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冤屈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冤屈

  俞皇后目中闪着冷芒,定定地落在三皇子的身上。

  那双锐利的双目,犹如两支利刃,一寸寸刮过三皇子的脸孔。

  昌平公主早已哭肿了一双眼眸,此时如见生死仇敌,死死地盯着三皇子:“清哥人在哪儿?”

  三皇子也有些无奈:“我本想带着顾驸马一起进宫,,不过,他坚持要回公主府养伤……”

  昌平公主眼中似要喷出火星来,愤怒地打断三皇子:“所以,你就听一个重伤之人的话,将他送回去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昌平公主是借着这桩小事发难,以泄无法正面指责的怒火。

  俞皇后本想出言阻止,目光掠过昌平公主红肿的双目憔悴的脸孔,心里骤然一痛。

  昌平自少和顾清青梅竹马,情意深厚。成亲后夫妻恩爱,从无不睦。眼下顾清遭人暗算谋害,受了重伤,还不知会怎么样……

  罢了!就容昌平出一出心头这口恶气吧!

  俞皇后没有出声,默许了昌平公主的质疑诘问!

  这对三皇子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利的信号。

  事实上,三皇子也是一肚子冤屈。

  苍天可鉴!他确实恨俞皇后的心狠手辣,恨昌平公主的仗势欺人,也暗暗盘算过日后要如何如何……

  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啊!

  设局陷害顾清的人,真不是他啊!

  只是,看俞皇后和昌平公主的神色,显然已认定了一切都是他所为!一众皇子妃的面色也各自复杂微妙。便是萧语晗,看着他的目光里亦满是复杂……

  真他妈的冤屈死了!

  “顾驸马坚持要回去。”三皇子打起精神解释:“他伤势颇重,气息微弱。两位太医皆向我谏言,还是依着顾驸马的心意。免得顾驸马心浮气动……”

  这些都是太医的原话。还有一句更刺耳扎心的,三皇子没说出口。

  顾驸马若熬不过去,死在宫中,总是不吉。

  昌平公主听出了三皇子的未竟之言,一颗心如跌落深渊。伸出手指着三皇子,全身剧烈颤抖,那只保养极佳的纤纤玉手也颤抖不已。

  然后,昌平公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昌平!”

  冷静如山的俞皇后面色霍然变了,嘶喊起来:“来人,快宣太医!”

  ……

  昌平公主的骤然昏迷,令椒房殿里陷入一片混乱。

  几个宫女将昌平公主扶进内室,俞皇后也跟着进了内室。一众皇子和皇子妃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也随之跟了过去。

  然后,都被拦在了门外。

  芷兰裣衽行了一礼,轻声道:“皇后娘娘有令,请诸位殿下和皇子妃先回寝宫,待公主殿下醒后,诸事再议。”

  话是这么说,可昌平公主昏迷不醒,俞皇后正情急焦虑。这等时候,谁会傻得真先走一步?等昌平公主醒了,俞皇后不翻旧账才是怪事!

  “我们先在外间等候。”萧语晗轻声提议。

  无人有异议,各自点头应下。

  这等时候,也无人讲究男女分坐了。一双双夫妻各自凑到了一起。

  萧语晗看了三皇子一眼,心中纵然有千言万语,此时亦不能问出口。只轻声道:“殿下这些时日辛苦了。”

  三皇子随口嗯了一声,无心多说。

  萧语晗也只得住了口。

  其余诸人,也不便多言。一片安静中,盛鸿谢明曦夫妇的说话声,很自然地传进众人耳中。

  “明曦,这些日子你如何?阿萝还好吧!”

  “殿下放心,我们母女都好。倒是殿下,看来清瘦了一些。”

  “此去皇陵,心情沉重。谁也无心吃喝之事,每餐随意裹腹。瘦些也是难免。再者,我也放心不下你们母女两个。”

  众人:“……”

  大家都满心沉重,无心说话。你们夫妻两个在这儿卿卿我我如此肉麻,有点过分了啊!

  可惜,谢明曦和盛鸿都有视众人于无物的本事。就这么手握着手头靠在一处轻声细语。很快,谢明曦便问及顾驸马落马之事。

  众皇子都是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众皇子妃皆竖长耳朵聆听。

  “当时的情形,确实十分危险。”

  盛鸿目光一闪,沉声说道:“几匹马忽地同时受惊发狂。我们兄弟几个,身手都算不错,只受惊吓未受伤。顾驸马骑术最差,也从不习武,反应也最迟钝。当时便被摔落马下。我离驸马最近,翻落马下时,顺势扯了他一把。”

  “不然,那匹马的马蹄便会落在他胸口。”

  险之又险。顾驸马差点就当场一命呜呼了!

  如果顾驸马真得死了……

  众人一起看向三皇子。

  三皇子:“……”

  他妈的都看我做什么?

  又不是我做的手脚!

  ……

  三皇子的冤屈苦闷,无人得知。

  一个时辰后,昌平公主终于醒转。

  昌平公主坚持要回公主府,俞皇后不忍阻拦,张口吩咐盛鸿夫妇送昌平公主回府。盛鸿和谢明曦一起应下。

  其余皇子皇子妃,皆被留在宫中。

  俞皇后话说得颇是好听:“你们几个奔波数日,颇为辛苦,不必急着回府。先在宫中住上几日。”

  正大光明地将众人都拘在宫中。显然是要趁着这几日严查顾驸马被人谋害之事了。

  众人不管心中如何作想,面上都是一派感激涕零:“多谢母后体恤。”

  昌平公主坐在马车里,嘴唇紧紧抿着,一言不发,明艳的脸孔苍白得可怕。

  谢明曦坐在昌平公主对面,并未讨嫌多嘴,也未出言安慰。很快,马车便到了昌平公主府。

  盛鸿伸手扶着昌平公主下了马车,紧接着又扶谢明曦。

  昌平公主满心都是重伤的夫婿,压根无暇转头他顾,疾步如飞,一路跑进了公主府。脚步虚浮,跌跌撞撞,跑了没几步,就差点摔倒。那副模样,委实令人放心不下。

  谢明曦和盛鸿只得快步追上前。心里不约而同的唏嘘。

  不管昌平公主为人性情如何,对顾清却是情深意重。

  昌平公主跑进内室,冲到床榻边。

  顾清惨白无血色的俊脸顿时映入眼帘。

  昌平公主全身剧烈颤抖,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