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八百九十章 病重(四)

第八百九十章 病重(四)

  她只是暂时落了下风!

  她还没输!

  日后谢明曦生不出皇子来,她这个太后为天子挑选年轻貌美的嫔妃,为天家开枝散叶,也是理所当然。待到那时,后宫情势多变,无子的中宫皇后位置不稳,她这个太后,总会有“用武之地”。

  遥想着日后的痛快畅意,俞太后勉强将心头翻涌的怒火按捺下来,微微闭上眼睛:“哀家要歇着,你们都退下。”

  她根本不想看谢明曦那张阴险狡诈的脸!也不想看到萧语晗赵长卿尹潇潇虚伪可恶的脸孔……

  她想见的是女儿昌平,是女婿顾清,是嫡亲的外孙女顾舒瑾。

  可恨数日前昌平受了谢明曦挑唆,和顾清一起离京,将瑾儿也一并带走了。她这个堂堂太后,被气倒在床榻上,身边连个贴心贴肺的人都没有。

  等等!

  俞太后倏忽睁眼,看向谢明曦:“俞家女眷,可曾进宫探望过哀家?”

  谢明曦不疾不徐,柔声应道:“母后昏迷三日未醒,儿媳心中忧急,递进宫中的牌子一律驳回。母后既是想见俞家人,儿媳这就命人去一趟俞家。”

  然后,神色微敛:“湘蕙,你去俞家,传本宫口谕,宣俞家女眷进福临宫。”

  俞太后:“……”

  这一幕实在太过刺目刺心!

  谢明曦这是故意当众逞中宫皇后的威风,来膈应她这个太后!

  俞太后喉头又隐隐有了腥甜气,双目中燃起了怒火。

  萧语晗见势不妙,不动声色地站到床榻边,遮挡住了俞太后和谢明曦火花四射的对视:“母后先歇息片刻,待俞家人来了,母后不妨再睁眼。”

  俞太后咽下这口闷气,闭上双目。

  赵长卿和尹潇潇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

  俞太后要“静心休息”,一众儿媳自要退下。

  芙姐儿霁哥儿他们几个被拘在福临宫里三日,哪儿都去不得,早就憋闷不已。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谢明曦。

  谢明曦莞尔一笑,轻声吩咐:“你们几个去御花园里待一个时辰。”

  众孩童眼前一亮,便是年龄最大性子最沉稳的霁哥儿,此时也是满脸欢喜,齐齐拱手应是。

  待孩子们都走了,屋子里陡然清静了许多。

  谢明曦只留了从玉扶玉伺候,其余所有宫女都被打发了出去。萧语晗等人身边也只留了一两个心腹。说话略“放肆”些也无妨。

  “母后昏睡整整三日未醒。”萧语晗压低声音,若有所指地说道:“今日总算醒了,我们也能松口气了。”

  尹潇潇和萧语晗素有默契,立刻接过话茬:“是啊!这几日,我也一直提心吊胆。万一母后有个三长两短,你和皇上想撇也撇不清了。”

  咳咳!

  萧语晗和赵长卿不约而同地咳了几声。

  这个尹潇潇,说话总是这般率直……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可以说得委婉含蓄一点嘛!也免得谢明曦面上过不去。

  谢明曦倒是半点不介意,微微抿唇,笑了一笑:“母后福泽恩厚,自有上苍庇护。五嫂不必忧心。”

  众人顿时了然。

  看来,俞太后性命无忧。

  就如当年的李太皇太后一样,被困在深宫里,连寝室的门也出不得半步。活着也无妨碍,还能为帝后搏一个孝顺的好名声。

  尹潇潇再率直,也知道这等话绝不能诉之于口。很快转移话题:“七弟妹,你打算何时将阿萝接回京城?”

  赵长卿柔声附和:“是啊!如今京城诸事平定,也该将阿萝接进宫了。”

  谢明曦眸光微闪,淡淡笑道:“半年多都等过来了,不必急在一时半刻。待过几个月,过了先帝孝期,再接阿萝进京也不迟。”

  萧语晗听到先帝孝期几个字,也没什么痛彻心扉。神色颇为平静。

  倒是尹潇潇赵长卿,神色都复杂起来。

  先帝死于鲁王闽王宁王之手。宁王已经死了,宁王妃也死了。只余下一个懵懂的霆哥儿。宁王府名存实亡。鲁王府闽王府却都好端端的。

  她们两人面对萧语晗时,总有些难言的愧疚。

  谢明曦的目光掠过妯娌几个神色各异的脸,微微笑道:“母后这一病,不知何时才能好。我要忙于打理宫务,伺疾的重任,就得交由几位皇嫂了。”

  听这话音,俞太后是别想再“好”了。

  萧语晗三人不约而同地应道:“七弟妹放心,我等自会尽心伺疾。”

  谢明曦含笑道谢,又道:“二嫂五嫂也领着孩子们住进宫中吧!也省得每日奔波劳苦。”

  尹潇潇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

  赵长卿心里暗自嘀咕,揣度着谢明曦是否有什么阴暗的心思。转念一想,都到这等地步了,谢明曦真想对付两个戴罪的藩王妃,易如反掌。在这儿胡乱揣度也无半分益处,倒不如识趣些。

  赵长卿也张口欣然应下。

  谢明曦对赵长卿那点小心思了然于心,却未说破。含笑道:“多谢几位皇嫂。”

  ……

  一个时辰后,俞家女眷进了宫。

  谢皇后有令,只允一个人进宫探望俞太后。进宫之人,依然是俞光德的妻子周氏。

  这几日,俞太后昏迷不醒,俞家众人心急如焚。今日终于能进宫探望俞太后,俞家上下总算松了口气。

  代表俞家人进宫的周氏,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宫中情势急剧变化,几日间,谢皇后夺回凤印,执掌六宫。俞太后却落得病倒在塌的结果……

  便是周氏自己,也能想出数个令俞太后一直养病的法子来。

  周氏抬头看了福临宫的匾额一眼,将那一声叹息咽进喉咙。强打起精神,迈步进了俞太后的寝室。

  俞太后一脸病容,苍老衰败,令人心惊。

  周氏不敢直言,张口都是顺耳顺心的话:“太后娘娘凤体一直康健,现在偶尔小病,定能很快痊愈。”

  俞太后想见周氏,另有目的。先打发走碍事碍眼的宫女,然后低声道:“哀家这一病,总要有些时日。你回去后,挑个美貌聪慧温柔伶俐的俞家姑娘进宫伺疾。”

  周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