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八百零九章 权谋(二)

第八百零九章 权谋(二)

  慈宁宫。

  自建文帝离世俞太后独揽后宫大权后,慈宁宫渐渐淡出众人视线,几乎被众人遗忘。

  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李太皇太后,整日躺在床榻上,脾气古怪,时常失禁。宫女们伺候起来,也是一肚子牢骚怨气。

  这些宫女,皆是俞太后的人。眼见着无人过问,李太皇太后又不能动不能说话,伺候起来不免疏忽大意。有时磨磨蹭蹭,不肯为李太皇太后换衣更换被褥,寝室里总弥漫着臊哄哄的臭气。

  有两三个尖酸刻薄的,还趁着私下无外人在时,故意说些刺耳难听的话。

  可怜李太皇太后,辈分最长,位分最尊,却过着如同囚禁一般的生活。换做别人,早熬不住合了眼。

  偏偏俞太后下过严令,命太医们精心照顾李太皇太后的身体。名贵的延续寿元的补药源源不断地送入慈宁宫。

  堪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这几日来,慈宁宫里悄然换了一副景象。

  谢明曦来的第一日,将李太皇太后身边的数名宫女皆呵斥了一顿。命人将满身臭气的李太皇太后抬进木桶里,以热水沐浴,再换上干净的衣物。床榻上的被褥全数换过,寝室里窗门皆敞开通风,再燃以檀香,祛除屋子里难闻的气味。

  之后,谢明曦又叫来两位太医,询问李太皇太后服用的药方。

  两位太医一开始还存了打马虎眼的心思。没曾想,年轻的谢皇后竟深谙医理,两句话一问,两位太医后背便冒了冷汗。

  谢明曦敲打过太医们一番后,才淡淡道:“皇祖母病了几年,你们一直小心伺候,并无大过。只是,病症一直也未有好转。”

  “你们治不好皇祖母,去禀明赵院使,另换医术高明的太医来。总之,一个月之内,我要见到皇祖母病症有好转。”

  当日,赵院使便亲自来请罪,另又换了两名太医,调整了原来的药方。

  谢明曦看了一回药方,也不多言,只取了笔来,将其中一味药划去,又添了一味药,调整了另外两味药材的分量。然后才将药方给了赵院使。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赵院使一看更改后的药方,额上顿时冒了冷汗。和太医们一起跪下请罪。

  谢明曦扯起唇角,目中并无笑意:“就按着这副药方抓药熬药,一个月之内若不见效,我亲自去椒房殿向母后请罪。”

  赵院使哪里敢接话茬,跪伏在谢明曦面前,后背冷汗涔涔。

  慈宁宫里这么大的动静,如何能瞒得过俞太后?

  俞太后对谢明曦擅自更改药方之事颇为不满,打发芷兰过来问话,谢明曦依旧是那两句话:“就按着我改过的药方给皇祖母熬药。一个月之内不见效,我自会去向母后请罪,任凭母后发落。”

  俞太后一心要将谢明曦困在慈宁宫,些许闷气不快,便咽下了。心里也存着一个月后,借此事发作谢明曦之心。

  没想到,才过了几日,帝后便联手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俞太后彻底陷入被动,不得不认输。

  俞太后也是能伸能屈之人,眼见着情势于己不利,立刻换了副嘴脸。打发芷兰来慈宁宫“请”谢明曦。

  ……

  “奴婢奉太后娘娘之令,请娘娘去椒房殿用午膳。”

  一日未行册封礼,谢明曦这个皇后便名不正言不顺。芷兰只含糊地称呼一声娘娘。

  寝室里的李太皇太后,被两个壮实有力的宫女搀扶着坐起了身子,另有两个宫女为李太皇太后按揉腿部。

  几日过来,李太皇太后的病症有没有起色,芷兰委实看不出来。不过,慈宁宫里却是焕然一新,那股萦绕不去的腥臊臭气,也散了大半。

  谢明曦优雅地坐在椅子上,浅浅抿了一口清香四溢的清茶。然后才徐徐道:“皇祖母身边离不得人,你回去代我向母后复命,就说我无暇去椒房殿。有皇上和皇嫂一起陪伴母后用膳,我也放心得很。”

  芷兰听得心惊肉跳。

  谢尚书在朝堂上那句“小叔寡嫂”言犹在耳,此时谢明曦一张口便是“皇上皇嫂”,显然是意有所指啊!

  芷兰继续陪笑:“太后娘娘宣召,娘娘还是去一趟椒房殿为好。”

  谢明曦略一挑眉,不动声色地发难:“母后相召,皇祖母更离不得我。莫非,在你眼中,为皇祖母伺疾尚不及陪伴母后用膳重要?”

  芷兰哪里禁得起这般锐利的词锋,双膝一软,跪下请罪:“奴婢绝无此意,请娘娘见谅!”

  俞太后在后宫只手遮天,将李太皇太后折腾成了活死人。

  可只要李太皇太后没死,就是俞太后的婆婆,也是这后宫中唯一在身份上能压得住俞太后之人。

  往日无人敢和俞太后较劲,也无人提起李太皇太后。

  现在,谢明曦却扛起了这杆大棋……

  芷兰一边应对着咄咄逼人的谢皇后,一边为自己的主子暗暗心惊。

  往日在她心中,俞太后精明狠辣,无所不能。可现在,在谢明曦面前,俞太后却昏招频出。

  或许也怪不得俞太后,而是谢明曦应对的手段更高一筹。

  看似无可解的困境,短短几日里便被谢明曦化为无双利器。

  谢明曦淡淡道:“你回去复命,记得将我说过的话一字不漏地学给母后听一遍。母后最重孝道,想来定能体谅我对皇祖母的一片小心,不会轻易怪罪。”

  芷兰低声应是,战战兢兢地退下。

  谢明曦又饮了一口茶,才起身慢悠悠地去了床榻边。

  李太皇太后被宫女们驾着身子,一点一点地挪动到床榻边,又被扶着在床榻边站了片刻。然后才重新扶回床榻上躺了下来。

  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李太皇太后便被折腾得全身冒虚汗,一张老脸涌起异样的潮红。一双浑浊的老眼,倒比平日亮了一些。

  谢明曦微微含笑,俨然一个孝顺体贴的好孙媳:“皇祖母病重日久,总躺在床榻上,极易生褥疮,还是不时动一动才好。”

  李太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