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良缘(二)

第三百三十四章 良缘(二)

  “小姐,余管事和叶姑娘一起来了。”

  从玉笑吟吟地来禀报,目中闪烁着欢喜和艳羡。

  余安和叶秋娘彼此有情,却一直未挑明心意,耗费了两年时光。春锦阁里的大小丫鬟都看在眼底。私底下没少议论过。

  如今谢明曦主动张口保媒,两人又一起相携而来,结果不言而明。

  谢明曦挑眉一笑:“让他们进来吧!”

  片刻后,余安和叶秋娘进来了。

  二十七岁的余安高大俊朗,二十岁的叶秋娘俏丽妩媚。两人并肩同行,虽未对视,却各自扬着嘴角,目中闪着喜悦的光芒。

  两人一起跪下。

  “多谢小姐保媒之恩。”余安满怀喜悦地磕头谢恩:“秋娘已经应了亲事。”

  叶秋娘生性磊落坦荡,既决定应下亲事起,便不再忸怩。也跟着一起磕头谢恩:“多谢小姐保媒。”

  看着一双璧人,谢明曦目中闪出笑意:“别跪着了,都起身吧!”

  两人再次谢恩,然后一同起身。

  没等谢明曦张口询问,叶秋娘便道:“余安是官奴之身,绝无放入良籍之理。我甘愿嫁他,也不在意他身份为何。”

  “小姐于我有再造之恩,我早已视小姐为主。以后一并随余安入奴籍,亦心甘情愿。”

  余安的身份确实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按大齐律例,官奴不得入良籍。

  谢明曦此时还是闺阁少女,若想办成此事,少不得要私下请托谢钧出面。如此一来,谢明曦暗中经营的私产,只怕也瞒不过谢钧……

  父母在,儿女不得有私产。谢钧若动了心思,谢明曦总要费心应付。

  余安没有对叶秋娘言明自己的差事,不过,以叶秋娘的聪慧,余安稍加暗示她便猜了个大概。

  叶秋娘思忖片刻,便做出了和余安同入奴籍的决定。

  长姐出嫁为奴籍,对叶景知将来科举之途也无影响。

  ……

  对叶秋娘的决定,谢明曦也有些意外。

  平心而论,于眼下而言,这确实是最稳妥的法子。待日后,她长大成人,可以正大光明地拥有私产后,再放他们为良籍也无妨。

  谢明曦心念电闪,已有了决定,却未多言,微微笑道:“也好。总之,你得一直留在我身边,为我下厨做饭。我一日都离不得你。”

  “你们两个成亲以后,你工钱照拿。余安那一份,也由你一并领。”

  最后一句,显然是打趣了。

  叶秋娘微微红了脸,和余安迅速对视一眼,心中俱是甜意。

  “余安年龄也不小了,不宜再蹉跎。早些挑个好日子成亲吧!”谢明曦又笑道:“我这个做主子的,总得表示一番心意。便送你一处两进的小宅子做贺礼。”

  两进的小宅子,至少也值千两银子。

  余安受宠若惊,连连推辞:“小姐一直厚待奴才,这三年,奴才也积攒了不少银子。想置办宅子,绰绰有余,如何敢当小姐这么重的贺礼……”

  玉容膏神仙丸的生意大赚特赚,按着谢明曦的吩咐,余安可以从中拿一成。三年折算下来,也是一笔极惊人的银子。

  只是,余安对金银并无贪念。搜罗高手死士,豢养暗卫,俱是花钱如流水。余安将自己的银子也都贴了进去。对着谢明曦报账的时候,却只字不提。

  谢明曦又岂会半点不察?

  “余安,你当得起。”谢明曦温和地注视着余安:“你对我这个主子忠心耿耿,尽心当差。我都看在眼底。”

  “区区一处宅院,算不得什么。”

  “待日后,我定会给你更好的前程。”

  余安感动得红了眼眶。

  谢明曦又轻笑一声:“大男人哭哭啼啼地可不好看。记得以后继续为我这个主子做牛做马便行了。”

  余安:“……”

  余安哭笑不得,索性又磕了三个头:“多谢小姐。”

  起身后,余安和叶秋娘对视一笑,目中闪着甜蜜和幸福。

  ……

  成全了一双有情人,令谢明曦心情颇为愉悦。

  前世的叶秋娘,会在这一年行刺临江王,然后被凌迟处死。前世的余安,早已被净身入宫,成了内侍。

  这一世,他们都已挣脱原有的悲剧命运,携手走到一起,成了夫妻。

  她的重生,不止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身边人的命运。还令谢家子嗣也跟着兴旺起来……便是她自己也未想到,谢钧会真得痛下决心,生出庶子。

  自谢元楼出生的那一刻起,谢元亭的命运也被彻底改变。

  谢元亭不再是谢家唯一的子嗣。谢钧正值盛年,只要精心教养,调教出一个出息的儿子不算难事。或许,以后还会再生出别的庶女庶子来……

  于她而言,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谢钧本性贪婪虚荣,要操控他并不难。随着淮南王府的渐渐失势,永宁郡主如拔了利齿的母老虎,只余唬人的空架子而已。

  丁姨娘除了哭之外,也无过人的手段。

  谢云曦被她压制得动弹不得,再没了前世的趾高气昂处处欺凌。

  她如今在谢府如鱼得水,过得颇为顺心。在莲池书院,亦是风头极劲,无人能逾越。今生她有良师,也有知交好友。足以弥补亲情的缺憾。

  如果不是虎视眈眈的建文帝……

  谢明曦深深地呼出一口闷气,张口吩咐道:“从玉,扶玉,我今夜要待在制药房里。你们两个在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谢明曦沉着脸,声音微沉。

  从玉扶玉忙正色应下。

  ……

  谢明曦口中的制药房,是春锦阁里最幽静的一间厢房。里面放置着药炉药鼎之类的器具。玉容膏神仙丸的药方都已给了余安,有专门的药师炼制。

  不过,谢明曦闲来无事喜欢制药的习惯,并未丢下。每个月,谢明曦总要在制药房里待上一两晚。

  从玉扶玉安静地守在制药房外。

  屋子里隐约传出的声响,两人早已听惯了。偶尔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想着,不知小姐又要配什么药。

  一守就是一整夜。

  天明之际,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

  从玉扶玉忙迎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