,躺在躺椅上,一脸满意的品着茶水。

  “怎么样了?”

  老爷子忽然开口。

  忽然一个黑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他还是不求饶,还在跑。”

  黑影小声的说到。

  “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给我追,抓起来按照我说的办。”

  老人家露出一个让人不明所以的笑容。

  “是!”

  黑影答应了一声,又消失在了小院之中。

  很多袁家的族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一个人跑的很快,一会在这边,一会在那边,一边跑还在一边咒骂袁家八辈祖宗,到处都是人影,相当的混乱。

  毕竟这是袁家的大本营,余飞跑的昏头转向,可就是甩不开那些黑衣人,时不时面前就蹦出来一个。

  “不要逼我啊!再追我就对普通人动手了!我要抓人质了!”

  余飞跑累了,干脆也开始威胁,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万一被抓住,仇恨值不知道都积累到什么程度了,一顿折磨肯定少不了。

  话音刚落,就在他要穿过一片假山的时候,忽然地上弹起了一张网,余飞冲的太快,都来不及闪避,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网子是用特殊材料制造而成,余飞抓住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扯断,他被死死的包在了里面。

  “你妹的,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一个黑衣人追了上来,一边扶着腰喘气,一边指着余飞大声骂道。

  “你他妈是不是属兔子的!”

  另一个也好不容易追了上来,看到余飞被网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边喘气一边大声说道,别看余飞跑的轻松,他们却追的够呛。

  余飞被网子死死包住,却无可奈何。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有种单挑!”

  余飞气的直咬牙,简直不要太卑鄙,单挑变成群殴,最后连陷阱都用上了。

  “挑你妹,拖回去!”

  已给黑影走了上来,看了一眼之后说道。

  然后余飞被四五个人拉着网子那一头,仿佛一头死狗一般,被拖着一步步不知道向什么地方走去。

  “放开我,我自己走!”

  余飞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屈辱的行为,大声喊道。

  “再废话现在就宰了你!”

  一个黑衣人转头,恶狠狠的说到。

  “你妹的!”

  余飞只能弱弱的回了一句,然后眼睛不断向四周看去,寻找逃走的可能。

  很快余飞被带到了一个房子门口,打开门之后,里面然后有一道通往地下的入口,这个时候有人上前给余飞戴上了手铐脚镣,然后才打开网子,几个人压着他向地下走去。

  周围七八个黑衣人手里提着家伙,余飞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带进了黑咕隆咚的地下。

  走过一段光线很暗的通道,眼前豁然开朗,余飞仿佛看到了四五十年代的监狱,到处都是大铁门。

  哐!

  余飞看着铁门关闭,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小房间里面,四周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门都是精钢做成,有小臂那么粗。

  黑衣人将他关进去之后,竟然全都转身离开了,并没有严刑拷打或者折磨他的想法。

  余飞一脸懵逼的走过去站在门口,他周围的牢房都空荡荡的,只有地上又一些稻草供人休息,而他的牢房地面干净的连老鼠屎都没有。

  “喂,要杀要剐给爷爷来个痛快,这算干什么?”

  余飞站在门边大声喊道,他的声音回荡了几圈,没有人回应。

  余飞蒙了,袁家这是要干嘛,打算把自己关到死吗?

  余飞试图破坏铁门,可是实在太粗了,而且似乎参入了合金,他努力了半天也没破开,而身后的混凝土更别想了,鬼知道有多厚。

  气急败坏的站在原地骂了半天,把袁家祖宗八辈都拉出来骂光了,可是依旧没有人理会,余飞可以确定,这个牢房里面除了自己,真的没有其他人了。

  “好歹给我抓进来一个作伴说话的啊!”

  余飞骂累了,弱弱的说了一句,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安静的自己呼吸声都能听到,的确让人很崩溃。

  余飞盘膝坐了下来,既然出不去,那就待着等待时机,修炼内功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法,修炼的时候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孤独,甚至还会有很舒爽的感觉。

  余飞渐渐进入了修炼状态,整个人的气息缓缓收敛,仿佛一个坐禅的老僧,久久没有一丝的动静。

  咔……

  最后连牢房的灯光都熄灭了,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和寂静之中,仿佛身处无底的深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