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反目(二)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反目(二)

  一哭二闹三上吊!

  盛鸿明知梅太妃在闹腾,却也无法袖手不管。

  到底是亲娘,一颗心全部放在他身上。他又不是铁石心肠,焉能不管不顾?

  梅太妃哭了半日,直至哭累了才算消停。盛鸿亲自送梅太妃回了寒香宫,被梅太妃拉着手又絮叨了许久,才得以脱身。

  此时,已是正午。

  明晃晃的日头挂在半空,天气炎热。盛鸿的俊脸上不停地冒着汗,心里的气闷无处可泄。在原地站了片刻。

  魏公公心疼主子,低声说道:“大热的天,这么来回折腾,皇上定然又热又乏。不如先回移清殿沐浴更衣用膳。”

  被梅太妃折腾了半日,怎么着也得缓缓劲,再去哄皇后娘娘。

  盛鸿定定神道:“不必了,朕去椒房殿。”

  没等魏公公吭声,迈步先行。

  魏公公伺候盛鸿多年,知道劝了也没用,只得小跑着追了上去。心里暗暗唏嘘。夹在亲娘和媳妇中间的男人,最是不易啊!

  梅太妃还好哄一些。皇后娘娘却是面软心硬口舌犀利,最是难缠。也不知皇上今日要费多少口舌功夫。

  ……

  盛鸿也做好了被冷脸怒言相向的心理准备。

  他十一岁时和谢明曦初见,十七岁时娶她为妻,如今阿萝十二岁,他们夫妻也有十二载。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谢明曦的性情脾气。

  被梅太妃这一闹腾,谢明曦不知何等恼怒!

  今儿个被迁怒也好,被揍一顿也罢,总之得消了谢明曦这口闷气!

  盛鸿下定决心后,迈步进了椒房殿。

  谢明曦如往常一般迎上前来,俏脸含笑,看不出半分不妥:“今日天气燥热,皇上满额满脸都是汗,先去净房吧!我让御膳房备膳,等皇上沐浴更衣后,正好用午膳。”

  盛鸿:“……”

  没生气!

  没翻脸!

  没动怒!

  笑意盈盈,温柔细语!

  做好了挨骂挨揍准备的盛鸿,颇有些受宠若惊,握住谢明曦的手低声道:“明曦,我知道你今日受了委屈。对不起,都是我……”

  谢明曦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低声笑道:“先不说这些。瞧你这一身的臭汗,快去沐浴换衣。”

  在经历过亲娘哭闹半日的闹腾后,谢明曦的温柔细语,极大地抚平了盛鸿心里的闷气。

  盛鸿凝望着谢明曦,笑着应了一声。

  一炷香后,盛鸿沐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摆了冰盆的凉爽饭厅里。眼前是谢明曦温柔含笑的脸,口中是美味可口的菜肴。还有谢明曦特意命御膳房准备的消暑的酸梅汤。

  这一幕,足以列入盛鸿生平最愉悦的情景前三。

  还有什么能比贤妻通情达理更令人愉快的事?

  ……

  午膳后,盛鸿的闷气早已消失无踪。

  夫妻两人回寝室小憩片刻,并肩躺在床榻上,低声说起话来。

  “明曦,对不起。”盛鸿轻叹一声,满目愧然:“今日母妃闹腾不休,你受委屈了。”

  谢明曦微微一笑:“我这个儿媳,伶牙俐齿,半分不让人。真正受气的人,是母妃才对。”

  谢明曦越是通情达理,盛鸿越是愧疚:“别提了。母妃在移清殿里闹了半日,我又不便对着她大发脾气。费尽口舌才将她哄回寒香宫。”

  “以后,应付母妃的事交给我。你就别费心不痛快了。”

  顿了顿,盛鸿又低声道:“明曦,对不起。我能将朝臣们的奏折压下,也能让人打孙御史的板子。对母妃,总狠不下心肠。”

  “母妃性情软弱,一直以我为支柱。在她看来,她所作所为也都是为了我着想。所以,她才会和你恶言相向。你别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谢明曦抬眼,看着盛鸿:“不瞒你说,我虽气走了母妃,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不过,这半日,我也调整了心态。”

  “婆媳数年,母妃从未颐指气使,待我这个儿媳十分宽厚。”

  “我们两人暗中决定之事,母妃并不知情。就算知情了,也不会理解接受。今日闹腾这一场,也是免不了的。”

  “盛鸿,我们要做前人未做之事。这条路并不易行,被人误解被人攻讦,或是被指责非议,都是免不了的。”

  “我早有心理准备,也无所畏惧。”

  “你一心对我,我亦一心待你。我们夫妻同心,不管遇到什么困境,都一同面对。”

  光线不甚明朗的寝室里,谢明曦的眼眸中迸发出令人炫目的光芒和神采。

  盛鸿心神激荡,伸出手,紧紧搂住谢明曦。

  此生有你,世间所有女子都失了颜色。

  明曦,我永不负你!

  ……

  梅太妃和谢皇后反目之事,在宫中迅速传开。很快,又传至宫外。

  待到傍晚时分,顾山长和阿萝回来的时候,一老一少俱都绷着脸生闷气。

  人皆有亲疏远近。阿萝和亲娘亲近,对祖母感情平平。顾山长的一颗心更是完全偏向了谢明曦这一边。

  因此,老少两个得知此事后,都生了梅太妃的气。

  只是,这份闷气,不便诉之于口。

  不管如何,梅太妃的位分和辈分摆在那儿,谁也不好张口说梅太妃的不是。

  顾山长仔细打量谢明曦一回:“明曦,你还好吧!”

  谢明曦笑着应道:“师父对我还不放心吗?只有我给人受气的份,谁能让我受气!”

  话是这么说,顾山长还是忍不住嘀咕几句:“别的人当然没这个能耐。不过,梅太妃是盛鸿的亲娘。盛鸿嘴硬心软,对着自己的亲娘,又不能像对孙御史那样动板子。梅太妃这么闹腾,盛鸿不能明着向着你,不然,就彻底伤了亲娘的心……”

  想来想去,都让人头痛。

  当年对付俞太后,盛鸿和谢明曦夫妻同心,没有顾虑。

  对着梅太妃,却得拿捏好轻重分寸。否则,夫妻两人便会心生芥蒂隔阂了。

  听着顾山长絮叨关切的话语,谢明曦心里阵阵暖意,也不辩驳,一一应了下来。

  待到晚上,阿萝完成了课业后,心事重重地进了谢明曦的寝室:“母后,我有话想和你说。”