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献美(一)

第三百五十一章 献美(一)

  俞皇后不肯说,顾山长也未再追问。沉默相对片刻,顾山长忽地低声道:“莲娘,对不起,刚才我不该迁怒于你。

  建文帝如此行径,最痛苦的人非俞皇后莫属。

  她怎么能这般迁怒自己的好友?这和在俞皇后的伤口上撒盐有什么两样?

  顾山长怒气褪去,目中涌起愧疚。

  俞皇后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娴之,我们之间,何须说这些。说到底,此事还是因我而起。”

  “明曦在两年多前的书院大比中大放光彩,和年少时的我颇为神似。那时,皇上便动了心思。只是碍于明曦年少,不便流露出来罢了。”

  那一年,谢明曦还只有十岁!

  竟是这么早便动了色心!这个老淫~棍!

  顾山长的面色又难看起来,目中满是憎恶鄙夷。

  那样的憎恶鄙夷,令俞皇后也觉得难堪之极。

  这就是她当年倾心相爱的男子,她执意要嫁的夫婿!

  为了她的闺誉声名,为了遮掩她男扮女装惊世骇俗的行径,为了她能顺利嫁入天家,兄长俞莲池喝下掺了毒的清茶,十五岁时便殒命身亡。好友顾娴之一生未嫁,为兄长守节……

  她欠兄长一条性命,欠好友一生幸福。

  俞皇后深呼吸一口气,眼角热意褪去,声音坚定有力:“娴之,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护住谢明曦!”

  ……

  “呸!”

  丽妃的寝室里,传来丽妃嫉恨恼怒的声音:“这定是俞皇后的计谋。”

  “她自己年老色衰,渐渐失宠,心中不甘。索性找一个年轻貌美的进宫,代自己争宠。”

  “那个谢明曦,是顾娴之的弟子。也是俞皇后的门生。能入皇上的眼,其中焉能没有她们两个推波助澜?”

  “谢明曦日后进宫得了宠,便是俞皇后的左膀右臂,也会是三皇子的一大助力。”

  四皇子沉凝的声音随之响起:“母妃可有应对之策?”

  丽妃气恼不已:“我能有什么应对的法子?皇上看中哪个女子要纳进宫来,便是俞皇后也阻止不了。我一个妃嫔,哪有吭声的资格?”

  初入宫时,丽妃也曾得宠过一阵子。只可惜,好景不长,便被静妃夺走了宠爱。再之后,便是梅妃得宠多年。再再之后,还有端妃!

  她渐渐老了,韶华不再,姿容渐衰。在宫中稳住脚跟,靠的是生育两个皇子。

  丽妃发了一通脾气,终于颓然无力地坐到了椅子上,低声对四皇子说道:“母妃现在只能靠你了。”

  “阿灏,你听母妃的话。明日主动去找李二小姐。那位李二小姐早已对你倾心,你稍加辞色便可。”

  “李家若有意出一个皇子妃,自会出力促成这门亲事。我再去求一求你父皇,亲事便成了。”

  四皇子面沉如水,看不出真实的情绪。过了片刻,才点头应下。

  ……

  六公主的寝室里。

  谢明曦和六公主相对而坐,默然无语。

  身畔没有外人,谢明曦不必再佯装无事,脸上的笑意也悄然无踪。

  六公主更是面色沉沉,眼底燃着幽暗的火苗。

  半晌,六公主张口打破沉默:“没想到,那头白鹿四皇兄也有份。”

  谢明曦有些无奈:“我也没想到,四皇子竟会当众说出此事。”

  她不愿出风头,特意将白鹿赠送于六公主。只可惜,世事难料。到最后,终究没能逃得建文帝的召见。

  想到建文帝渐无遮掩的目光,谢明曦只觉反胃恶心。

  皇子妃嫔们都不是傻瓜,今日显然都有所察觉。

  六公主也想到了之前的那一幕,目中满是寒意。

  “你别担心,我已有对策……”

  “你别担心,我已有对策……”

  两人不约而同地张口,便连说出口的话都一模一样。

  谢明曦和六公主对视片刻,然后一起笑了起来。之前的些许沉闷阴郁,也在对视一笑间烟消云散。

  “明曦,你有什么对策?”六公主好奇地问道。

  有假死遁逃的迷药,有令男子雄风全无的药丸,还有无色无味致人于死地的毒药。

  谢明曦不愿细说,只道:“总之,我有自己的办法。”

  六公主何等敏锐,略一思忖,便隐约猜出了几分。只是,凭借这等手段,只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还是自己的法子更稳妥可靠……

  “你一直未曾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法子令我躲过这一劫?”谢明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六公主哪里敢说实话,咳嗽一声:“总之,我有自己的办法。”

  谢明曦:“……”

  六公主:“……”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愿让对方窥出自己的心思。

  算了!

  还是早些睡吧!

  ……

  心情极佳的建文帝,在宫宴上多饮了几杯,醉意醺然。

  卢公公殷勤地说道:“皇上,沐浴的温汤已备下。奴才这就扶着皇上去净房。”

  建文帝嗯了一声。

  伺候天子沐浴,不是轻松差事。除了卢公公和几个内侍外,还有数名宫女。一个个姿容俏丽,手中捧着衣物毛巾等物。

  建文帝在宫女的伺候下褪去衣物,整个人浸入温热的池水中。然后,闭上龙目。

  沐浴洗发,自有人伺候得妥妥当当。

  一个细微的脚步声响起。然后,两只白嫩细柔的手落在建文帝的发间,仔细地为建文帝洗发。手劲轻柔,按揉时不失力道,十分舒适。

  这个宫女,伺候得还算精心。

  不过,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建文帝来说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他依旧闭目假寐,未曾睁眼。

  直至一个久远又熟悉的少女声音在耳畔响起:“元仲!”

  建文帝龙体一震,倏忽睁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

  少女穿着松竹书院特有的天青色儒衫,长发以同色的青巾纶起。只余一两绺碎发飘在耳侧。

  肤白如玉,黑眸似墨,红润的嘴角微扬,笑得爽朗而俏皮。

  深藏在心底的年少美好回忆,被这张熟悉的少女脸庞瞬间勾涌出来。建文帝目露狂喜,不自觉地溢出一声:“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