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告别(一)

第六百九十六章 告别(一)

  当着盛鸿的面,顾山长并未多问。

  待盛鸿抱着阿萝出去后,顾山长才低声问道:“梅太妃的情形到底如何?”

  谢明曦眸光一闪,低声道:“她的病来势汹汹,绝非寻常。定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我为她配了药,她亦不肯服用。现在根本下不得床榻,少不得要养个一年半载。”

  顾山长目中闪过一丝愠怒,冷哼一声:“到底是谁暗中下的手?”

  谢明曦默默看了顾山长一眼。

  顾山长顿时明白过来,心中恼意更甚:“太后娘娘既肯容你们去就藩,还允我随你们同行,为何要留下梅太妃?”

  没错,动手之人必是俞太后无疑。

  若是建安帝出手,梅太妃已经没命了。

  之前谢明曦未曾明言是俞太后所为,是不愿盛鸿心存怨恨,在深沉精明的俞太后面前露了痕迹。

  “母后容师父随我们同行,才要留下母妃,牵制盛鸿。”谢明曦淡淡说道:“这等手段,说穿了半点都不稀奇。”

  “母后绝不容任何藩王有异心,必要留一个质子在手中。”

  “相比起鲁王他们,我们已算十分幸运了。至少,我们能离开京城。而他们,连自己都无法脱身。”

  人都是自私的。

  不讳言的说,谢明曦宁可被留下的质子是梅太妃,也绝不愿顾山长被留下。

  而顾山长,也是唯一能令俞太后退让之人。

  顾山长心情并未因此轻松多少,心里沉甸甸的,满口的苦涩难言。沉默良久,顾山长才道:“我明日进宫,向太后娘娘辞别。”

  谢明曦眸光一闪,低声道:“在母后面前,师父万万不可提起梅太妃三个字。”

  顾山长抿紧嘴角,没有吭声。

  谢明曦十分坚持:“师父,你答应我,不可在母后面前为梅太妃说情!”

  顾山长将头扭到了一旁。像个固执的孩童一般。

  谢明曦再睿智聪慧,再计谋百出,也拿顾山长没法子。苦笑着叹了口气:“这其中的道理,师父不会不明白。”

  “情谊再深厚,也禁不住一再的疏远淡漠和猜疑。”

  “母后如今是大齐太后,权柄滔天,帝后皆俯首听令。唯一能令母后心软的人,只有师父。此次盛鸿得以顺利就藩,有大半都是因为师父之故。”

  “正因如此,师父便不能再张口了。否则,引得母后心中恼怒不快,便是眼下不发作,日后也是一桩麻烦。”

  “倒不如徐徐图之,日后再寻机会接梅太妃出宫。”

  顾山长呼出胸口的浊气,闷闷地点了点头。

  ……

  隔日,顾山长进宫,向俞太后辞别。

  看着发间斑驳银丝额上满是皱纹的俞太后,顾山长既唏嘘又心酸,一时间,倒将心中汇聚的不满忘了大半。张口便道:“芷兰玉乔是怎么伺候的?娘娘为何看着苍老了许多?”

  俞太后闻言轻笑不已:“娴之,我本来就已经老了。”

  短短两句话,仿佛打破了数年的心结和隔阂。

  两人似又回到了往日无话不说的岁月。

  “你就是心思太重了。”顾山长忍不住出言嗔责:“人的一生,不过短短数十载。活得畅快恣意些多好,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不累才是怪事。”

  是啊!她的迅速苍老,一半是因建文帝的离世,另一半却是生生累出来的。

  只是,她唯一能紧紧抓在手心的,也只有这两个字罢了。

  她如何能放手?

  俞太后对顾山长宽厚得近乎纵容,听到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也不生气,只笑道:“娴之,你这大半生因无欲,所以无求,方能活得从容随性。可惜,我不及你。”

  我想要的太多。

  我失去的也太多了。

  所以,我能抓紧的东西,只能属于我。我绝不放手!

  顾山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罢了!我都快走了,就不絮叨你了。免得你日后想起我这个好友的时候,只有厌烦没有挂念。”

  俞太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厌烦你了?分明是你不愿进宫,这几年来,进宫来见我的次数加起来也没几回。”

  顾山长轻哼一声,咕哝道:“我就是见不得你口不对心的样子,更不乐见你强颜欢笑。”

  俞太后眼眶微热。

  这世间,唯有一个顾娴之,会这般在意她的喜乐。会“恨铁不成钢”地怨她气她。而现在,她唯一的好友,也要离开她了。

  藩王无昭不得回京。盛鸿这一走,便是数载。

  或许,她们有生之年,再无相见的机会了……

  “娴之,你多珍重。”俞太后声音有些低哑,神色还算平静沉稳:“今日一别后,不知何日才是再会之期。我盼着你健康平安,寿元绵长。”

  顾山长是性情中人,没俞太后这般隐忍克制,想笑便笑,伤感时便落泪。此时红着眼眶道:“莲娘,你也要多保重。过几年,我再回京来看你。”

  这一声莲娘,听得俞太后心弦颤栗,酸涩不已。

  顾山长走后,再无人会这般叫她的闺名了。

  泪眼模糊中,顾山长走上前来,用力搂住俞太后。俞太后终于克制不住,和顾山长相拥恸哭了一回。

  “娴之,是我对不住你。当年若不是我执意要女扮男装去松竹书院,就不会害死自己的兄长。你也不会孤身一人,终生不嫁了……”

  “都一把年岁了,还说这些做什么。莲池死了这么多年,可在我心中,他从未离开过,一直陪伴着我。我有好友,有学生,从未寂寞过。如今,我又有弟子奉养我终老,还要忙着照顾阿萝,哪里还有闲心去唏嘘当年旧事。”

  “……你就别炫耀自己的弟子了行不行?”

  “当然不行!不在你面前,我还要冲谁炫耀去?”

  “……好好好,你想说只管说就是,我听着还不行么?日后在蜀地有什么不便之处,便让人送信进宫。有我在,谁也不敢慢待了你。”

  “这倒不必你担心。明曦待我极好,盛鸿也对我好得很。你可别再想着寻他们的麻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