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实情(二)

第七百六十六章 实情(二)

  椒房殿内沉默了片刻。

  众人各有所思,各自皱着眉沉着脸。千头万绪种种猜测在心底掠过。

  良久,盛鸿才张口打破沉默:“母后心中可有成算?”

  这一个月来,俞太后心思重重,无一日安睡好眠。闻言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哀家若有对策,何须召你回京?”

  “哀家老了,没享过儿子们的福,如今倒是被架到了火上烘烤。皇上一定要救回来,藩王宗亲官员们,也定要全部救回来。若哀家一人能换回这么多人的性命,哀家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怕逆贼言而无信,哀家去了,只令逆贼手中再添一个有力的人质。”

  俞太后顿了顿,又叹了口气:“盛鸿,此事只能交托给你。不管想什么法子,你都要救回皇上和众臣。”

  不管想什么法子……

  这句话,说得可圈可点,意味深长。

  盛鸿心中飞快掠过一个念头,顿时一凛,面上却未流露:“是。”

  赵长卿萧语晗尹潇潇都未吭声,李湘如已站起身来,深深躬身行了一礼。

  盛鸿一惊,立刻起身避让:“四嫂,你这是做什么。”

  李湘如维持着行礼的姿势,苍白消瘦的脸孔上挂满泪珠,目中满是恳求,声音哽咽:“七弟。昔日你四哥曾做过些对不住你的事,我在这儿代他向你赔礼了。”

  “如今你四哥遭了劫难,以后得仰仗你相救。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你一定要救他回来。”

  “算我求你了!”

  话未说完,已泪雨纷纷。

  也怪不得李湘如这般惊惧慌乱。

  别人也就罢了,宁夏王和盛鸿结过梁子,彼此之间隔阂颇深。盛鸿如今归京,接下救人的重任。若有意“漏了”宁夏王,宁夏王便连最后一线生机也没了。

  李湘如这般哭泣恳求,盛鸿不得不应:“四嫂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救所有人回来。”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李湘如抬头,含泪道:“七弟,我……”

  “殿下既已应下,自会尽力。”谢明曦淡淡打断李湘如:“四嫂信不过殿下,另请旁人便是。”

  李湘如:“……”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李湘如硬是忍了这口闷气,挤出一丝僵硬的感激:“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七弟高明磊落,绝不是那等两面三刀的小人。”

  换在往日,盛鸿早已一句“呵呵真是不巧其实我就是这种人”噎回去。

  如今这等情形,嫂子们一个比一个可怜,他哪里还说得出这等话来。

  俞太后不快地看了李湘如一眼,李湘如身子瑟缩一回,总算老实坐了回去。

  就在此时,卢公公前来禀报:“启禀太后娘娘,两位阁老听闻蜀王殿下进宫,要求见殿下。”

  卢公公大病一场,养了几个月才痊愈。之后,便彻底受了冷落。

  现在看来,这倒成了幸运之事。建安帝前去皇陵,将身边的心腹内侍都带了去,卢公公理所当然地被留下。否则,此时也会身陷险境。

  盛鸿看向俞太后。

  俞太后立刻说道:“你立刻去移清殿,和两位阁老商议对策。”

  盛鸿点头应下,临走前,看了谢明曦一眼。

  谢明曦微不可见地略略点头,和盛鸿交换了只有彼此能意会的眼神。

  ……

  赵长卿和尹潇潇俱看在眼底,情难自禁地想起身陷逆贼之手生死不知的夫婿,心中各自酸涩不已。

  萧语晗勉强打起精神:“我早已命人收拾好了福临宫。七弟妹一路奔波,定然乏了,先回福临宫休息一二,到晚上,我再设宴相邀。”

  “多谢三嫂美意。”谢明曦直接谢绝:“不过,这等时候,谁也没心情吃喝,也不必再设宴了。”

  也罢!

  萧语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也无操持饮宴的心思,闻言苦笑着点点头。

  几位藩王妃也无离开之意,各自在宫中安歇不提。

  谢明曦奔波数日,一直硬撑着,一旦松懈下来,便觉疲累。进了福临宫后,一睡就是两个多时辰。

  再睁眼时,天已经黑了。

  谢明曦在从玉的伺候下更衣梳洗,随口问道:“殿下可曾回来?”

  从玉低声答道:“没有。倒是打发人来送了口信,让王妃自行用晚膳。”

  也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两位阁老才肯放人了。

  谢明曦也没什么不快。此次归京,盛鸿身肩重任,想悠闲自得也不可能。

  大齐建朝多年,还从未出现过天子和众臣被一同俘虏的荒唐事。陆阁老李阁老心中焦灼可想而知,盛鸿不但要担负起解救天子的重任,怕是也躲不开代天子处理国朝大事的重责。

  “奴婢这就去御膳房传膳。”

  “不必了。”谢明曦眸光微闪:“我去椒房殿,陪母后用膳。”

  ……

  半个时辰后。

  椒房殿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圆桌上摆满精致美味的菜肴。

  俞太后没胃口,只吃了两口,便搁了筷子。谢明曦胃口倒是不错,吃了两碗才停下。然后移步内室说话。

  婆媳两人心知肚明彼此的难缠,也不急着交锋,倒是闲话起了家常。

  俞太后张口问道:“娴之如何?”

  谢明曦微笑应道:“劳母后惦记。师父在蜀地十分自在快意,每日忙着去书院,又要兼管着安养院,回府后便陪着阿萝。颇为忙碌充实。”

  过了片刻,又说道:“别人越活越老。师父正好相反,越忙碌愈精神。满头乌发,无一根白发。一眼看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俞太后遥想着好友洒脱的风姿,目中闪过笑意。很快,又化为唏嘘无奈。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看着俞太后:“临来前,师父郑重叮嘱殿下,不管遇到什么情形,都要护住母后。”

  俞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水光。

  这世间,到底还有人真心在意她。

  提起好友,俞太后戒心去了几分,正要张口说话,就听谢明曦淡淡道:“我们夫妻回京,是真心相助母后。母后却将至关重要的事隐瞒不提,未免令人寒心。”

  俞太后瞳孔骤然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