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三百五十章 愤怒

第三百五十章 愤怒

  众目所瞩下,谢明曦并未讶异,也未心虚怯懦,镇定地应道:“是。”

  “白鹿被视为吉兆,理应由六公主敬献给皇上。此事传出去,也是天家盛事。我擅做主张,绝无欺君犯上之意。恳请皇上明鉴!”

  建文帝龙颜颇悦:“你和安平是好友,猎物赠与安平也不算逾矩,又是为天家增光添彩。朕如何会怪你。”

  谢明曦恭敬地谢恩:“多谢皇上。”

  谢恩后,便站至顾山长身侧。

  建文帝的目光移了过去,正迎上顾山长面无表情的脸。

  建文帝:“……”

  每次对上顾山长那副冷淡的模样,建文帝总有些莫名地心虚。这份心虚,和身份地位无关。

  建文帝很快便将目光移开。

  顾山长强忍住破口怒骂的冲动,暗暗咬紧牙关!

  怪不得这两年谢明曦时常被召进宫……

  好一个见色起意的建文帝!

  好一个“情深义重”的建文帝!

  谢明曦这般年少,他如何生得出这等不知廉耻的心思来!

  俞皇后知不知道此事?为何一直没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办?怎么做才能护住谢明曦,躲过进宫为妃?

  如果建文帝执意要纳谢明曦为妃,这天底下有谁能阻难?

  高涨的怒火和焦躁难耐在胸膛交织,令顾山长心中如烈焰焚烧。

  ……

  接下来的宫宴,有御厨们精心烤制的野味,有香浓的美酒,有丝竹声声,有妖娆的舞姬献舞。

  宗亲官员们很自然地分坐两侧,竞相逢迎拍马。建文帝心情极佳,不时朗声一笑。

  四皇子身侧坐着盛渲。

  盛渲栽了一回跟头之后,整个人小心谨慎多了。四皇子也因白鹿之事心情郁闷。两人虽然同席,却未说话。

  三皇子和五皇子坐了一席。

  三皇子抵了抵五皇子的腰,压低声音道:“今日谢三小姐大出风头啊!”

  意味深长,若有所指。

  五皇子分明听出了什么,却只做不知,低声笑道:“白鹿是吉兆。父皇龙心大悦,召见谢三小姐也实属正常。”

  三皇子瞥了装傻充愣的五皇子一眼,心中轻哼一声。

  后宫形势微妙。再多一个美貌年少得宠的嫔妃,还不知要横生多少波折……只是,谁也拦不住建文帝纳嫔妃。

  一曲已毕,舞姬们翩然退下。

  淮南王趁着此时起身,举杯向建文帝敬酒:“我敬皇上一杯,祝大齐国泰民安,祝皇上福寿延绵。”

  这两年多来,淮南王夹着尾巴做人,建文帝怒气也早已平息。淮南王主动敬酒,建文帝欣然一笑,举杯喝下。

  一旁的临江王不甘示弱,紧接着举杯敬酒。

  临江王比淮南王小了几岁,嗜美色美食,身形是普通男子的两倍。脸上的肥肉将一双眼睛挤成了两条缝。

  建文帝对临江王显然比淮南王更亲热几分,随口开玩笑:“适才舞姬们献舞,朕看临江王一直盯着领舞的那一个。朕便将这个舞姬赏赐给你如何?”

  临江王大喜,忙谢恩:“多谢皇上厚赏!”

  临江王意气风发,不无自得地瞥了淮南王一眼。

  淮南王目光一暗。

  临江王统领神卫营,手握兵权,是皇室宗亲中的实权派。往日他这个执掌宗人府的淮南王,和临江王圣眷相若。

  这两年,淮南王府被盛渲之事牵累,圣眷大不如前。此消彼长之下,临江王府却愈发得天子器重。

  淮南王心里当然憋闷,却未枉动,耐心隐忍,静候时机。

  ……

  建文帝领着群臣宗亲皇子们饮宴,十分热闹。

  相较之下,俞皇后领着妃嫔女眷们的宫宴,便冷清多了。

  一来,妃嫔们对狩猎没什么兴趣,大多去了山下赏了一回山林夜景便回来。二来,今日傍晚建文帝召见谢明曦的事,一众妃嫔皆已知晓。

  建文帝的心意,昭然若揭。

  俞皇后心情如何,暂且不提。便是几位嫔妃,也被此事膈应得够呛。

  建文帝也是做祖父的人了,几位皇子皆到了适婚之年。正该是为皇子们操心的时候。结果,建文帝自己动心思要纳妃嫔……

  一个年轻骄狂的端妃已令人头痛。再来一个更年少更美貌更得圣心的谢明曦,她们这些年长色衰的妃嫔,岂不是更被闲置冷落?

  总之,人人心里都憋着一股闷气。一个个不时瞥安然端坐在角落处的谢明曦一眼,越看越堵心。

  宫宴草草散了。

  俞皇后回了寝宫。

  面无表情的顾山长跟在俞皇后身后。

  芷兰玉乔领着一众宫女退下。

  “莲娘,”顾山长直直地看着俞皇后,目中满是怒意:“这儿只我们两人,你告诉我实话。皇上对明曦可是存了染指之心?”

  顾山长已经很久没直呼过她的闺名了。

  此时张口,却无半分亲昵,只有无尽的怒火。

  很显然,顾山长是在迁怒!

  俞皇后心里一阵苦涩,低声道:“娴之,对不起……”

  顾山长气得全身直发抖,脸孔涌起愤怒的潮红:“他怎么有这个脸!明曦尚未及笄,还是个孩子。他已四十多岁,论年龄,便是做明曦的祖父都够了。他竟要明曦进宫为妃嫔!简直是厚颜无耻!”

  怒不可遏的顾山长,便连尊称也省了,一口一个他。

  只恨自己教养太好,从未说过脏话。便是想骂人,也只会翻来覆去的厚颜无耻。

  俞皇后沉默不语。

  直至顾山长咬牙切齿地说着:“……我便是豁出这条性命,也绝不会让他碰明曦一根手指。”

  俞皇后终于张了口:“娴之,你放心,我会护住明曦。”

  顾山长抿紧嘴角。胸膛里涌动的怒焰,似随时会喷薄而出。

  “娴之,此事我一直未曾告诉你。一来无颜相告,二来也是担心你冲动易怒的脾气,会触怒他。”

  俞皇后抬起眼,目光复杂:“他是大齐天子,一旦动怒,无人能挡。你性情过于耿直,若和他正面对上,只怕不能全身而退。”

  “我早已有了应对之策。你放心吧!”

  顾山长怒气稍平:“什么应对之策?”

  俞皇后目光微暗,却未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