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三百四十章 思虑(三)

第三百四十章 思虑(三)

  寒香宫。

  六公主陪着梅妃用了晚膳,又闲话了片刻。

  白日笑意盈盈的梅妃,此时柳眉微蹙,满目忧虑。

  宫女们都已退了出去,琴瑟和湘蕙在寝室外守着,“母女”两人可以放心说话。

  “鸿儿,我心里好害怕。”梅妃不安地低语:“你的主意,真的行吗?万一出了纰漏怎么办?万一你父皇勃然大怒,不肯原谅我们母子怎么办?万一……”

  “母妃,不必担心,一切我已安排妥当。”

  六公主忽地张口打断梅妃,无人在侧,无需伪装,声线有了微妙的改变,透露出少年特有的清朗:“没有万一。”

  怎么会没有万一?

  梅妃遥想着六公主当众曝露真实身份的那一刻,便如整个人被生煎火烤一般,惶惶不安:“要不然,再等一等……”

  六公主再次打断梅妃:“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今年已十四岁,身量已比普通少女高了一截。待日后,我像三皇兄四皇兄那么高的时候,该怎么遮掩?”

  “我喉结也快长出来了,到时候,又该怎么遮掩?”

  “如果父皇为我选驸马赐婚,我又要怎么办?”

  “难道,母妃想我一辈子都穿女装,扮作女子?”

  ……

  接连不断的犀利诘问,令梅妃哑口无言,美丽的脸孔没了血色,目中泛起水光。半晌,泪珠悄然滑落。

  “鸿儿,都是母妃没用。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梅妃满面泪水,哽咽不已:“我知道已到了该揭露身份的时候。只是,我一想到你父皇雷霆之怒的样子,心中便害怕……”

  说到这儿,已是泣不成声。

  梅妃天性软弱,这辈子怕是改不了临阵畏缩惊惧的性子了。

  六公主心里暗暗叹息,刻意放缓声音:“母妃,我从八岁起穿女装,至今已有六年。我不可能永远躲在后宫。更不能永远扮作女子。”

  “我已长大成人,随着师父习武几年,足有自保之力。”

  “而且,为了这一日,我已准备了许久,不会出差错!母妃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安然无事!”

  最后两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异常坚定。

  梅妃抬起泪眼,看着神色坚决的儿子,泪水再次涌出眼眶:“好,母妃信你!”

  梅妃一哭就是许久,根本停不下来。

  六公主哄了半天:“母妃别再哭了。哭肿了眼睛,明日定会惹人疑心。”

  梅妃这才慢慢停了哭泣,低声说道:“鸿儿,你已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母妃没用,没能护着你,令你受尽委屈。我只盼着你此行顺遂,安然无恙。”

  “如果事情出了纰漏,你父皇盛怒之下,必会降罪。你记着,一定要照我的吩咐,将所有事都推到我身上。”

  “我死不足惜,只求你能安然活下来。”

  ……

  为母则刚。

  再柔弱的女子,也会为了儿子豁出性命。

  梅妃用袖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得干干净净,紧紧地盯着六公主,声音里透出不顾一切的执着坚定:“鸿儿,你答应我!”

  身为男子,怎么能躲在亲娘身后,以亲娘的性命换自己苟活?

  六公主心中不以为然,口中却乖乖应下:“好,我答应母妃。”

  自从知晓六公主决意在春猎中揭露身份之后,梅妃整日惶恐不安。这样的对话,每天都要进行一回。

  梅妃一反常态,恳求建文帝同行,也是为了随时挺身而出,保护儿子。

  六公主答应得干脆利落,梅妃却不肯信,又重复了一句:“你一定要记下我的话。不然,我便是死了也不瞑目。”

  六公主故意皱眉装作不快:“什么死不瞑目,这等话太不吉利了。我可不爱听!”

  梅妃对儿子百依百顺,立刻改口:“是是是,是我说得不对。我不说就是了。”

  六公主舒展眉头,轻声宽慰:“待我恢复身份,再求父皇赐婚,过两年,我便娶明曦过门。儿子儿媳一起孝敬母妃。”

  梅妃又哭了:“好,当然好。”

  六公主:“……”

  伤心了要哭,高兴了还要哭!

  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半点不假。

  不过,也有例外。

  这世间,有心志坚韧性格坚强的女子,犹胜男子。便如谢明曦,哪怕被一朝天子觊觎心中免不了惊惧愤怒,面上却镇定如常,半分不露。

  想到谢明曦,六公主心里又甜又苦。

  甜的是即将曝露男儿身份,不必再遮掩心意,可以正大光明地表露爱意。

  苦的是不知谢明曦会气成什么样子,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消气……原主挖的坑,自己硬着头皮跳了进去。想跳出来,少不得要脱层皮。

  好在自己曝露身份之后,谢明曦的“危机”也就迎刃而解。

  自己和谢明曦同食同寝三年了。除了自己之外,谢明曦还能嫁给谁?

  建文帝再贪女色,也没脸和儿子抢媳妇吧……只是,这么一来,自己也将陷入不利境地……

  “鸿儿,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在想什么?”梅妃的声音响起。

  六公主迅速回过神来,敷衍地笑了一笑:“明日五更便要起身,母妃也该歇下了。我也回拂月宫歇下。”

  ……

  邦邦邦邦!

  打更的声音遥遥响起。

  四更了!

  谢明曦缓缓睁开眼,目中一片清明。

  今日要早起进宫。昨夜她只睡了两三个时辰。

  谢明曦毫无困倦之意,平静得近乎冷酷。

  前世这一年,她是饱受欺凌的谢家庶女,被嫡母捏在掌心,被亲娘以亲情相迫,唯一的朋友六公主也在这一年离世。

  这一世,她坚强无匹,自信从容,光华毕露。却未想到,竟也因此被建文帝留意瞩目,生出染指之心。

  命运残忍而无情。

  只是,她从不向命运低头。

  她谢明曦的命运,只由自己做主。

  “小姐,”从玉揉着双眼:“奴婢伺候你梳洗穿衣。”

  扶玉也打着呵欠进来了,左右手各拎着一个大包裹。里面收拾了足够十日换洗的衣物。

  谢明曦随意嗯了一声。

  半个时辰后,宫中马车到了谢府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