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过往(二)

第二百七十七章 过往(二)

  每一次任务,都需置之死地,用死士来形容,也算合适。

  谢明曦并未太过意外,目光掠过六公主平静的脸孔,继续探询:“你可是自小便习武?”

  六公主点点头。

  只听谢明曦又问道:“你可有父母亲人?”

  六公主迅速摇头:“没有。”顿了顿又道:“我自小便是孤儿。”

  身为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孤儿院的数百孤儿中被挑中,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只是,年幼的孩童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命运。

  之后,自己便和另外数名身份相同的孤儿一起接受最严苛的训练……用自小习武来形容,也算恰当。

  只可惜,苦练多年而成百发百中的枪术,如今没了用武之地。反倒是当年一时兴起练过的骑马射箭派上了用场。不得不让人感慨命运的神奇。

  挑选死士,多是孤儿。皆因孤儿无亲人牵挂,最易掌控。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心中的猜测,终于得到了明确的肯定答复。

  “现在想来,无牵无挂无人惦记,也是好事。”六公主淡然的声音里透着洒脱:“过往的一切,俱被斩断。如今我重获新生,有了崭新的人生。”

  谢明曦心中依旧存着一堆疑团,蹙眉问道:“六公主殿下因高烧离世,你骤然出现在她的身体内,是否因为你也殒命,灵魂才会离体?”

  “为何不是别的灵魂,偏偏是你?你和六公主之间,是否存着神秘的联系?”

  六公主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你的疑问,也正是我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

  老天让自己重生在这具身体内,总该有些缘故吧!

  或许,这具身体是自己的前世?

  对曾经的无神论者而言,这样的猜测颇为荒谬。不过,最荒谬的灵魂穿越已成了事实,自己也从极度的震惊中迅速冷静并接受了现实。

  如今,便是有再荒诞离奇的事,自己也不会太惊讶了。

  ……

  寝室里安静了片刻。

  谢明曦深深地看着六公主,冷不丁地问道:“你是不是未曾读过书?为何礼乐书三门课程俱弱?”

  不愧是学霸中的学霸,在这等时候,竟然关心起自己的读书问题来了。

  六公主哭笑不得地解释:“你误会了。我虽身为‘死士’,也是要读书的。”

  只是,读书的时间远不及训练的时间多。

  再者,自己天生便不喜文科,久而久之,文科薄弱也是不争的事实。反正出任务用不到之乎者也,文科的薄弱丝毫没影响到自己身为最优秀特工的事实!

  如果当年知晓有这么一天,自己会被扔到满目茫然的大齐朝要苦学四书五经,怎么也会多下些苦功读书。

  六公主心中唏嘘一回,主动张口对谢明曦说道:“不过,我以前不喜四书五经,没认真学过。礼仪音律也都未学过。”

  谢明曦的目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个不必说,我也能猜得出来。”

  又被无情地奚落一回的六公主:“……”

  六公主一言难尽的表情,引得谢明曦轻笑不已。

  六公主终于肯敞开心扉,透露不愿为人道的过往。

  此时此刻,两人隔着数尺之遥,中间还隔着两层薄薄的纱帐,却比往日并肩携手时更亲密。

  六公主挣扎着放下豪言壮语:“这半年来,我已有了飞速的进步。如此下去,不出三年,我便能追上你了。”

  谢明曦继续轻笑,目中闪过一丝纵容的戏谑:“好,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六公主脸不红气不喘地吹大气:“你就等着看吧!”

  谢明曦忍俊不禁,弯起嘴角。

  ……

  层层坚固的防备,便如坚硬的壳一般。一开始坚不可摧,待有了一丝裂缝,很快这丝缝隙便会越来越大。

  不欲为外人知晓的隐秘,也很自然地说了出口。

  “前世我活到了二十四岁,在一次任务时被内应出卖,泄露了真实身份。几十个人层层包围之下,我无力逃脱,索性同归于尽!”

  “临死的时候,还拖了一堆垫背的。我也算死得不冤了。”

  六公主声音淡淡,听不出什么痛恨欲狂不甘:“我六岁被选中做了死士,从十四岁起,被陆续派出执行任务。算来整整十年,也算对得住培养我的……”

  国家两个字到了嘴边,又迅速换成了:“主子。”

  身为国家的“秘密武器”,最终的宿命多是如此。

  便如大齐朝被权贵秘密豢养的死士们,不出动则已,一出动大多九死一生。有的完成任务,也得立刻赴死。免得泄露主子的身份。

  这是活在阴暗中的所有死士的共同命运。

  谢明曦嗯了一声,随口道:“你可曾嫁人生子?”

  六公主:“……”

  六公主清了清嗓子,力持镇定:“没有。我的那个世界,奉行晚婚。有的三十岁了还未成家。我还年轻,连喜欢的人都没有,何言嫁人生子?”

  谢明曦难得有些讶异:“在大齐,年过三旬做祖母的比比皆是。你们竟到三十岁才嫁人?”

  真是奇风异俗!

  六公主和谢明曦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腹诽。

  ……

  倦意悄然袭来。

  谢明曦有了睡意,迷迷糊糊地闭上眼。

  耳边隐约传来六公主的声音:“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前世嫁给四皇子,做了宫妃,之后又如何?”

  可曾为四皇子生儿育女?

  四皇子到底待你如何?为何你对他讳言莫深只字不提?

  你何时闭上双目?是否有人害了你?

  你的仇人,除了盛渲之外,还有何人?

  还有,你对曾经骗过你的人,该不是真得彻底翻脸,永不原谅吧……最后这个问题,六公主没勇气问出口,只在心里默默翻滚一回,便被按捺下去。

  等了许久,六公主也未等来谢明曦的回答。只听到谢明曦绵长轻微的呼吸声。

  谢明曦已睡着了。

  六公主目力极佳,透过两层薄纱,依然能清晰地看到谢明曦平静柔美的睡颜。心里的躁意也随之消失无踪。

  六公主闭上眼,很快一起入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