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口角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口角

  众目睽睽之下,盛锦月骑虎难下,咬牙道:“我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

  尹潇潇挑了挑眉:“你若赢了,以后我尹潇潇处处让你三分,绝不和你生口角。你输了,立刻向林姐姐道歉!”

  林微微万万没料到尹潇潇会为自己出头,心中十分感动。低声道:“多谢尹妹妹!”

  尹潇潇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然后又看向盛锦月:“你来射箭,我替你数!”

  人争一口气!树争一张皮!

  盛锦月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定心凝神,拉弓射箭。

  第一箭中了靶心!

  尹潇潇爽朗的声音响起:“一!”

  第二箭也中了!

  “二!”尹潇潇继续数了下去:“三……可惜,这一箭没中。诶呀,又一箭射偏了!”

  一共中了八箭!对盛锦月来说,这已是她射御课上的最佳记录。换在平日,盛锦月一定雀跃不已。

  今日,却成了一个耻辱的数字。

  盛锦月万般不甘愿地认了输:“是我输了!林微微,对不起,我不该取笑你。”

  林微微出了心头闷气,倒也未得理不饶人,应了一声之后,又认真说道:“盛锦月,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今日是尹姐姐替我和你比试,赢了你!总有一日,我林微微会亲自赢你一回!”

  盛锦月习惯性地撇撇嘴:“白日做梦!”

  林微微什么也没说,只握紧了手里的长弓,目中满是坚定。

  ……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众少女各自散去,站在箭靶外五十步之处,各自拉弓练习。

  廉夫子目光如炬,挑剔之极,要求严苛。脸皮薄的,被数落几句,便红着脸要哭。譬如方若梦林微微。

  也有脸厚胆大的,被廉夫子训斥,还要张口辩驳几句。譬如尹潇潇谢明曦!

  唯有一个人,从未被廉夫子数落过半个字。

  这个人,正是默默拉弓练箭的六公主。

  稍一点拨,便能融会贯通。人稳如山,箭法精准,且速度极快。别人射一箭,六公主至少已射出两箭。

  也因此,每个人练完一百箭,六公主已练了两百箭!

  练完箭后,少女们一个个胳膊酸痛,轻声抱怨。坐到一旁休息不肯起身。六公主却退至八十步的位置,继续拉弓练箭。

  谢明曦默默相陪……到底是为了陪伴好友还是争强好胜,就不必计较了。

  尹潇潇也尚有余力,索性也一并练习。

  射御课和武艺课上,这样的情形经常出现。众少女从一开始的惊讶羡慕,到现在的习以为常。悄悄凑到一起低语。

  “人不可貌相,半点不假。真没想到,六公主殿下竟这般厉害!”

  “可不是么?我原以为尹妹妹身手最佳,必能大放光彩。万万没想到,六公主竟比尹妹妹更胜一筹!”张口的是和尹潇潇最要好的萧语晗。

  颜蓁蓁小声咕哝:“谢明曦射御出众,才最令人意外。”

  李湘如默然不语。

  是啊!

  六公主弱项极其明显,尹潇潇其余课程平平,唯有射御出众。而谢明曦,却是礼乐射御数书皆佳……

  世上怎么会有这等全才?

  她真的能胜过谢明曦吗?

  ……

  练完箭后,便要练骑马。

  莲池书院里有马厩,里面养了十余匹温顺的母马。学生们上射御课时,便由丫鬟们去马厩里领一匹,上完课后再送回去。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夸一夸扶玉了。

  这十几匹马都称得上良驹。不过,良马也有高下之别。想领到好马,全靠丫鬟的眼力和速度。

  在一众娇滴滴的美貌丫鬟里,又黑又壮力气又大的扶玉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也因此,扶玉每次都能“抢”来脚程最佳耐力最足的好马!

  这匹马通体雪白,只有尾巴尖是棕色,好看又神气!

  染墨连着几回都抢输了,心中颇为不忿。这一日,特意挤到了最靠前的位置。奈何马厩门一开,扶玉便如闪电一般冲了进去,迅疾将白马的缰绳抢至手中。

  染墨心里那个气就别提了,忿忿不平地挑了另一匹脚程不错的黑马,一边轻哼不已:“骑的马再好也没用,反正骑马根本比不过公主殿下。”

  扶玉一听不乐意了,也冷哼一声:“我家小姐样样出众。礼乐书每门都是头名,射御数也能排在前三!”

  染墨:“……”

  主子口齿伶俐,这个黑丑的丫鬟也这般惹人讨厌!

  染墨瞪了扶玉一眼。

  扶玉毫不示弱地回瞪一眼。

  ……

  扶玉素来藏不住半点心思,将白马缰绳交到谢明曦手中之极,忍不住告了染墨一状:“小姐,刚才奴婢抢了这匹好马。染墨竟取笑小姐骑术不及六公主。”

  谢明曦:“……”

  谢明曦难得也有被噎着的时候,过了片刻才淡然道:“染墨说得没错,我骑术确实不及公主殿下。”

  六公主就在谢明曦身侧。

  扶玉虽压低了声音,耳力灵敏的六公主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六公主皱了皱眉,扫了染墨一眼。

  染墨被六公主目中的凉意惊到了,满腹委屈地辩解:“奴婢不是有意取笑谢小姐。公主殿下骑术精湛,是有目共睹的事。奴婢只是不忿扶玉每次都抢那匹白马……”

  六公主冷然打断染墨:“明日起,让湘蕙随行伺候。”

  染墨俏脸一白,双膝一软,跪下请罪:“奴婢出言无状,行事鲁莽,殿下责罚,奴婢并无怨言!只是,奴婢一直贴身伺候殿下……没人比奴婢更熟悉殿下的性情脾气。恳请殿下收回成命!”

  染墨确实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奴婢!

  可这份忠心,是对以前的六公主……八岁时落水而亡的六公主!后来七皇子盛鸿顶替六公主身份活了下来,染墨无可奈何地认了新主子。

  原来的盛鸿,从不让任何宫女近身伺候,除了知悉秘密的染墨和湘蕙。

  而今,自己已是这具身体的新主人,自然不愿有这么一个熟知盛鸿性情脾气的人在身边。

  正好趁着此次机会,换了染墨。

  六公主打定主意,不再多言,骑着骏马离开。

  跪在原地的染墨,目中闪出委屈的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