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怨怼(二)

第四百七十一章 怨怼(二)

  两日后,谢钧来了。

  丁姨娘跪在谢钧面前,泪眼婆娑哀哀戚戚地认错:“……老爷,我知错了。我真地知道错了。

  “求求老爷,看在我生养了明娘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以后,我一定好好待明娘……”

  谢钧定定地看着丁姨娘,目光复杂。

  他和丁姨娘是表兄妹,自小一起长大,互生情意,有了口头婚约后,彼此情热。尚未成亲,便暗中有了肌肤之亲。

  再后来,他遇到了永宁郡主。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攀附淮南王府,他狠下心肠,半哄半骗地令丁姨娘退让出正妻之位。

  前些年,他因心中愧疚,对丁姨娘颇为宠爱,对她在内宅里的小动作视而不见。没想到,丁姨娘背着他算计明娘,若不是明娘敏锐警醒,早已被算计得成了谢元亭的脚下石……

  “含香,”谢钧缓缓张了口。

  丁姨娘抬起迷蒙的泪眼,心中溢满了希冀和激动,声音颤抖不已:“老爷,你是不是今日就带我回谢府?”

  谢钧无声地叹了口气:“我原本确有此意。我打算接你回府,将你扶正。如此,明娘便是谢家嫡女。不会因庶出二字为人诟病。”

  她的希冀就要成真了!

  丁姨娘心中涌起狂喜,竟忘了从地上爬起来,就这么紧紧抓着谢钧的衣襟:“你真得要将我扶正?”

  谢钧低头,注视着目光骤亮满面狂喜的丁姨娘,慢慢道:“可惜,明娘不愿意。”

  丁姨娘:“……”

  丁姨娘所有的表情都凝结住了。尚未来得及展开的笑容,僵在了嘴角。看起来竟有几分滑稽可笑。

  ……

  父亲真的来了!

  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的谢元亭,听到外面的动静,心跳骤然加快。

  或许不必等一两年,现在他出去跪下认错,父亲便会心软……想及此,谢元亭推开门,冲了出去。

  因太过急切跑得太快,右腿略有些颠簸不稳。

  谢元亭也顾不得这些了,就这么冲到了丁姨娘身边,一并跪下。

  还没等他说话,谢钧无情的声音已经响起:“含香,你为了元亭,处处算计明娘,彻底伤了她的心。”

  “今时今日,明娘已不愿再见你。她宁肯放弃嫡出的身份,也不愿你被扶正,不愿你回谢家。”

  “当日,你种下的因,今日这苦果,也只有你自己尝了。”

  丁姨娘面色惨白,便连嘴唇也没了一丝血色,颤抖着哆嗦着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最后的希望,就此被掐断!

  丁姨娘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谢钧显然早有准备,今日特意带了大夫到田庄。转头吩咐一声,立刻有丫鬟抬了丁姨娘回屋,由大夫看诊。

  谢元亭虽未昏厥,脸色也没比丁姨娘好看到哪儿去,目中射出强烈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道:“父亲!谢明曦是你女儿,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儿子?”

  “难道你要为了她,要将我彻底扔在这一处田庄?”

  ……

  谢钧冷冷地看了过来:“你自己不成器不争气,荒废学业,折辱杨家姑娘,难道这都要怪到明娘身上?”

  “你有今日,都是你自作自受!”

  “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养病’。过两年,我会为你娶一房媳妇。不过,别妄想回谢府了。我不会再让你踏进谢家半步!”

  谢元亭眼中喷出怒火,死死盯着谢钧。

  谢钧见他一脸怨毒,心里愈发不快:“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谢元亭!”

  最后三个字,音量陡然拔高,近乎扭曲。仿佛遇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之事……谢钧确实没料到,谢元亭竟敢和他动手!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儿子打老子,何等忤逆不孝!

  这几年来,谢元亭心中存着怨恨,和他这个父亲愈发疏远阳奉阴违。偶尔甚至出言顶撞。可不管如何,谢元亭也没敢动过手!

  当谢元亭满含怒气的一拳狠狠击中谢钧的脸孔时,谢钧又惊又痛又怒,一时倒忘了还手。

  好在谢青山就在一旁,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前拦在谢钧身前。谢元亭发疯一般的拳打脚踢,都落在了谢青山的身上。

  谢钧鼻血长流,以袖掩鼻,狼狈不堪地喊了起来:“来人,将这个忤逆不孝的混账东西拿下!”

  几个随行的家丁原本没敢动手,此时听令一拥而上,不到片刻就扭住了谢元亭的胳膊。

  谢元亭双目赤红,脸孔扭曲而狰狞,拼尽全力挣扎。只是,无论如何也没挣脱。

  谢元亭如同一只困兽般怒嚷:“放开我!你们都放开我!”

  谢钧鼻梁被狠狠击中一拳,此时痛不可当。也不知鼻梁骨是否被打断了,鼻血哗哗往下流。

  谢钧心里的怒气也随着鼻血一道涌了出来。咬牙道:“好你个孽障!今日竟敢对我动手!看来,你是半点没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底!”

  原本心里还犹豫不决,谢元亭这一拳,倒是令谢钧痛下决心:“青山,你过来。”

  谢青山被刚才那一通乱揍揍得不轻,忍着疼痛过来了。

  谢钧从袖子取出一个瓷瓶,瓷瓶里是一颗黑色的药丸。药丸约有拇指大小,散发着难以描述的苦涩之味。

  谢钧目中闪过一丝狠厉,冷冷吩咐:“让他服下!”

  这是什么药?

  是慢性毒药?还是毒性猛烈立刻要人命的药?

  谢青山心里暗自揣测,接了药丸,走到谢元亭面前。

  谢元亭目中露出愤怒惊惧:“这是什么药?我不吃!快拿走!谢钧,我是你长子,难道你要亲手杀了你儿子不成……”

  谢青山面无表情地捏住谢元亭的下巴,将药塞入谢元亭口中。

  药丸入口即化,迅疾滑入喉咙,滑进胃中。灼热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滋味立刻蔓延开来。

  完了!这一定是毒药!

  谢元亭满面绝望,再也没了力气挣扎。家丁们一松手,他便如一摊烂泥,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

  谢钧嫌恶地看了谢元亭一眼,用袖子擦了鼻血,迈步离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