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投诚(一)

第六百八十三章 投诚(一)

  按朝廷规矩,藩王的藩地官员任命调遣,皆由吏部决定。真正执行起来,当然没那么严格。藩王就藩时要带几个人前去就任,朝廷一般不会阻拦。

  盛鸿已经着手在准备上折自请就藩之事,也在斟酌着带几个心腹或姻亲去藩地。

  叶景知这个藩王长史,肯定要随着去蜀地。谢兰曦的夫婿萧宇凡,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舅兄谢元舟,不妨带去锻炼几年。再有从梅家挑一两个有出息的儿郎。新科进士里,可以挑几个身家清白无深厚背景关系的。

  盛鸿还考虑过要将好友赵奇或陈湛“拐”去藩地做上一两任官员。

  盛鸿早在私下和谢明曦商议了几回,已列出了一张名单,并且私下联系确认过了。只是,他们两人谁也不会想到,陆迟会主动请去蜀地做官!

  谢明曦和林微微对视片刻。

  林微微神色坦然,目光清澈。

  谢明曦压抑住心底的喜悦,抿唇一笑:“待殿下回来,我便和殿下说一说此事。”

  送上门来的首辅嫡孙当朝状元,谁能舍得推却?

  陆迟本身才学出众,不必细说。更重要的,是陆迟背后有陆阁老。若能借此和陆阁老交好,对盛鸿来说,自是好事一桩!

  当着方若梦的面,林微微也不再多说,冲谢明曦笑了一笑,很快将话题扯回了孩子身上。

  ……

  方若梦满心喜悦而来,回程的时候,心思飘忽神不守舍。

  回了李府后,方若梦心不在焉地陪着两个白胖健壮的儿子嬉闹玩耍。一不小心,将钰哥儿叫错了,喊成了钦哥儿。

  钰哥儿虽只有几个月大,却颇为机灵,能听懂一些话了。立刻不高兴起来,挥舞着小拳头哇哇喊,挥到了方若梦的脸上。

  李默进内室的时候,正好瞥见这一幕,顿时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哟,钰哥儿胆子倒是不小,竟敢挥拳头揍人了。”

  方若梦无奈地笑着叹气:“都怪我,我一不小心叫错了名字,也怪不得儿子恼怒生气。”

  然后,吩咐奶娘先将两个淘气包抱下去。

  李默目光掠过方若梦的脸孔:“你今日是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莫非是今日去蜀王府,闹了什么不愉快?”

  “这倒没有。”

  方若梦又是一声轻叹:“今日在蜀王府,林姐姐和谢妹妹说了,陆迟想随蜀王殿下去蜀地做官。”

  李默:“……”

  李默一脸震惊,脱口而出道:“不是开玩笑的吧!”

  “这等大事,怎么可能是说笑。”方若梦低声道:“我看着林姐姐的样子,颇为认真。看来,陆迟是真的有此打算了。”

  李默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这个陆子毓,心里谋算这等大事,也不和我这个挚友商议一二。”

  方若梦:“……”

  陆迟和四皇子彻底翻脸,断了来往。和李默也闹了一回争执不快,不过,很快便又和好。

  只是,到底有了心结,不再像往日那般无话不谈。亏得李默还有脸自称是挚友!

  李默越想越不是滋味,哼了一声:“不行,我现在就去陆府一趟。我非得亲口问一问子毓不可!”

  说完,拉长着脸就走了。

  方若梦想拦都拦不住。

  ……

  陆迟似料到李默会来,见到李默,半点都不诧异,领着李默去了书房。

  李默沉着脸皱着眉追问:“子毓,你真得要去蜀地?”

  陆迟点点头:“是。”

  李默眉头拧得更紧:“你祖父可知晓此事?”

  陆迟淡淡道:“祖父知道,也已点头应允了。”

  李默:“……”

  李默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你为何不留在京城?非要去蜀地?”

  便是要外放做官,也不必去遥远又多山的蜀地吧!领着妻儿去江浙富庶之地,逍遥自在几年多好。

  陆迟显然听出了李默的话中之意,温和地说道:“李兄,你我是知交好友,我不愿以谎话骗你。”

  “我去蜀地,自然有我的理由。只是,我不便向你一一解释其中的缘由,还请你多见谅。”

  李默:“……”

  陆迟就是这样一个端方君子。

  相识相交数年,陆迟从不说谎骗人。他不愿说的事情,只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不能说。

  便如陆迟和四皇子为何交恶之事,任凭他如何追问,陆迟从来都未解释过其中缘故。

  李默沉默片刻,深深呼出一口气:“罢了,你不想说便不说。待我回府,也和祖父商议一番。若祖父首肯,我便和你一起去藩地好了。”

  这回,轮到陆迟震惊错愕了。

  陆迟以复杂的目光看着李默:“你别一时冲动,做出不该做的决定。”

  李默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你先别紧张。我回去和祖父说一说看。以祖父的性子,点头同意的可能性颇低。”

  “不过,我总要试上一试。”

  ……

  蜀王府。

  天还没黑,蜀王殿下便回了府。

  “明曦,阿萝,我回来啦!”盛鸿人还未至,声音先传了进来。

  谢明曦眉眼弯弯,目中露出一丝笑意:“你今日回来得倒是早。”

  盛鸿笑嘻嘻地俯身亲了谢明曦的面颊一口,再亲了宝贝女儿一口,理直气壮地应道:“我每日按时去工部应卯当差。差事忙完了,便下衙回府。难道还要我这个藩王日日加班不成!”

  谢明曦哑然失笑。

  私底下说话,盛鸿口中不时会冒出些新鲜稀奇的词汇。听着倒也有趣。

  盛鸿本就不喜酒宴应酬。如今是国孝期间,无人敢正大光明地饮宴取乐。便是最喜设宴的建安帝,在登基后也未设过宫宴。可不就是一下衙就回来么?

  “对了,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谢明曦轻描淡写地说道:“林姐姐今日来看我,说陆迟有意随你去蜀地做官。”

  盛鸿:“……”

  他还在动脑筋想法子,怎么将自己的好友拐去蜀地做官。

  这个陆迟,竟然主动来投诚?

  盛鸿有些懵,脱口而出道:“他没吃错药吧!好好的京城不待,去蜀地做什么!”

  谢明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