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改天(一)

第七百八十六章 改天(一)

  安王这一跤摔得结结实实。

  众人俱是一惊。

  盛鸿离得最近,反应最快,迅疾俯身查看。角落处的端太妃,也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呼,然后扑上前来恸哭。

  十一岁的半大少年郎,此时面色惨然地躺在地上。大病一场后的身体本就格外虚弱,此时这一昏厥,竟无人疑心安王的昏厥是装出来的。

  屏风后的俞太后,气得脸都黑了。

  这个安王,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窝囊废。她只召他到面前问话,他竟然被吓晕了过去。这一幕又正巧落在众阁老眼中,她这个一朝太后的颜面简直无处安放!

  俞太后一气之下,也“晕”了过去。

  芷兰和玉乔也是一声惊呼:“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晕过去了!”

  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谢明曦微不可见地扯了扯讥讽的唇角,面上适时地露出焦灼急切之色,快步绕过屏风:“母后!母后你这是怎么了?来人,快宣赵院使来!”

  一团混乱中,赵院使和另几位太医迅疾应召而至,一股脑地拥到了俞太后的凤塌前。同样昏厥不醒的安王却无人过问。

  阁老们各自皱了皱眉。

  宫中之事,他们身为臣子,不便多管多问。不过,从细微处便可见安王在宫中的地位了。在这样的情形下,俞太后便是想抬举安王,也抬举不起来。

  那么,之前俞太后表露出的态度,便愈发令人深思了。

  盛鸿沉声下令:“来人,再去一趟太医院,召两位太医前来为安王看诊!”

  这才是兄长气度!

  陆阁老和方阁老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一起拱手告退:“殿下,臣等一起告退。”

  盛鸿略一点头:“母后和九弟俱昏迷未醒,本王无暇相送,诸位阁老见谅。”

  政治才干如何,暂且不论。这份平易近人,已十分难得。

  当然了,也有可能都是装出来的。便如当年的建安帝,做皇子时出了名的宽厚温和,一坐上龙椅,顿时如变了个人一般。很快露出了睚眦必报气量狭窄的真面目。

  不过,此时俞太后已别无选择。朝中重臣们的心中,也无人能和蜀王比肩。

  ……

  几位阁老回了内阁议事,很快定下章程。

  立天子之事,不能再容俞太后拖延了。

  两日后,朝中百官联名上奏折,奏请立蜀王为天子。陆阁老捧着奏折,和另几位阁老一起再次踏进了椒房殿。

  俞太后不可能再“昏”第二回。

  面对阁老们恳切的脸孔,看着奏折上密密麻麻签署的百官姓名,其中甚至还有俞掌院父子及顾大人的姓名。

  这就是所谓的人心所向,无可披靡!

  俞太后纵有千般手段,也无施展的余地。更敌不过众阁老口中一句“国不可一日无君立天子之事万万不能再拖延”,只得无奈退让。

  俞太后松了口,此事便尘埃落定。

  没想到,蜀王应召而来后,坚决地推辞不肯:“……父皇还在世之时,我便和父皇禀明过心意,绝无争储之意。”

  “皇兄继位后,我第一个就去就藩。为的是释皇兄之疑。”

  “这两年多来,我在蜀地颇有建树,也早已将蜀地看做自己的家。我这点能耐,经营好自己的家已是为难。哪里担得起江山社稷的重任。恳请母后收回凤命,另择贤明之人为新帝!”

  蜀王要推拒作态,大家都能理解。不过,这态度也太坚决了,完全看不出是做戏的样子啊!

  陆阁老心中有些诧异。其余几位阁老,也各有所思。

  不过,此时还没到他们说话的时候,束手静观便是。

  俞太后按捺住心里的火气,淡淡道:“朝中多的是尽心尽责的臣子。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你能耐不大不要紧,有识人之明容人之量便可。”

  蜀王肃容拱手:“儿臣自八岁起穿女装,直至十四岁那年才恢复皇子身份。那几年的生活,对儿臣的影响也颇为深远。性子总有几分荒唐恣意,行事任性。”

  “儿臣有自知之明,这样的性情脾气,委实坐不得龙椅。还请母后见谅!”

  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俞太后的目中闪过一丝怒意,语气也强硬起来:“照你这么说来,安王年少不当事,霁哥儿他们几个还都年幼,亲爹又犯下大错,不宜过继到萧皇后名下继位为帝。人人都不合适,大齐龙椅就这么空着不成?”

  话一出口,忽觉不妙。

  果然,蜀王立刻接了话茬:“母后英明果决,对政事亦颇为熟悉。择一个年少的新帝,由母后听政摄政便可。”

  陆阁老等人一起看向俞太后,目中已有警惕之色。

  俞太后:“……”

  好狠辣的一招!

  绕来绕去,原来是在这儿挖了深坑,她一个不慎,竟是落进了坑中。

  俞太后执掌后宫数十年,除了曾在李太皇太后那里吃过些暗亏外,还从未被人这般坑过。此时心火腾腾直冒,全仗着过人的自制力,才按捺下去。

  俞太后也不是好惹的,立刻冷笑一声:“说来说去,原来竟是忌惮哀家。好一个蜀王,帝位还未到手,龙椅还没坐上,就开始惦记要弹压哀家了。罢了,哀家立刻下令,搬去皇陵,和你的父皇皇兄相伴度日。不在宫中碍你们的眼。”

  一张口便是“你们”,显然是将蜀王妃谢明曦也一并拖了进来。

  这一顶不孝的恶名若坐实,蜀王登基不免为人诟病,谢明曦还有何颜面执掌中宫?

  蜀王立刻跪下告罪:“儿臣绝无此意,请母后息怒。”

  “母后执掌宫廷数十载,从无差错。抚育一众皇子,精心教导,从无懈怠。儿臣心中亦深记母后的教诲,从无一日或望。”

  “儿臣对母后孺慕敬重,也深知母后的才干。这才做此提议,绝无忌惮之意,更没什么弹压的念头。”

  “母后若信不过儿臣,儿臣这就对天立誓。儿臣绝无为帝之心,儿臣请母后听政摄政,亦是一片诚心。如违此誓,儿臣不敢再为盛家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