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生女(一)

第五百六十四章 生女(一)

  此言一出,众人皆喜。

  三皇子情难自禁地站起身来,俊脸上满是激动喜悦的光芒:“父皇,母后,请恕儿臣失礼。儿臣要先行告退回府。”

  女子生产,素来被视为一道鬼门关。身为丈夫的三皇子,确实该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回皇子府。

  俞皇后立刻笑道:“别说这些没用的客套话了。快些回去,本宫和皇上都等着萧氏平安生子的喜讯。”

  在皇家,生子生女的分量截然不同。俞皇后这么说,与讨口彩无异!

  建文帝也笑道:“皇孙皇孙女朕都一样高兴,你早些回去吧!”

  三皇子按捺住急切的心情,拱手行礼,告退离席回府。

  尹潇潇和萧语晗最是交好,听闻萧语晗进了产房,哪里还坐得住,不停冲五皇子使眼色。

  号称“从不惧内”的五皇子只得起身,拱手笑道:“父皇,母后,儿臣也想去三皇兄的府上坐上一坐。”

  建文帝随口便应了。

  尹潇潇冲谢明曦歉然一笑。

  今日是谢明曦嫁入天家的第二日,敬茶认亲,这宫宴也是为新妇而设。没等宫宴散席,她便急着想离开,说来委实有些对不住谢明曦。

  谢明曦却丝毫不介怀,竟也一并起身行礼道:“父皇,母后。儿媳和三皇嫂既是妯娌,亦是同窗好友。三皇嫂临盆在即,儿媳心中也十分牵挂。儿媳斗胆,请父皇母后散了宫宴。我和五皇嫂一并前去三皇子府。”

  建文帝素以重情重义自诩,听了这一席话,对谢明曦的恶感去了大半,笑着应允。

  俞皇后自不会阻拦,一并笑着应下。

  ……

  昌平公主和三皇子感情最佳,自要去三皇子府。赵长卿为人圆滑周全,断然不会落于人后。李湘如心中酸水直冒,面上却不肯失礼。

  于是,众皇子妃一并奔赴三皇子府。

  五皇子放心不下怀有身孕的尹潇潇,也一并前去。胳膊有伤的盛鸿,不便骑马,和谢明曦一并坐了马车。

  唯有二皇子四皇子,各自回了自己的府邸等消息。

  在人前一直撑着若无其事的四皇子,独自进了书房。强撑着的镇定如冰雪般笑容,目光阴鸷而愤怒。

  盛鸿谢明曦联手设局,坑得他有苦难言!

  私造兵器是大忌,一旦查明,便会被视为谋逆。他胆子再大,也未至这等地步。死士们所持的兵器,都是暗中重金购买而来。

  那三架弓弩,俱是军中特有的利器。射程比普通弓箭远了一倍,且速度迅疾,堪称杀人利器。普通工匠根本造不出来,唯有军中工匠会制造,且全部用于军中,从不在市面上流传。

  此次为了置盛鸿于死地,他暗中吩咐盛渲,从兵部的武库司里挪用了三架弓弩。

  他领着兵部一年有余,能安插的人手有限。盛渲在兵部武库司里任主事。为了悄无声息地弄出这三架弓弩,颇费了一番心思。

  现在,建文帝责令他一个月之内彻查兵部。

  一个月之后,他要如何交差?

  ……

  傍晚时分,李湘如回了四皇子府。眼角眉梢透出按捺一丝淡淡的喜意:“殿下,三皇嫂在一个时辰前生下皇孙女,已向宫中报了喜。”

  萧语晗抢先一步怀了身孕,好在生的是皇孙女,不是皇孙。

  一直积郁在心头的苦闷,悄然散了大半。

  奈何四皇子满腹心事,压根没留意到李湘如面上微妙的窃喜,随意嗯了一声。

  李湘如抬眼看向四皇子,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一直未能有孕,深觉愧对殿下。我真盼着,能早日怀上一子半女。”

  说完,便臊红了脸。

  对端庄自持的李湘如来说,说出这等类似“求~欢”之类的话,简直难如登天。

  只是,眼看着尹潇潇也有了身孕。以盛鸿和谢明曦的恩爱,怕是也会很快传出喜讯。一想到这些,好强的李湘如焉能不急?也只得舍下女子的矜持了。

  四皇子阴郁烦闷还来不及,哪有欢愉的心情,冷然道:“你迟迟没有身孕,难道还怪我不成?”

  如果不是为了子嗣,他何必初一十五都去她的屋子里歇下?

  李湘如骤然涨红了俏脸,既羞惭又难堪,目中闪起水光:“殿下,我并无此意。我只是盼着早些有喜,早日为殿下传承子嗣罢了……”

  四皇子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李湘如心中一紧,反射性地追上前,攥住四皇子的衣袖:“殿下勿恼,今日是我不对。我不该胡言乱语。”

  四皇子俊脸冷如冰雪,薄唇吐出几个字:“知错当改。”

  李湘如低声应是。过了片刻,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今日在椒房殿,殿下应下一月之期,要彻查兵部。不知心中可有把握?”

  短短两句话,不知为何又触怒了四皇子。

  四皇子不耐地抽回衣袖,冷冷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然后,拂袖而去。

  李湘如强忍着的泪水,潸然而下。

  喜欢一个人,到底会令自己卑微至何等地步?

  她已经低进尘埃,为何还是触摸不到他的心?

  ……

  萧语晗从阵痛进产房,到生下女儿,一共大半日功夫。对头胎来说,已是十分平稳顺利。

  谢明曦尹潇潇一起留在产房,陪伴萧语晗。

  五皇子和盛鸿,则在内厅里陪着三皇子。

  满心期盼着儿子的三皇子,在得知妻子生了女儿后,心中颇有些失望。若能一举得子,在子嗣上便能力压四皇子一头。也会为他的东宫之争添两分胜算!

  皇孙女和皇孙的分量,岂能同日而语?

  三皇子面上那一丝失望失落,落入盛鸿眼中。

  盛鸿不着痕迹地笑着提醒:“三皇嫂历经临盆之苦,现在定然最想见到三皇兄。”

  妻子深受十月怀胎之苦,如闯鬼门关一般生下女儿。身为丈夫,倒在这儿嫌弃挑剔起来了。

  这可有点过分了啊!

  五皇子也笑道:“是啊,三皇兄还是快去见见三皇嫂吧!”

  三皇子这才反应过来,将不该有的情绪收敛起来,欣然笑道:“好,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