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母子

第六百九十五章 母子

  梅太妃似早料到会有此一问,并未露出半丝心虚:“我每日都服药了。”

  “一开始确实颇有起色,我心中颇为欢喜,便让人扶着我下榻,在寝宫里转了一回。没料到吹了些风,这病症竟又反复起来。”

  “看来,这就是我的命了。你们不必顾虑我,六月初八启程离京便是……”

  谢明曦什么也没说,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梅太妃。

  那目光,明亮而锐利。

  仿佛已窥清她心底所有的惶恐挣扎矛盾,令她心弦颤栗不已。

  梅太妃在宫中活了几十年,也算是颇有阅历见识了。厉害刻薄如李太后太后,城府深沉如俞太后,善隐忍伪装如已死的淑太妃,还有精明厉害的丽太妃等等。

  十七岁的谢明曦,正值韶华妙龄,为何竟拥有这等令人心悸又胆寒的精明锐利?

  梅太妃下意识地移开目光,正好和痛心又难过的盛鸿四目相对。

  盛鸿落了两滴眼泪,此时双目依旧泛红,声音有些沙哑:“母妃,你根本没服明曦给你配的药。”

  梅太妃:“……”

  “母妃为何不相信我?”盛鸿心痛难当,声音中满是晦涩:“你为何不相信儿子有保护你的能耐和本事?哪怕宫中有人故意要留下你,我也能带你离开。为何你要顺着幕后之人的心意,留在宫中?”

  盛鸿同样是敏锐犀利之人,之前是因忧急梅太妃的病症,一时未曾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这些时日,早已察觉出了不对劲。

  盛鸿红着眼睛继续说道:“母妃担心自己成了我的七寸命门,怕拖累了儿子。宁肯继续留在寒香宫里苦熬。母妃有没有想过,我心中会是何等痛心难过?”

  短短几句话,令梅太妃所有的伪装奔溃瓦解。

  两行热泪涌出眼眶。

  梅太妃失声痛哭,枯瘦如柴的手紧紧攥着盛鸿的手:“鸿儿,都是母妃没用。母妃护不住你,还要令你忧虑操心。”

  “你别管母妃了,快些离开京城,离开这一潭泥沼。到了蜀地,你和谢氏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别再惦记我了。”

  ……

  男儿轻易不落泪,只因未到伤心时。

  盛鸿心痛如绞,搂着瘦得不成人形的梅太妃哭了一场。

  谢明曦看在眼中,亦觉心酸。只是,她生性冷情,做不出陪着一起哭之事。只默默地陪在一旁。

  梅太妃身子虚弱,哭了一场后,很快闭目昏睡。

  盛鸿红着眼坐在床榻边,迟迟未曾离开。

  谢明曦安静又沉默地陪着盛鸿。

  良久,盛鸿才低声道:“明曦,我是不是很没用?”

  也唯有这一刻,盛鸿才会如此痛恨后悔自责。如果不是他急着就藩,碍了别人的眼刺了别人的心,便不会有人算计梅太妃了。

  谢明曦伸出手,轻轻握住盛鸿的手,在盛鸿耳边响起的声音依然冷静锐利:“淑太妃被赐死在新帝眼前。照你这样说来,新帝岂不是一无是处?”

  盛鸿哑然,转头看向谢明曦。

  熟悉的秀美脸庞,冷静而镇定。那双深幽的眼眸,泛着令人心惊的寒光:“为了就藩,你我殚精竭虑,费尽心机。现在,就藩之事已势在必行,绝不可能更改。六月初八,我们便得启程离京。”

  “想留下母妃之人,要么是母后,要么是皇上。”

  “若是前者,你我不必忧心。母后最多是以母妃牵制你我而已。如果是后者,你便得愈发谨慎,免得他对母妃下毒手。”

  强大冷静的自制力,很快感染了盛鸿。

  盛鸿闭上眼睛片刻,再次睁开,已恢复清明冷静:“你说的是。母妃还在病中,不能随你我离开,让她好生在宫中养病。日后我再另图他法,将母妃接到藩地去。”

  就是这个道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梅太妃好赖还活着……总比已经赐死的淑太妃强多了。

  谢明曦没有说这等刺耳刺心的话,轻声道:“我们在寒香宫逗留颇久,现在也该回府了。”

  盛鸿点点头,为梅太妃掖好被褥,然后才起身和谢明曦离开。

  当盛鸿和谢明曦离去后,躺在床榻上的梅太妃慢慢睁开眼。

  泪水悄然滑落眼角。这一回,却是释然又喜悦的泪水。

  她这个亲娘懦弱无用,令儿子受了诸多委屈。好在,儿子娶了一个聪慧能干又冷静自制的妻子。

  谢明曦和她亲不亲近贴不贴心都无妨。只要谢明曦待盛鸿一心一意,她便心满意足了。

  琴瑟不知何时进了屋子,用帕子为梅太妃擦拭泪痕,一边哽咽道:“太妃娘娘别伤心,奴婢会一直陪着娘娘。”

  梅太妃忍着伤感难过,挤出一丝笑容:“好。”

  ……

  半个时辰后,盛鸿和谢明曦回了蜀王府。

  阿萝已有七个月大,生得唇红齿白漂亮之极。穿着红色的肚兜,露出两条白白胖胖的胳膊和腿,在凉席上爬来爬去,不时翻个身,或发出咯咯的笑声。

  顾山长陪着阿萝戏耍半日,额上全是汗珠,却半点不嫌累,满脸都是笑容。

  听到脚步声,顾山长笑眯眯地点了点阿萝的额头:“小阿萝,你爹娘可算是回来了。”

  待顾山长抱起阿萝,盛鸿和谢明曦才迈步走了进来。

  阿萝伸出小手,咿咿呀呀地要抱。

  盛鸿爱女如命,见到机灵可爱的女儿,心中的沉重晦涩顿时消逝了大半。伸手将阿萝抱进怀中,姿势颇为熟稔。可见平日没少抱过孩子。

  “乖阿萝,半日没见爹了,是不是特别想爹?”盛鸿笑着哄道:“快叫一声爹来听听!”

  阿萝黑溜溜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盛鸿,竟真得张口喊了一声。

  爹字发得不甚清晰,像是在喊大。

  盛鸿惊喜不已:“明曦,山长,你们快听,阿萝会喊爹了。”

  盛鸿终于有了笑容。

  谢明曦心情也释然轻快起来,笑着说道:“阿萝还小,喊得不清楚。待过几个月,便能喊得清晰了。”

  盛鸿立刻道:“现在就已经喊得很清楚了。”

  谢明曦:“……”

  算了,只要你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