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八百六十四章 父子

第八百六十四章 父子

  谢钧近来忙于操持恩科之事,时常子时回府。

  今日谢元亭夫妇被召进宫觐见,谢钧整日提着一颗心,唯恐谢元亭在宫中惹祸。他和谢老太爷想法惊人的一致。

  谢元亭是死是活无所谓,万万不能拖累宫中的谢皇后。

  谢钧婉言谢绝了同僚宴请,一散衙就赶回了谢府。

  徐氏神色有异地迎上前。

  谢钧心里一个咯噔,低声问道:“母亲为何神色不安?莫非是元亭惹祸了?”

  徐氏咳嗽一声,含糊地应道:“没惹什么大祸。夫妻两个安安稳稳地回来了。就是说了些不入耳的话,被老太爷打了一拐杖……”

  谢钧顿时松了口气:“没惹祸就好。”

  至于挨一拐杖,委实不算什么。

  徐氏又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孙媳妇也揍了他一顿。”

  谢钧更没当回事了,随口道:“揍就揍吧!孙氏能管束住元亭,也算难能可贵了。”

  徐氏再次咳嗽一声:“我请了大夫进府。”

  谢钧:“……”

  看来,揍得不轻啊!不然,以徐氏对谢元亭的厌憎,绝不会去请大夫。

  谢钧略一思忖,才道:“我去一趟繁英阁,看看元亭。”顿了片刻,又叮嘱道:“此事别告诉丁姨娘。”

  徐氏连连点头应下。

  丁姨娘自那一日进宫回府后,依旧老实地待在兰香院里。便是谢元亭回京,也未闹腾着出来。倒是谢元亭主动进兰香院,母子两个抱头痛哭了半日。

  眼看着丁姨娘有脱胎换骨的迹象,这等时候,自要瞒下谢元亭挨打受伤之事。

  不等谢钧再问,徐氏又迅速将谢元亭夫妻进宫之行说了一遍。

  ……

  繁英阁。

  谢钧一踏入繁英阁,便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苦涩的药味。

  定睛一看,却见孙氏蹲在廊檐下,正亲自熬药。孙氏熬药时十分专心,根本没听到脚步声。

  一旁伺候的丫鬟,忙低声提醒:“大少奶奶,老爷来了。”

  孙氏一惊,忙起身来行礼:“儿媳见过公爹。”

  孙氏心里颇有些忐忑。

  往日在临安时,她经常动手揍谢元亭。老仆们无人敢管,她打得再重,也没请过大夫。胡乱涂抹些伤药,养上几日就行了。

  其实,今日她动手和平日差不多……徐氏请了大夫来给谢元亭看伤抓药,她顿时心虚不已。

  公爹口中说的好听,任凭她管束丈夫。万一见到鼻青脸肿的儿子时心生悔意,进而对她心生不满,或是直接休了她这个儿媳。她该怎么办?

  谢钧嗯了一声,目光掠过孙氏局促不安的脸孔。孙氏那点心思,自然瞒不过混迹朝堂二十余年的谢钧。

  “你放心,我没有怪责你之意。”谢钧放缓声音:“我曾说过,只要你能管束住元亭,不令他犯错。不管你做什么都无妨。这句话,永远有效。”

  孙氏心中感动不已,差点当场抹泪:“公爹大人大量,半点不怪罪儿媳。儿媳以后一定紧盯着夫君,绝不容他乱说话做错事。”

  谢钧满意地嗯了一声,迈步进了寝室。

  然后,就见到了头脸皆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两只眼一个鼻子一张嘴的谢元亭。

  谢钧:“……”

  果然被揍得很惨!

  谢钧早已放弃了这个长子,不然,也不会下令打断谢元亭右腿,直接将人丢回临安老宅。可恨俞太后下口谕,他不得不忍着闷气接回了这个祸根。

  现在见谢元亭被孙氏揍得这般凄惨,谢钧心里没有心疼,只觉解气,坐到床榻边的椅子上,淡淡说道:“你今日进宫,没有胡乱说话,这便很好。太后娘娘赏你的差事,你也不该应下。”

  谢元亭头脸都被包裹住,嘴勉强能动:“我已经应了!”然后,故意冷笑一声:“父亲有能耐,就进宫去见太后娘娘,替我辞了这桩差事。”

  又是这副欠抽的口吻!

  谢钧心头火起,冷冷瞪了过去:“你已经应了,就给我好生当差。凡事多过脑子想一想,别傻乎乎地当了别人手中的棋子。”

  “免得连累了谢家,进而牵累皇后娘娘的清名。”

  谢元亭继续冷笑:“我今日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几分利用价值。不然,谁会多看我一眼?就连亲爹都嫌弃我这个亲儿子,心里眼里只有谢明曦。”

  “这也难怪。父亲心里眼里只有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依仗着女儿女婿,从鸿卢寺卿做到了礼部尚书。恨不得将谢明曦捧在头上供着,哪里容得我这个逆子胡闹……”

  谢钧被揭了短处,顿时恼羞成怒:“混账!你竟敢这般和我说话!”

  谢钧越是恼怒,谢元亭越觉畅快:“我是实话实说而已。”

  就在此时,孙氏端了药进来,不满地瞪了过来。

  谢元亭满心的怨怼愤怒,被生生卡在了嗓子眼里。艰难地改口:“都是儿子的不是,儿子以后一定改。”

  谢钧:“……”

  谢钧立刻对孙氏刮目相看。

  临安老宅里的忠仆每月送一封信回来,孙氏如何“管教”谢元亭,谢钧早已知晓。不过,听得再多,都不如亲眼一见。

  这个儿媳,娶得好啊!

  谢钧心中大悦,对着孙氏和蔼的笑道:“元亭伤了头脸,得歇息几日。我明日打发人,去皇庄那边和廖管事告假。待元亭伤愈了,再去皇庄也不迟。”

  “孙氏,你只管好生伺候元亭。你四个兄弟,如今都已成家了。我写封信去临安,请人替你的四个兄弟在衙门里找份差事。”

  孙氏心中最牵挂的,正是自己的兄长胞弟。听了谢钧这番话,孙氏激动又高兴,连连道谢。

  公爹如今贵为礼部尚书,要伸手为孙家四兄弟安排个公差,自不是难事。孙家四兄弟没读过书,做不了官吏,做衙役或捕快或当地乡正保长却是无碍。

  孙家昔日一贫如洗,收了谢家丰厚的彩礼,卖了……不对,是嫁了女儿之后,才为四个儿子娶了媳妇。有了这样的好机会,也算是改换门庭了。

  孙氏心中对公爹感恩戴德,暗下决心,一定要将丈夫管教好,不辜负公爹的厚望。

  谢元亭莫名地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