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出兵(三)

第七百七十三章 出兵(三)

  十万精兵尽数出动,喊杀声震天,地面也微微震动不已。

  没有亲眼见过这等情形的人,很难想象出此时的情形。

  士兵们身披盔甲,手持利刃,如潮水般涌向皇陵。三米高的围墙,以木梯架之,很快便能攀爬上墙头,跳入皇陵内。

  皇陵里的“逆贼们”,看似一体,实则隐隐分了三派。也各有统领之人。日夜皆有人警惕戒备,一旦发现情形有异,立刻便会有人以哨声示警。

  尖锐的哨声划破夜空。

  原本熟睡中的“逆贼”士兵,其实在哨声之前就已被惊醒。一开始倒也没怎么惊慌。

  一个月之内,这样的进攻发起过三回。每一次扔出一具官员尸首,对面就会很快鸣金收兵草草收场。

  这一回进攻的时候挑在了黎明前人最困乏无力之时,令人始料不及。不过,自己这方早商量好对策。设在皇陵最醒目处的瞭望高楼里,早已安置着几个朝廷官员。杀一个扔出去,足以震慑住对方。根本不用动手,就能将朝廷的军队逼退。

  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也因此,从睡梦中被惊醒的“逆贼”们并不如何慌乱,动作极快,片刻间穿衣拿起兵器,冲了出去。

  皇陵占地数千亩,极为宽广。大齐的先帝们都葬于此,另有大片的空地,留给盛家后来的子孙。

  因皇陵极为宽阔,围墙便有百里,万余“逆贼”根本无力守住这么长的战线。在朝廷精兵举着火把如潮水般涌进围墙内时,“逆贼”们只余苦苦抵挡的份。

  守在瞭望高楼里的“逆贼”见势不妙,立刻斩杀了一个朝中官员,像往常一样,将尸首扔下高楼,血淋淋的头颅悬挂在高楼处。

  数名逆贼齐声高呼:“立刻退兵!”

  然而,对面军鼓丝毫不息,朝廷大军还在源源不断涌入。在暗夜中如潮水般涌来,简直令人绝望。

  一方万余人,另一方却有十万士兵,兵力足足是逆贼一方的十倍。兵力相差巨大。而且,这十万士兵,皆称得上精兵。一交手,“逆贼”一方便节节溃败。

  就如当日埋伏围剿三千御林侍卫一样,一面倒地收割人头。

  约莫七八米的高楼里,十余个负责瞭望戒备的“逆贼”终于感觉到大事不妙。

  “不妙!他们根本没有退兵!”

  “他们这是要在今夜彻底攻下皇陵!”

  不知是谁骂了句粗话:“他们竟连朝廷命官的生死也不顾了。真他妈的狠辣无情!惹毛了老子,索性将那几十个官员都拉过来杀了!”

  “没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一个身着黑衣脸孔有刀疤的男子怒喝一声:“都闭嘴!”

  十余个“逆贼”心中一凛,不约而同地住了嘴。心里却都浮上了浓厚的阴云。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时间紧急,不容犹豫。

  刀疤脸男子先令众人守住高楼,又命人击鼓,自己则迅疾下了高楼。

  ……

  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响彻皇陵内外。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一眼看去,令人心惊胆寒。

  被关押了一月有余的朝廷官员们,纷纷被惊醒。

  他们在皇陵里没受太多苛待,每三个人住一间屋子,一日三餐也勉强能填饱肚子。只是,每日都有凶神恶煞满脸冷笑的“逆贼”进来转上几回,目光在他们的脖子处来回打转。仿佛在找最方便的下刀之处。

  这等无形的威胁和悬在头顶的长刀随时会落下的惊惧,才是最大的折磨。

  一个月下来,官员们都瘦了一大圈,一个个面色颓唐神色不振。

  皇室宗亲们的待遇稍好一些,如临江王这样的亲王,独居一间卧室。不过,在门外看守的逆贼也颇多,足有五六个。

  几位藩王也是独居一间屋子,屋外看守的逆贼多达十余人。

  至于建安帝……在皇陵遇袭的第一日身受重伤,身上中了数箭,满身鲜血。之后便被抬走,再无人见过。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朝廷又发兵了!”

  方阁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目中闪过一丝希冀,声音却渐渐低沉:“希望这一回,能顺利铲除逆贼!”

  赵阁老有气无力地叹道:“他们顾虑着皇上的安危,岂敢全力出兵!这些逆贼也着实心狠手辣,几个武将都被杀了,又杀了三个文官。今晚朝廷一出兵,又要有人身首异处了。”

  颜阁老也是悲从中来,低声喃喃:“或许,很快就轮到你我了。”

  方阁老赵阁老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恐和不安。

  只是,他们到底为官多年,俱是阁老重臣。心里再惊惧,面上也得做出镇定的样子来。彼此安慰“被斩杀于此也算为大齐尽忠”,心里各自怒骂不已。

  这些藩王,没一个老实安分的。这一场滔天之祸,皆因皇位而起。他们都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只是,这等话,他们不敢说破也不能说破。

  ……

  皇陵里的密室中,烛火通明,亮如白昼。

  鲁王闽王宁夏王各自面沉如水,目中燃着不甘又愤怒的火光。

  密室位于地下,能阻隔许多声音。然而,此时外面正在进行规模宏大的惨烈的厮杀。凄厉的嘶喊声透过密实的地面,传进密室中。

  第一个出声的,是鲁王:“现在,该、怎么办?”

  这些时日,对鲁王来说,亦是油煎火烤一般的煎熬。此时,鲁王面色暗淡,声音嘶哑难听。

  闽王右手握拳,用力击打桌面,发出咚地一声闷响:“一定是老七回来了!”

  谁有胆量这般不管不顾领兵攻击皇陵?

  唯有蜀王盛鸿。

  闽王越想越是恼火,低声怒道:“我们谋划这么久,联手出击,费尽心思才有今日的局势。这个盛鸿,倒是狡诈阴险得很,一回京就迫不及待地动手。这是想将我们兄弟一网打尽啊!”

  宁夏王冷冷说道:“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何用。当日我就说过,现在动手太过仓促。是你坚持要提早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