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四百四十章 暴怒

第四百四十章 暴怒

  结结实实的一巴掌,重重落在永宁郡主的脸上。

  永宁郡主被打懵了!

  她顾不得左脸火辣辣的刺痛,不敢置信地看着素来宠溺她的亲爹:“父王……你竟打我?”

  自小到大,淮南王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对她几乎百依百顺,纵容宠溺。

  现在,竟然动手打了她!

  淮南王满心怒气,声音冷如寒冰:“打的就是你!”

  “我之前是怎么叮嘱你的?”

  “谢家接了赐婚的凤旨,谢明曦日后便是七皇子妃。谢家今非昔比,再不能等闲视之。我让你回谢家住下,和谢钧好生过日子。你是谢明曦的嫡母,不管谢明曦情愿与否,都得叫你一声母亲。”

  “日后你只管以嫡母身份,和七皇子府走动。哪怕沾不了光,也得将过去那点恩怨都放下。”

  “你是怎么做的?”

  “一言不合,就和谢钧翻脸,让人送休书登门,羞辱谢钧。这还不算,又领着侍卫去谢府,将公婆丈夫小叔妯娌打了个遍。被谢明曦一纸告到了府衙。接着还羞辱了赵府尹身边的丁师爷。”

  “赵府尹是朝廷四品命官,是京城知府,谁给你的胆子,竟敢这般折辱他?”

  “谢家吃了这等大亏,如何肯饶过你?谢明曦摆明了要趁机将此事闹大,逼着你彻底和谢钧和离。七皇子现在也插手了进来。此事很快就会闹到皇上面前。到时候,别说你,就是我这个淮南王,也要落个教女无方的罪责!”

  “我这张老脸,简直被你丢尽了!”

  “你还有脸问我为何打你!我且问你,此事你要如何收场?”

  ……

  淮南王越骂越怒,双目似要喷出火焰。

  七皇子风头正劲,再过两三年,谢明曦便要嫁入皇家为皇子妃。这等时候,笼络谢家才是正理。

  之前淮南王曾暗示谢钧,令他带着谢明曦到淮南王府走动。日后,淮南王府就是谢明曦的外家。不管七皇子有无做储君的运道,至少先结下善缘。

  可惜,谢明曦识破他的用意,从未踏过淮南王府的门。谢钧倒是常来,张口闭口岳父叫得好听,只要他一提起谢明曦,谢钧就左顾言它。

  他也未心急,心想着来日方长,等日后有了合适的契机,再修复和谢明曦之间的关系也不迟。

  没曾想,永宁郡主闹了这么一出!

  淮南王焉有不怒之理!

  永宁郡主先挨打,又被怒骂一通,眼眶骤然红了。只是,她生性骄傲,直至此刻也不肯低头认错:“父王口口声声都怪我!既如此,我走便是!”

  竟转身就走了。

  淮南王心里那个气啊,就别提了。还不能真得放手不管:“站住!”

  永宁郡主站住了也不肯回头。

  淮南王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淮南王世子对这个胞妹素来疼爱怜惜,忙为永宁郡主求情:“父王勿恼!两日后府衙才开审!这两日之内,我们想出应对之策便是。”

  真让永宁郡主去府衙被审,淮南王府的脸面可就丢尽了!再气再怒,也不能不管啊!谁让永宁郡主是淮南王唯一的掌上明珠!

  淮南王阴沉着脸道:“你现在就领着永宁去谢家,道歉赔礼!让谢家撤回状纸!”

  淮南王世子还没吭声,永宁郡主已霍然转身,冷艳的脸庞满是愤怒:“我为何要道歉赔礼!我忍谢钧,已经忍了十几年!现在,我再不愿忍了!”

  “我和他和离定了!”

  ……

  淮南王额上青筋不停跳动。

  淮南王世子见势不妙,连连冲永宁郡主使眼色。

  永宁郡主也犯起犟劲,不管不顾,就这么气冲冲地走了。

  淮南王一肚子怒火,又将淮南王世子臭骂了一顿。淮南王世子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一肚子怨气,却不敢吭声。一脸晦气地代永宁郡主去谢家赔罪。

  没曾想,到谢府却吃了闭门羹。

  谢府门房管事倒是不敢失礼,一脸陪笑地说道:“三小姐特意吩咐过,从今日起,老太爷老太太老爷都要养伤,谢家只得闭门谢客。请世子爷多多见谅!”

  淮南王世子往日从未将谢家放在眼底,今日被拦在门外,怒火蹭蹭往上涌。原本是来赔礼的,语气也硬了起来:“我要见一见妹夫。”

  门房管事继续陪笑:“老爷已写了和离书,世子爷这一声妹夫,可不太合适了。”

  三小姐真是料事如神!早就猜到今日淮南王府会登门,这些话,都是三小姐特意叮嘱过的……

  淮南王世子这个暴脾气,顿时就炸开了。一脚就将门房管事踹飞。

  门房管事惨叫一声:“来人啊!世子爷要杀人了!”

  谢府没受伤的家丁,听闻惨呼声立刻冲了过来。

  淮南王世子身后带了十余个侍卫,一个个身材高壮,压根没将谢家的家丁放在眼底:“世子,动不动手?”

  淮南王世子最是冲动易怒,哪里还忍得住,狞笑一声:“给我狠狠打!”

  于是,谢府今日上演了第二次全武行!

  谢府的家丁有一半受了伤,剩余的一半,显然也不是淮南王世子侍卫的对手,被揍得哭爹喊娘。

  就在此刻,不知从哪儿冒出了数十个穿着青色武服的少年。一个个神色冷漠身手悍勇。一声未吭,便动了手。

  三四个人围攻一个。

  不肖片刻,局势便彻底扭转。

  ……

  淮南王在府中等了一个多时辰。

  等来的是怒气冲冲灰头土脸的淮南王世子,还有十几个鼻青脸肿东倒西歪的侍卫。

  去谢家赔礼,怎么赔成了这副德性?

  淮南王心里陡然掠过不妙的预感:“这是怎么回事?”

  淮南王世子一脸怒容咬牙切齿:“父王,谢家实在可气可恼。我特意登门探望,竟敢将我拒之门外。区区一个门房管事,也敢奚落嘲笑我这个世子。我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如何能咽下心头恶气!”

  “原本我的侍卫已经占了上风,没想到,半途冒出几十个人来。厚颜无耻地几个对一个!结果,就这样了!”

  淮南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