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干预的战斗

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干预的战斗

  一场大战蓄势待发,黑瞎子一家被人堵在了家门口,非常的不开心,走到近前之后,站起来发出威胁的吼叫,试图吓走野猪群。

  可是野猪是一种没脑子的生物,越生气越二-逼,加上数量占据优势,一个个用蹄子蹬着地面,等待头猪发出攻击的命令。

  这些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生物,已经习惯了战斗,习惯时刻面对危险的生活,有领地意识的动物,他们的底线就是领地不被侵犯,尤其是对于领地十分在意的黑瞎子,这属于绝对不能退缩和容忍的事情。

  野猪群则是些二-逼,只要是眼前出现的对他们有威胁的动物,统统都想一脑袋撞飞出去。

  余飞不敢让黑瞎子发现自己,因为黑瞎子会一个逆天的技能,那就是爬树,要是自己暴露,鬼知道这两种动物,会不会忽然同仇敌忾的合起来对付自己。

  “吼!”

  “哼哧!”

  经过短暂的对峙,双方那点可怜的耐心快速消失,一起扑向了对方。

  三头黑瞎子大战野猪群,这场景可不多见,余飞急忙拿出手机拍摄了起来,这么劲爆的场面,就算是人与自然节目里面,都不多见,因为十分难以拍摄到。

  二十几头野猪,发起死亡冲锋,简直像是一群推土机,所过之处地面上的小树灌木之类的全部被踏平了。

  熊瞎子体型巨大防御更强,这就是他们的资本,直接扑了上去。

  很快三头黑瞎子便和野猪群不分彼此的战斗了起来。

  吼!

  小一点的黑瞎子,被一头成年野猪给撞在了背上,直接飞了出去,发出了痛苦的怒吼。

  这下可激怒了两头成年黑瞎子,黑子被人揍了,这事绝对是不能忍,余飞分不清公母,反正他看到一头黑瞎子,将一只野猪抓住之后,一巴掌拍的趴在地上,一口咬了下去,那头野猪的脖颈上立马出现了一个血洞,一大口血肉被撕了下来。

  吃痛的野猪顿时发狂般的挣扎了起来,黑瞎子一个不小心,就被野猪挣脱了。

  这时另外一头野猪,从黑瞎子的背后,一个死亡冲锋撞了上来,毫无防备的黑瞎子,被野猪撞的一个踉跄,野猪毕竟体型不如黑瞎子,自己也一头摔倒。

  眼尖的余飞发现,野猪的两个獠牙,竟然在黑瞎子的身上,刺出了两个血洞。

  余飞立马意识到这三只黑瞎子再这样被围攻下去,恐怕会渐渐落入下风,原本人家一家三口在这里生活的好好地,要是一般情况下,野猪在附近闻到黑瞎子的气味,也会主动离开,这次因为自己激怒了野猪,才将野猪群给带了过来,所以自己有些对不起黑瞎子一家。

  所以余飞决定帮助者一家三口,他将弓箭拿在手里,一点点离开,一直利剑对准了这群野猪之中的头猪。

  野猪完全不知道,他们追了两座山的人类,竟然就在头顶七八米之上,而且此时已经拉开了一张强力的弓。

  头猪的体型最大,浑身鬃毛都成了黑红色,看起来仿佛要成精了一般,一对长长的獠牙从嘴里伸出来,绝对是一对大杀器,此刻正带着几个手下围攻长的最壮实的那头熊瞎子。

  嗖……

  余飞将弓拉满之后,猛的松开了手,十米以内余飞当然不会拖把,打磨的非常尖细的箭头,穿过了几片树叶,重重的刺入了头猪的背部,半截箭身都没入了进去。

  吼!

  忽然莫名其妙受到攻击,而且背部传来剧痛的头猪,愤怒的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怒吼。

  正在这时,第二只利箭再次破空而来,仰头大叫的头猪,张开的嘴巴忽然被利剑射穿了下巴,利箭的尾部为了平衡而固定的尾翼,正好卡在了野猪的下巴上。

  头猪想要合上嘴的时候,触动利箭,正好拨动了伤口,剧痛不断的出现,更加的愤怒了,眼睁睁的看着嘴巴被利箭射穿,却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从何处而来。

  嗖……

  又是一支利箭,直击头猪的脖颈,这么近的距离,加上居高临下,利箭威力更甚,大半截箭身竟然直接刺入了野猪的脖颈之中,不过因为不了解这种动物的身体构造,余飞还是没有射中动脉或者气管这样的致命之处。

  但是这对于头猪来说,已经是这辈子最重的伤了,明摆着不是黑瞎子所为,但是此刻他只能看到熊瞎子,所以也只能用熊瞎子出气,竟然丝毫不讲道理的冲向了熊瞎子。

  “这头蠢猪!”

  余飞本想这样逼着头猪带着野猪群离开,没想到这个没脑子的货,竟然反而更加的凶横了,不顾身上插着三支利箭,更加凶猛的攻击起了熊瞎子。

  余飞再次取箭搭弓,瞄准了头猪的眼睛,不过别看野猪体型大,那眼睛还真的和这样的体型不协调,有点小,余飞都没把握射中。

  但是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感,余飞决心今天要救黑瞎子,深吸一口气之后,学着电视上那些狙击手一般,一边缓缓的吐气,一边瞄准。

  嗖……

  余飞终于松手,利箭从天而降,正在冲向黑瞎子的头猪,来不及反应,便感觉一只眼睛忽然看不见了,而且那只眼睛的部位,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传来。

  余飞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一箭射入了野猪的眼睛之中,这绝对是致命的伤势,头猪哀嚎一声,立马倒地。

  头猪完蛋了,剩下的野猪顿时气势锐减,以他们的脑子,没有看到余飞,根本不知道是有人从旁协助,还以为是黑瞎子大发神威。

  野猪群绕着黑瞎子一家三口四处跑动,却不敢再次主动进攻了,这会也已经有好几只野猪负伤,黑瞎子也不是吃素的,野猪群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忽然一只野猪胆怯了,转身就跑,剩余的野猪见状,也急忙跟着快速撤走了。

  大战在余飞的干预之下,终于结束,黑瞎子以为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了胜利,顿时站立起来,得意的仰天大吼,宣告着自己的威武和胜利。

  藏在树冠上的余飞,看到熊瞎子的嘚瑟样,不屑的撇撇嘴,将弓箭收了起来,现在就是考虑怎么离开了。

  不过黑瞎子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是准备就地享用战利品,虽然熊瞎子也受伤了,可是对于他们那巨大的体型来说,并不致命,吃饱了才有力气养伤。

  三只黑瞎子竟然围在头猪的尸体边上,直接开始了家庭聚餐,那血腥的场面,余飞看的都有些恶心,这些茹毛饮血的野生动物,还真的都是好牙口,将头猪撕扯的肠穿肚烂,然后便大口吃了起来。

  看样子这一家三口暂时是不准备走了,余飞却不想继续停留在这里了,孙赖子和王大锤还在等自己,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那两个货还真不一定可以解决,更别说还带着一只哼哼个不停,容易暴露目标的母猪佩奇。

  余飞悄悄的从树冠上下来,顺着树干慢慢向地面接近,尽量不发出声音,如果黑瞎子发现不了自己,那就最好了,否则而鬼知道是不是又要来一次绝地大逃亡。

  不过余飞却忘记了,黑瞎子的嗅觉也十分灵敏,之前他藏在树冠上,加上黑瞎子只顾着战斗,所以没有注意,而且树冠比较高,风会将他的气味带走,现在余飞一点点的接近地面,黑瞎子立马闻到了余飞的气味,一家三口都抬起头警觉的想这边看了过来。

  刚刚从树干上滑下来一半的余飞,和黑瞎子对视在了一起,他急忙放在手,直接跳了下来,转身就跑,黑瞎子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余飞实在不想和这浑身是血的一家三口打一场。

  不过黑瞎子竟然只是看了看,发现余飞跑掉了,又得意的吼叫了几声,然后继续享用起了美餐,并没有追余飞。

  看到黑瞎子还挺上道,余飞跑到安全距离之后,便放慢了脚步,这原始森林还真的是危机四伏,各种毒虫蚁兽横行,没几把刷子的话,进来这里完全就是给人家送口粮来了。

  虽然摆脱了黑瞎子和野猪群,余飞还是不敢放松,一边赶路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山林里老虎豹子蟒蛇全都有,一个不小心就会面临仙险境,余飞现在都无法忘记,上次差点被蟒蛇给活吞了那一幕。

  孙赖子和王大锤等了许久,还不见余飞回来,两个人都有些慌了,按理说要是余飞没有危险,早就该回来,可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等不到余飞,两个人便将母猪佩奇绑在了一颗树上,准备去寻找余飞。

  “沙沙沙……”

  忽然不远处的传来了荒草被拨动的声音。

  两个人立马紧张了起来,王大锤立马将土枪端在了手里,对准了动静传来的方向,孙赖子快速在腰间摸了一下,一把手枪被他拿了出来,这是进山的时候,余飞给他的防身武器,一般出山余飞就会收走。

  明显不是风吹的声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接近,两个人都有点紧张,这个时候余飞还没回来,万一再出现一只猛兽,那简直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卧槽,你们两个啥意思?”

  荒草被拨开,余飞从后面走了出来,看到两把枪都对准了自己,被吓了一跳。

  “余哥!你终于回来了!”

  王大锤急忙将土枪收起来,激动的说到。

  “我们以为是野兽在接近!”

  孙赖子急忙解释,也将手枪收了起来,生怕被余飞没收。

  “不错,很警觉。”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三人便开始考虑,如何爬上这段近乎垂直的陡坡,因为是山体滑坡所产生,所以是一个比较整齐的断崖,还是土质结构,没有多少着力点可以供人攀爬。

  “把你的柴刀给我!”

  余飞想了想,将自己腰间的柴刀取下来,又要来了孙赖子的柴刀。

  柴刀类似于砍刀,不过主要是劈柴防身的作用,所以有一定向内的弧度,又有点像尼泊尔军刀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